世界不及他好

Candy:

世界不及他好

 

 

 

 

王源从六岁的时候开始跟王俊凯一起玩。

那时候王俊凯七岁,刚上小学,觉得自己神气得不得了,连上学路上都不再听奶奶故事而是背起了乘法口诀,智商仿佛一下子跟幼儿园的小朋友拉开一大段距离,压根不把还在上学前班的王源放在眼里。

王俊凯和王源住在同一个大院儿里,父母都是朋友,常常相互帮衬。院子里有很多小朋友,当属王俊凯年龄稍微大那么一点儿,于是他总是扮演一个领导者的角色。小朋友们也愿意跟他一起玩,因为王俊凯很有号召力,长得又是最高的,小姑娘都愿意跟着他。王俊凯常常什么都不用做,三下五除二爬上假山顶往上一坐,像山大王似的就开始玩起来角色扮演的游戏。

没人敢抢夺他的位置,因为在大家心里,王俊凯是毋庸置疑的孩子王。

然而王俊凯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终于在他七岁那年,王源搬到院里住下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王源六岁的时候有点胖,明明是夏天就穿个小单褂,看起来也像个小肉球。他生得极为白净,皮肤跟王俊凯爱吃的香草冰激凌是一个颜色,似乎怎么晒也晒不黑。他经常穿着白色的小背心儿,淡绿色的小短裤,露着两条莲藕般白净的小腿哒哒哒朝王俊凯奔过来,王俊凯常常脑子里嗡嗡作响,山大王也不当了,拔腿就跑。

王俊凯的妈妈经常教育他不准欺负王源,说他俩自打在娘胎里就成了好哥们,只不过因为王源父母的工作原因到现在才有机会相认,你是小哥哥,凡事都要让三分。王俊凯见到王源就跑,不是因为他讨厌王源,而是因为王源抢了他原本稳稳当当的孩子王的位置,一山不容二虎,王俊凯隐隐的倔强不允许。妈妈不让他欺负王源,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所以他才有了逃跑这个下下策。

可王俊凯身上仿佛带着一块专门吸引王源的磁铁似的,他跑到哪儿,王源就跟到哪儿,牛皮糖似的就黏住他了。王俊凯也弄不明白了,他又不是一块糖,怎么到哪去这小孩儿都跟着自己呢?王源那么小小一只,可怜兮兮地拽着大哥哥王俊凯的衣角,跑了一段路气儿都喘不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氤氲着朦胧的水雾,一副被谁欺负了的小模样,纵使王俊凯再想躲着王源,况且小孩子的躲避总是没有恶意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王源是有那么一点可爱——好吧,也许不止那么一点点可爱,每次看着王源,王俊凯觉得心口都酥了,恨不得把他抱进怀里狠狠揉揉毛茸茸的脑袋。

可王俊凯又被他那点要命的小倔强打败了,他跟王源说,你想跟我一起玩是可以,但是你要当我小弟。他本以为王源不会同意,谁料王源眼睛都没眨一下,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亮晶晶的杏眼里流转着极为孩子气的稚气与笑意,还递给王俊凯一颗包装得非常漂亮的奶糖。

王俊凯不知怎的,脸红着支支吾吾地接过来,握在汗湿的手心里,生硬地用手臂把王源揽在身旁,脑子里也像逃跑时一样嗡嗡作响,还闻到王源身上淡淡的奶香,顿时连呼吸都不会了。

其实王源的存在并没有动摇王俊凯在众人心目中孩子王的地位,只是处女座的敏感让王俊凯有点患得患失,看着大家都围着王源转,他有那么一点恐慌。一院子的小朋友都围着王源,一是因为他是新伙伴,长得又小又好看,大家都想认识认识,二来是因为他妈妈做的点心太好吃了,能成为王源的好朋友,天天到他家里去做客,就能吃到非常好吃的点心了,这让大家都有些隐隐的兴奋。

