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三十六计

washing席:

part 21-27


Part 21 陌上花开

 

“我要吃这个~”

 

“买。”

 

“这个也不错啊,我还要这个~”

 

“买。”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

 

“买,都买。”

 

“……”

 

千玺表示今天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别人家的男朋友”,王俊凯的男友力足以羡煞一大堆的妹子,让无数男人汗颜。

 

王俊凯将世上最动人的情话,全部说与王源听了。

 

“可这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千玺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在崩溃的边缘了。

 

“这个味道怎么样?”“好像不错啊。”

 

“那这个呢?”“好像也不错啊。”

 

“可是我觉得这个好像更好吃啊。”“那就选这个吧。”

 

“哎呀,我觉得都挺好的,好难选哦。”“那全都买。”

 

“……”

 

“我说,只是挑个老干妈而已,不要弄得跟订婚礼场地一样好吗?”千玺再也忍不下去了。

 

“小千千,这个豆豉味儿的给你好了,最适合你这种单身的人了。”王源笑着往他的推车里塞了一瓶老干妈。

 

“我不需要这个,我有楠楠。”千玺忍住内心无数草泥马的咆哮,面色淡定的将老干妈拿出来,重新放到货架上。

 

“楠楠高中也快毕业了吧,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围着他,哪还需要你这个中年大叔?”王源毫不犹豫地点破他。

 

“王源,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在德意志这几年你瘦成这样,我让你一只手。”

 

“嗯?눈_눈”王俊凯一记眼刀扫过来,千玺气焰立马弱了起来。“好笑,秒怂不是王源的技能吗?为什么我也变这样了。肯定是跟王源呆久了才这样的。哼,这次我就让让你好了。”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不会示弱。“你们有两个人,我说不过你们。可不是我怕你啊。”

 

“千玺,你还记得你说过只要和我们两个在一起,去哪都无所谓吗?现在跟我们一起逛超市不开心?”王源挑起一边的眉毛,戏谑道。

 

“我去,真后悔自己说出这种不经大脑思考的话啊。”千玺在心里为自己默默点蜡。

 

“好了,怕了你了。呵呵,我好开心哦。”千玺不自然的干笑两声。

 

“这样才对嘛~哈哈。”看到千玺吃瘪,王源笑得好开心。逗不了王俊凯,只能在千玺身上找平衡了。

 

王俊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的笑靥,觉得一切都骤然失了颜色。

 

纵然王俊凯出门之前已经乔装打扮了一番,但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他。

 

他们身旁渐渐有了三三两两的围观者,很快人越来越多。

 

为了不造成超市的困扰,他们只能迅速挑选了物品,匆匆穿过人群,回到了家。

 

回到王俊凯的土豪别墅,千玺就识趣地先行离开了。

 

“老王啊,你手艺退步了不少啊。”王源吸溜吸溜地吃着面条,不时抬头点评两句。

 

“这面煮的时间长了点,没嚼劲。”

 

“还有这青菜,夹生啊,吃着硌牙。”

 

“我喜欢半熟的鸡蛋,你这都给我搞全熟了。”

 

“……”

 

王源吐槽的话越来越多,王俊凯的面子也越来越挂不住。

 

王俊凯把碗拉了过来,“难吃就别吃了,给你叫外卖。”

 

“哎哎哎,别啊,谁说我不吃了,你别抢我的。”王源又把碗拽了回来,继续大口地吃面。

 

“啧啧啧,这汤真是一点味道都没有。”

 

“吃你的吧,有东西吃还堵不住你的嘴。”王俊凯简直快被王源搞疯了,这变脸比翻书还快。

 

王俊凯不怎么饿,随便扒拉了几口面条也就放下了筷子。

 

“吃饱了?”

 

“嗯~”王源满意地拍拍肚子,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嗝。

 

所谓“食饱思淫欲”,古人的话也不无道理。因为王俊凯将它贯彻的很彻底。

 

什么“王源回来了,我肯定会揍他。”,什么“我对王源只是兄弟之情。”,什么“我是个有老婆的人。”通通被他抛到脑后。

 

看到王源的那一刻,王俊凯早就将理智返还给了新华字典。王俊凯觉得自己纠结了几年的问题,终于有了一个最直观的答复。

 

“原来,我也是爱着王源的。”

 

午后地闲暇时光,王源窝在王俊凯的大腿上,在土豪别墅的迷你放映室里看电影。“老王,你这些年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啊,看这房子大的。”王源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温存过后的沙哑。

 

“我可是大明星,钱都不是事儿。”王俊凯开始无比欠揍地炫富,好像前几年差点需要变卖自己物品维持生活的人不是他一样。

 

王源回来后,两个人仿佛有着无声的默契,都闭口不谈关于钟笍嘉的事情。

 

“老王,你还记得我说过要买大别墅金屋藏娇你吗?现在仿佛是反了过来啊。”王源有些失落的玩着自己的手指。

 

王俊凯握住他的手,亲了亲他的额头。“谁说的,我现在就是被你包养的。说吧,主人,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王源旋即释然,“去换一部你演的电影给小爷我过目。”