王源自己没半点自觉,看着王俊凯老是躲着自己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嫌弃了,还挺委屈,小朋友们都愿意跟他玩,为什么大哥哥不愿意呀?他也不好意思去问妈妈,只好把妈妈每天都只让自己吃一颗的奶糖留下来送给王俊凯。

被王俊凯揽进怀里的时候,王源睁着大眼睛看着身旁小女孩的艳羡神情,心想原来大孩子也喜欢吃奶糖啊。

 

 

 

 

 

 

后来,王源跟王俊凯上了同一所小学,一起上学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事。王源父母是搞科研的,常常忙到深夜甚至直接睡在工作室,于是就拜托王俊凯代劳叫王源起床。因为住在院子里,房间都是分开的,一开始王俊凯还会早起五分钟去敲王源房间的门,后来王源干脆就被嫌吵的亲爹亲妈赶到王俊凯房间去睡,王源还有些不好意思,王俊凯和他父母却丝毫不介意,表示十分理解王源的父母,让王源不必拘束,当成自己家就行。

王源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倒是十分乐得睡觉的时候多了个人形抱枕。他睡相从小就不好,喜欢抱着东西,常常无意识地就把被子抱住睡,还喜欢用腿夹住。夏季天气热就不多说了,冬天不知道因为这个臭毛病害了几次感冒,硬是改不掉就留到了现在。王俊凯身形比他高一些,虽然偏瘦但浑身摸起来也是软软的,身上有股子少年的清爽。

于是王源养成了按时睡觉的好习惯,洗漱好甩掉拖鞋跟王俊凯一起往床上一趟,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把头往王俊凯肩窝一埋,做个噩梦也能开出花来。

王俊凯也就由着王源。王源比自己矮,轻而易举就能被圈进怀里,给王俊凯一种莫名的征服感。王源爱踢被子,王俊凯夜里三番五次凭着冷热意识给他盖被,偶尔被顶在胸口毛绒绒的脑袋拱醒,发觉王源不论出气还是进气都带着奶香味儿,心里也痒的厉害。

大多数时间两个人都是整夜无梦,睡了一个好觉被闹钟打断,王俊凯从被窝里腾出一只手按掉聒噪的闹钟,迷糊了一会不情不愿地睁开眼,怀里的人小狗似的哼哼唧唧的,偶尔还砸吧砸吧嘴。王俊凯低头看着王源,觉得他哪哪儿都是白白软软的,含在嘴里仿佛都能立刻化了,就无意识地自顾自笑起来,用眼神描摹着王源带着稚气的眉眼,喜欢得不得了。

王源被王俊凯弄起来的时候总要坐在床上缓一会儿,等王俊凯洗漱完了才缓冲完毕,拖着拖鞋慢吞吞地洗漱,王俊凯已经给他挤好了牙膏,他就闭着眼睛把牙刷塞进嘴里一顿囫囵。

两人一切都弄好了以后时间也差不多,王俊凯领着王源到餐桌前,王源甜甜地叫一声阿姨,胡乱吃了两口就被王俊凯往手里塞了一袋奶往外拽。王源自己的书包被王俊凯甩在自行车前的篮子里,他怀里抱着王俊凯的书包坐在后座,王俊凯长腿一跨就带王源窜出去。路程差不多有十五分钟,王源边喝奶边和王俊凯聊天,又皱着眉让王俊凯别说话,灌一肚子风回头又胃疼,王俊凯只是笑,嘴上给王源讲着物理老师给全班讲的冷段子一刻不停,完全不见当初孩子王的霸道模样,一百分的温柔。

到了学校王源就跟比他高一级的王俊凯告别,又笑嘻嘻的塞给王俊凯一颗奶糖,被王俊凯乱揉了一气脑袋。

“放学来接你啊。”

王俊凯迈着长腿走了,王源朝他背影挥手,笑得非常开心。

 

 

 

 

 

 

王俊凯第一次被女生递情书是初二那会儿,他多多少少已经有些抽条,长成少年青涩的轮廓,完全说不上成熟,却也脱离了毛头小子的阶段。小学到初中对青春期的少年来说,情商是一个大跨度阶段,王俊凯这批人虽说多少有些早熟,喜欢这种情绪出落得又朦胧又清晰的,但对于被人光明正大地拦住递情书的情况的确是第一次见。给他递情书的女孩子低着头散着头发,长相非常清秀可人,怎么看也不像会拦着男生非要塞给他情书的不良少女。

王俊凯家教良好,脾气秉性也不是暴躁的那种类型,况且这女孩子他压根没见过,突然跟地精似的就冒出来着实很让他恐慌,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就拒绝。对面女孩儿和她的小姐们干等着他低头想措辞,脸都红透了,其中有个女生想要转身走掉,被那个递情书的女孩儿拉住了手,她咬着下唇,看样子非要王俊凯收下不可,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王俊凯就被王源一下子拉走了,背影十分潇洒,只留下一行女生干瞪眼,看着王俊凯被一个矮他半个头的漂亮男孩儿蛮横地拽着走。

被王源不算解围的解了围,王俊凯反倒也松了口气,他稍稍回握住王源的手,不料被王源大力甩开。王源用力朝前走了两步,声响比跺脚的声音还大,王俊凯都怕他把脚骨跺碎,但又不知道他气什么,想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就见王源回头气哼哼地看着王俊凯,脸上一副王俊凯欠了他五百万的表情:“干嘛不拒绝她!”

王俊凯一愣,还没弄清王源的脑回路,回答倒是诚实:“我不知道怎么拒绝。”

“阿姨说你不准早恋!”

“我知道,王源,我没有……”

“幸亏我来得及时,不然你危险了,王俊凯!

“是是。”

“你要是早恋,我才不会帮你兜着成篇的谎话。”

“……”

“王俊凯?”

“不会早恋的,”王俊凯歪着头看着王源气鼓鼓的模样,笑出了两颗虎牙,末了又怕他不相信似的补上一句,“真的。”

王源眉毛一挑,紧了紧书包抬脚往车棚走,被王俊凯拽住书包带一下子拉回来,惯性太大,又撞进他怀里。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像是刻意压抑着什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王源的头发揉的超级乱,王源一下子又炸毛了,惊呼王俊凯我的发型被你弄乱了你别揉了我饶不了你,连忙去对着楼道尽头的镜子理了理头发。

王俊凯只是笑,又跟上脚步温柔地帮王源把鬓角整理好,忽然又发现他那个可爱的小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了有些毛毛躁躁的樱桃炸弹,以前的孩子王竟然被他的小弟制得死死的,真是白云苍狗,世事难料啊。

“看什么看?”王源笑嘻嘻地搂住王俊凯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又凑近王俊凯耳边,热气尽数喷到王俊凯的耳畔,“被我迷住啦?”

“嗯。被你迷住了。”

王俊凯也侧过头去答话,夏天热气朦胧的,要把两个人的心事都融化。王源的睫毛几不可闻地颤了颤,一双杏眼轱辘轱辘珍珠似的转了转,王俊凯在里面看到揉碎的星辰。

王源不再接话,拽拽王俊凯的书包带,往车棚抬了抬下巴:“回家。”

“你猜我妈今晚做的什么菜?”

“青椒肉丝吧,阿姨宠我。”

王俊凯笑出一脸猫纹,把书包扔给王源又抬腿跨上自行车:“坐稳了。”

小孩子想要揣摩彼此的心事实在是难事,而王俊凯也未曾料到,“不会早恋”也成了王俊凯对王源为数不多的谎话里,把王源骗得最彻底的那一句。

 

 

 

 

 

 

王俊凯在王源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一串红豆手链,戴在王源白皙纤细得手腕上非常漂亮,王源喜欢得不得了,戴上就不愿意摘了,歪着头看着王俊凯,眼角眉梢都带着温柔的笑意,看得王俊凯几乎要醉了,被王源揽过脖子甜腻地说了一声谢谢凯哥。