 

“是,主人。”王俊凯得瑟的随便调了一部自己近期的作品,“让主人看看我有多帅。”不过他很快就见识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原因很简单,这电影的吻戏似乎多了一点。王俊凯大觉不好,可为时已晚。作为继承了天蝎座大部分性格特点的“东亚小醋王”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总之,一直到后半夜,王俊凯才没被王源踹下床,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睡了。

 

王源回国之后的日子,过得似乎太安逸了一点。有些问题你再逃避,也始终需要面对,毕竟钟笍嘉也不可能一直在国外呆着。

 

“老公,我快到家了,准备给我开门哦。”

 

王源的脸也瞬间再无晴色。

 

 

Part 22 离人不知归去

 

“源源,要不你先去找千玺吧。”王俊凯有些狭促。

 

“好。”

 

“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

 

“好。”

 

“源源,对不起。”

 

“没关系。”

 

“源源……”

 

“我真的没关系,我先走了。”

 

王俊凯拉住他,但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放下手。“嗯,走吧。”

 

王源靠在紧闭的门上,终于放下了一直努力上扬的嘴角,握紧的拳头也渐渐松弛。其实并不是不伤心,只是掩饰的太好而已。

 

王源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状态,给千玺拨了电话。

 

“你过来接我吧,我回去再跟你解释。嗯,嗯。先挂了。”

 

王源漫无目的地走在一堆别墅区之间,对于和王俊凯的关系想了很多。他回国之前,没想过王俊凯会结婚这个问题。

 

回来之后,就直接对他的柔情攻势缴械投降,根本没有反应时间。原本想要的对峙与答案,也被拖后了。而现在又看到王俊凯为难的表情,那些梗在喉咙口的问题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至少我不会轻易放弃就是了。”

 

“好笑,将小爷我吃干抹净,想不负责任?呵呵……”王源在心里暗下决心。

 

可是当他决定好之后,却发现自己好像是迷路了。

 

像这样的富人区,一般都在郊区环境优美,了无人烟的地方,建筑物也比较稀疏。再加上周围有些昏暗的灯光,王源一时之间竟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了。

 

王源懊恼着自己的走神,也只能祈祷千玺快点到来。

 

王源走到身旁的一片小湖边,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感受着晚风的吹袭,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想事情,周围实在是太阴森恐怖了。

 

树影幢幢,蛙叫虫鸣,湖水荡漾,怎么都是杀人抛尸的最佳场所。王源自己脑补了诸多画面之后,打了个冷战。

 

“妈的,早知道以前就不跟老王一起看那些恐怖片了。”王源实在是追悔莫及,心中纵有千般委屈,可依然不敢给王俊凯打电话。

 

他不确定钟笍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敢贸然打扰。

 

王源一直在碎碎念,给自己壮胆。“千玺,你再不来,小爷我一定打死你。”“千玺,你快来,我不打你了。”“……”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过静谧的夜空,不远处的小树林里惊起了无数飞鸟。

 

“千玺,你大爷!我要跟你绝交!”

 

钟笍嘉觉得最近王俊凯有点反常。

 

以前只是在拍戏期间才不怎么着家,现在却是变本加厉的神出鬼没。回国之后,都没有一起吃过饭。

 

钟笍嘉并没有收到他最近新戏开拍的消息,而且Amy还告知她王俊凯自己推掉了不少通告,时间应该非常空闲才是。可是他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晚上也不回家,到底在忙些什么,钟笍嘉完全摸不清。

 

虽然他们结婚两年也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可也算是相敬如宾。王俊凯对自己一直不算热情,但也不会如此敷衍,冷漠到连一句话都不说的地步。

 

即使了了的几次见面,自己跟他说话,他也是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随便回个“哦”“嗯”,钟笍嘉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清他了,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钟笍嘉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直觉告诉她,王俊凯可能是有外遇了。

 

钟笍嘉恨的咬牙切齿,自己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才将王俊凯拐进门,如今却被人抢走,将王俊凯迷得神魂颠倒。钟笍嘉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但更多的却是她的嫉妒。

 

“呵,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

 

 

 

话说另一边的千玺最近真的是快被逼疯了。先不提王源赖在自己不大的公寓里不走,混吃混喝。现在就连王俊凯也天天往自己家里钻,天天呆到半夜都不走,还老在隔壁房间搞出一些莫名其妙地声音。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成年男子,千玺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内分泌失调,憋出内伤来。

 

“我说,王俊凯,你放着自己的大别墅不住,天天光顾我这个小小的单身公寓,是个什么意思?”