王俊凯说不谢,又把麦克递给王源让他唱歌。王源为了庆祝生日约了一帮人在KTV鬼哭狼嚎,几乎要把房顶掀了,把王俊凯鼓膜震得生疼。

王俊凯侧过头去看着王源的侧脸,心里擂鼓似的剧烈跳动,几乎就要克制不住吻上去。王源这些年出落得愈发漂亮,虽然王俊凯也知道漂亮是个中性词,但他实在想不出来别的更贴切的词来形容王源的长相。王源的性子是那种非常随和的,一如他温柔明亮的长相,只是他的长相不如他的性格内敛,相反,王源的长相属于比较惹眼的类型,但跟成熟男人的那种英俊相比还差了那么一点,硬要王俊凯说的话,语死早王俊凯只能说出“可爱”这个词。王俊凯非常喜欢王源笑起来的样子,眼里的星芒都碎成一片流光,弯成一弧月牙,让人觉得非常甜。

王俊凯又收回思绪,认真地听王源唱歌。王源是学校合唱团的,本身声线就很好听,训练后也有一点技巧,认真唱歌的神情倒真是有几分小歌手的模样,一时间热闹的包厢里竟然就静了下来听他唱歌。王俊凯的手在桌子下轻轻打着拍子,KTV昏暗的光打在王源脸上,晦暗不明。

一曲终了,包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王源的脸不只是有些害羞还是热的,总之红透了。他唱得有点high了,一旁的哥们给他递酒他二话没说也接过来,没等王俊凯拦住就干了,叫好声此起彼伏,王俊凯看着王源上下滚动的喉结恨得牙根痒痒,看这架势,这帮未成年的小兔崽子是准备不醉不休啊。

王源之前滴酒不沾,王俊凯是知道的。很多次王源陪王俊凯一家吃饭,王俊凯爸爸半真半假地让王源喝一杯,王源都自觉地拦下来,这回竟然当着王俊凯的面儿喝酒,情绪恐怕是真的有点失控。

王源不喝酒,猛地一喝当然就醉,他叫来那几个哥们又成心要灌他,虽然被王俊凯尽数拦下,王源还是多多少少喝了三四杯。他喝完酒也不怎么唱歌了,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显得兴致缺缺,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王俊凯提小猫似的掐着王源的后颈把他拎到自己面前,眼皮一掀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又轻叹一声把他揽在自己怀里。王源就着酒劲半靠在王俊凯怀里,嘴里喃喃着什么,像梦里的呓语。

王俊凯凑过去听,只有蒸腾的热气打在耳畔,根本听不清。

他看了一眼表,还有一个半小时十一月八号就要过去了。王源醉得醒不过来,王俊凯干脆一手圈住王源上身,一手穿过他的腿弯,一用力把王源抱起来,跟还在疯的王源的同班同学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徒留王源的同学对王俊凯如此男友力爆棚的造型目瞪口呆。王俊凯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弯着腰把自己和王源塞进去。

王源看着瘦的不得了,男孩子的骨架背起来却还是费些力气,王俊凯气喘吁吁地把王源抬进屋子里又洗漱好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他借着月光摩挲王源圆润的耳垂和嫣红的唇角,王源眼睛眨了眨,稚气未消地看着王俊凯又笑开了,攀住王俊凯的肩膀借力靠在他耳畔说,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十个生日了。

你喝完酒一直在想这个吗?王俊凯问他。

王源点头。

十个算什么,我们还有二十个,三十个生日一起过,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一起走。王俊凯静静地想,却没有说话,凑近了王源握紧他带着红豆手链的那只手,跟他十指相扣。

“生日快乐。”

他俯下身,近乎虔诚地轻轻吻住王源半阖的眼眸,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沦陷了。

不是青春期懵懂的悸动,也不是因为隔着一层没挑明的窗户纸而兴奋,而是他对王源这十年来撇去了少年的轻浮,实实在在的喜欢。

“晚安。”

王源缩在被子里,小声对他说。

 

 

 

 

 

 

王源把王俊凯推进手术室以后站在楼道里愣神,浑身还止不住颤抖,好像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冷气似的。他胡乱擦了一把脸,知道自己脸上肯定光荣挂彩也是青紫一片,但根本无暇顾及,王俊凯看起来情况很严重,他非常害怕。

王源从小胆子就比较小,但一直有王俊凯给他兜着护着,这回王俊凯不在身边,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自从王俊凯高考完就分割在两个城市,王源专心攻读高三,王俊凯边念大一边抽出空回家陪他,偶尔还给王源辅导辅导,晚上煲煲电话粥,终于到王源高考完,结束了艰苦的“异地恋”。这回他准备去S市找王俊凯的,王俊凯说好在车站接他,却被人劫了,而且明显是早有预谋的团队作案,王俊凯因为是夜晚单人出行就被盯上了,虽然王俊凯人高腿长,但他再厉害也被五六个人合力打趴下了。王源快要到了给王俊凯打电话,却是另外一个声音接的,当场急红了眼,车一到站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握着手机面对面跟五六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说我已经报警了,这里有监控,找到你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人被你们打成这样,你们好自为之吧。

那五六个人明显作案不熟练,听了王源一番话就慌了,却还是强作镇定,王源看着王俊凯被打得鼻青脸肿,地上一滩黏糊糊的血,胸口一窒理智霎时就变得粉碎,操着拳头就朝最近的一个人的脸上招呼过去。几个人没想到王源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居然会打人,也不顾什么报警不报警的立马一哄而上,王源丝毫不退缩,只拽紧最近的一个人打,打得脸红脖子粗,进的气还没出的多,眼眶都红了。

王源单人作战时间非常短,差不多两分钟左右,还没等劫持的人掏出刀子警察就来了,王源和几个人被拉开,他挣开警察又扇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一个巴掌,嘴里吐出一口血啐在另一个人脚边。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他知道自己看起来糟透了,却也只是抱着王俊凯沉默地等120来。

他不知道王俊凯进手术室已经几个小时,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只有他一个人在门外等。夜晚的医院非常安静,护士体贴地坐在一边给他脸上擦碘酒,并不说话。

王源做了品学兼优的学生十几年,十八岁这年是他第一次出手打人,为了王俊凯。

王俊凯被推出来已经是半夜,右腿打了石膏,左手还上了夹板,所幸头部并没有受伤,也没有伤到内脏。他陪着王俊凯坐了一会儿,心里突然很平静,平静到他自己都有点慌乱,又忍不住伸手去摸王俊凯脸上的伤,怕碰疼了他,轻得像在触摸一个肥皂泡。

王俊凯睡到凌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醒了。他一动,王源像触电似的从床边起身看他,突然抽噎得说不出话,肩膀一抖一抖,看得王俊凯心里像有一台绞肉机在来回翻搅。

王俊凯腾出没上夹板的一只手握住王源冰凉的手,又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

“别哭了。”王俊凯说。

王源没应,看着清晨的第一束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王俊凯脸上,凑过去吻他,眼泪簌簌落落地掉在王俊凯的脸侧,咸涩得厉害。

然后他把头埋在王俊凯肩窝,声音闷闷的说,我才没哭,我八岁以后就没哭过了。

王俊凯笑他,又扯到嘴角的伤倒抽一口凉气,被王源瞪了一眼。他把手伸到被子里,从兜里摸出一颗奶糖放在王源手心,扯着王源的衬衫领子让他俯身耳朵靠近自己的唇边。

“源源,跟我在一起吧,嗯?”

 

 

 

 

 

 

王源考上了王俊凯的大学,高兴得不得了,总爱半夜拉着王俊凯压马路,牵着手放肆唱歌,在无人的路灯底下接吻,呼吸着彼此的气息,互相咬耳朵。

两人确定恋爱关系以后的生活跟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唯独彼此的心境不可同日而语。王俊凯和王源从学校宿舍搬出来租了个小公寓,开始为以后两人的幸福生活做打拼。双方都是有责任感的男孩子,又都打着兼职,在没打拼进社会之前靠着兼职工资和父母打来的生活费过得倒也很滋润。

王俊凯大学学的是平面设计,毕业以后找了对口工作,工资相当可观。王源儿则在一家文学报社当了主编,整天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装威严,被王俊凯埋怨接吻太麻烦随手甩到一边。

王源当上主编,日子过的清闲,常常来王俊凯公司探班,因为他长得又萌又甜,性格也讨喜,让王俊凯的同事们都非常喜欢,亲切地在暗地里称呼王源为“王总监的小白兔”。而王源也会使出惯用伎俩,带着妈妈做的点心给王俊凯的同事尝,被接连称赞开心得都要飞起来,挂在王俊凯背上跟他咬耳朵,王大总监,你的同事好像更喜欢我一点耶,嘿嘿。

王总监就把他堵在厕所隔间里一通狼吻,非要搞到两人衣衫都不整才肯罢休,然后靠在王源耳边吐热气,晚上收拾你。

王俊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被父母催着谈恋爱,千方百计挡下了第一次相亲,然后准备带着王源出柜。王源父母搞科研,是国家的创新技术工程,经常出国考察,思想领域也比较开放,况且他家还有一个弟弟,对于王源和王俊凯在一起的事情也没有太多异议。他们唯独希望他们两个能够一心一意地走下去,王俊凯说一定,准备再攒两年钱经济条件充裕了就带王源出国结婚。

相比而言,王俊凯这边就难办得多。王源从小就受王俊凯父母照顾,现在又有些抢了别人家儿子的架势,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他站在王俊凯家门口两腿打战,哭丧着脸说小凯我害怕,不然我们下次再说也不迟。

他并不是害怕被王俊凯的父母质疑,痛骂,吊打,而是他害怕王俊凯的父母失望。他跟王俊凯一直是两家人的众望所归,可他俩现在狼狈为奸,要合伙去伤害最爱他们的人了。无论他再怎么喜欢王俊凯,他都很清楚地明白这条路一点儿也不好走,他们一旦决定迈出第一步,就必须走到头。所以他们俩从十八岁开始在一起,到现在六年有余,他们也思考了很久,这并不是一时冲动。任谁都有追求真爱的权力,只是王源喜欢的那个人恰好是王俊凯,路途也许会比一般人更艰辛一点。

他不想看着王俊凯因为自己和父母闹僵,他想得到亲人的祝福,美好的爱情是应当被祝福的。

看王源胆战心惊地见父母,王俊凯摸摸他的头,像小时候那样往他手里塞一颗奶糖,牵着他的手进了家门。王父王母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像平常一样给王源夹菜,问问王俊凯的工作状况,唯独没提相亲的事。王源一顿饭吃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为什么不开口问问,莫非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他可怜兮兮地抬头看一眼王俊凯,被王俊凯从桌子底下握紧了手。

王俊凯的爸爸吃完饭放下碗进了卧室,留着王母一个人跟王俊凯王源两人对峙。她沉默半响,王源紧张得连气儿都不会喘了,王俊凯依然握着他的手不动声色。

“我跟你爸对你们的事情不会有异议。”王俊凯的妈妈突然开口说话,把王源吓得一抖,“但你们必须结婚,孩子要不要都可以,我们没有意见。在一起的话就要好好在一起,你们肯来见我们想必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们也不勉强你们。”

她又轻轻握住王源的手,笑得很温柔。

“本来就已经承受了比别人更多的压力,最亲近的人不应该给你们带来更多伤害。”

 

 

 

 

 

 

王源二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正视以一名家庭成员的身份在王俊凯家过年,王俊凯看着他笨手笨脚地和面擀饺子皮包饺子有点好笑,伸手抹掉粘在王源脸上的面粉。王源忙得起劲,也不理睬动手动脚的王俊凯,用手腕摸了摸额发上的汗,被王俊凯掐住下巴亲吻。接吻的时间很短,却足够让屋内的热气膨胀,王源红着脸推开王俊凯说爸爸妈妈还在呢你干嘛,王俊凯讨好地蹭蹭王源的脸,心说流汗的源源太性感了把持不住。

妈妈从厨房出来打趣两个人,端着饺子又进去。王源甩了甩酸疼的两只胳膊,把手洗干净躺在床上让王俊凯给他揉腰。王俊凯的手掌不大,力道却很足,隔着薄薄的衣料按压王源纤瘦的腰肢,王源在他身下哼哼唧唧的,舒服得直叹气。空气迅速升温,王俊凯的动作也变了味道,掀开王源的衬衫游走他腰间,王源细细地喘气,转过身攀住王俊凯的脖子跟他唇舌纠缠。王俊凯粗重的呼吸打在王源耳畔,热乎乎的,烫得王源一颤,忍不住往回缩脖子,被王俊凯抓住脚踝逮小鸡仔似的捞过来,俯身压住,狠狠亲吻。

两人闹腾一番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一家人窝在沙发上看春晚,吃吃笑笑,王俊凯拿着手机给王源念段子,王源笑得缩在王俊凯怀里腰都直不起来,直喊王俊凯我要笑出八块腹肌啦哈哈哈哈哈,盛满笑意的眼睛看得王俊凯心痒。

爸爸妈妈年岁都大了熬不过小年轻就先进屋休息了,王源一边看电视一边剥开心果给王俊凯吃,王俊凯耳听春晚眼刷微博,时不时还对王源上下其手。

等到快要午夜的时候王源已经有点昏昏欲睡了,靠在王俊凯怀里半醒半寐,遥控器都拿不稳,被王俊凯从手里拿下来放在桌子上。他把王源放好在沙发上起身进了厨房,窗外不断有烟火绽放,他下好王源包的丑丑的水饺,看着沙发上躺着的,已经陪他走过二十年漫长岁月的男人,只觉胸腔里衍生出万千温柔。

二十年啊,他的小包子,都已经长成大人了。

王俊凯心里软得厉害,胸腔里又热又暖,轻声在王源耳边说,源源,起来守岁呀。

王源就一骨碌爬起来,正春晚放到一个歌曲串烧的节目,时光的齿轮吱呀吱呀一刻不停,时间也愈发向零点靠近。王源抱住王俊凯的脖子笑嘻嘻的,拉着王俊凯到阳台看烟花,今年是个晚年,风已经不如隆冬的时候凛冽,王俊凯还是把王源揽进自己怀里用大衣抱住。

王源伸手圈住王俊凯的腰,说,咱爸咱妈把红包放到床头啦,我都看见了。然后又笑,明媚的烟火在他眼里绽开,明亮又温柔。

“新年快乐。”

电视里的主持人倒数到零,无数烟火同时绽放,王俊凯牵着王源的手轻声跟他说。

“新年快乐!”王源开心的不得了,握紧王俊凯的手举过头顶,王俊凯在明明暗暗里看到他红了眼眶,“我们在一起!二十年!”

 

 

 

王俊凯七岁认识王源,到现在二十七岁,整整二十年。这白驹过隙的二十年里,每一岁的王源,每一个王源,都是他生命里最珍贵的帧数。

王俊凯回抱住他,细腻地亲吻王源的额发,深情得不得了。看着王源黑葡萄似的眼睛,王俊凯就想把全世界的美好全部都给他。

王俊凯呢,除了王源什么也不想要,毕竟这全世界的美好,都不及他

 

 

 

 

 

 

END.

 

谨以此献给还有一个月就喜欢了一年的王俊凯和王源,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2508)
  1. 小企鹅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