 

“我求求你们两个,放过我吧,搬出去住吧。我是真的承受不来啊!”千玺抱着王俊凯的手臂,眼泪简直都要流出来了。

 

王俊凯和王源对望了一眼,确实觉得不好意思,也觉得不太方便。

 

自从两个人的关系升华了之后,再见到千玺,总有一丝做贼心虚似的尴尬。虽然千玺早就心知肚明,见怪不怪了。

 

“源源,我们搬到一起住吧。”

 

“好。”

 

 

Part 23 看得最远的地方

 

“王俊凯先生近期支出的款项去处已经查明了。王先生十天前,在东湖买了一栋公寓。”

 

“好,知道了。你把具体地址发过来。”钟笍嘉挂了电话。

 

“金屋藏娇?王俊凯,真有你的。”

 

王源这些天的心情非常愉悦,跟王俊凯一起挑选公寓的家居物品,一起装饰、布置。

 

看着公寓一点点被填满,王源体会到了一种“新婚夫妇”的感觉。虽然大部分时候,王俊凯都必须带着墨镜、口罩,站在一旁不出声,但王源仍旧十分满足。

 

“就那么高兴?”王俊凯驾着车,看着王源的眼睛弯成一条线,抱着两个花瓶在哼着歌。

 

“嗯。”你怎么会懂我的心情,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公寓面积不大,但两个人住足以。

 

王俊凯每次过来,都能感受到一种归属感。不像那个冷冰冰地别墅,住再久也觉得陌生。

 

王源又重新签约了一个小小的公司,没事跑跑龙套。“反正有王俊凯嘛。”王源心安理得。

 

这天,王源正在床上躺尸。北京的太阳实在太烈,接不到通告,王源根本懒得出门。

 

吹着空调,吃着西瓜,看电影,刷微博,不亦乐乎。王俊凯则又早早的出门工作去了。

 

王源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来自星星的继承者们》,手机响了。

 

“王源,快出来。”

 

“干嘛呀?”王源懒洋洋地不想动,透过电话都能感受到王俊凯那边的温度。

 

“哎呀!别问这么多,快出来。我在停车场等你。”

 

王源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坐电梯下到了停车场。

 

刚走进停车场,扑面而来的热度,让王源忍不住冒出了一句德语。“@#¥%……”

 

王俊凯远远的看到王源走过来,兴奋地按起喇叭,拼命的刷存在感。

 

王源扯扯嘴角,扶住额头。“最冷静的王俊凯呢?”

 

刚关上车门,王俊凯抱住王源就是一通热吻,王源没反应过来,差点岔气。

 

好不容易推开他,王源擦擦嘴边的口水,翻了个白眼。“发春啊你?”

 

“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王俊凯不理他,自顾自的开始开车。

 

“到底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王俊凯仍不肯透露。

 

“切,你个处女座学什么天蝎座搞神秘。”王源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啊?你说什么?”王俊凯握住方向盘,回头问了一句。

 

“啥也没有,开你的车吧。”

 

王源没想到的是,王俊凯把他带到了天台,准确的说是银泰中心的顶层。

 

楼顶一个人都没有,却铺满了玫瑰花。王源有些懵了,不知道王俊凯想干什么。

 

“源源,你还记得你唱过的一首歌吗?”

 

“哪一首?”王源仍然懵懵的,没反应过来。

 

“《看得最远的地方》啊。”王俊凯拉过王源,走到边缘处。“这里是我能找到的最高的地方了。”

 

“源源,以后最美的风景我会陪你一起看,绝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单在外了。”王俊凯深情地望着他说道。

 

王源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击中了心脏,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

 

王俊凯笑了笑,走到一边捧了一束玫瑰花。“源源,你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王源摇摇头。

 

“笨蛋,今天是七夕啊!你 没看到一路上到处都是情侣和玫瑰花吗?”王俊凯摸摸他的头,把花束递给他。

 

“啊?哦。”

 

王俊凯有些无奈,“给我点反应好不好,我布置好久了。没有四叶草,但有我给你的花海。”

 

“今天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七夕,以前那些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七夕。源源,以后每个七夕我们都一起过,好不好?”王俊凯抱住他,低低地说道。

 

王源把脸埋在王俊凯的胸口,幸福感渐渐蔓延。

 

“好。”

 

 

Part 24  反客为主

 

 

“王俊凯,这么晚才回来,你去哪了?”王俊凯才刚刚回到家,钟笍嘉的质问声便如影随形。

 

王俊凯看着她趾高气扬地样子,一阵心烦。

 

“工作。”王俊凯不想理她,随便扯了个理由就闪到了一边。

 

钟笍嘉看到王俊凯在卧室里收拾衣服,急忙问道。“你又要去哪?”

 

“接了一部新电影,准备跟组。”王俊凯头也没抬,继续收拾行李。

 

“可是Amy跟我说,这次的电影取景主要就在北京啊,每天回家就是了,没必要住在剧组里吧。”

 

“不方便。来回跑太麻烦。”

 

“可是……”

 

钟笍嘉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没什么可是的。怎么,我什么时候做事情都要经过你的同意了?”

 

“还有,Amy是我的经纪人,你手不要伸的太长。”

 

王俊凯的话让钟笍嘉惊出了一身冷汗。“莫非他知道了?”但钟笍嘉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的,他不会知道的。”

 

眼看着王俊凯拖着行李箱走远了,钟笍嘉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车库里王俊凯发动汽车的声音,钟笍嘉拨出了一个电话。

 

“跟着王俊凯,然后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不多会儿,就有短信发到了钟笍嘉的手机上。

 

“王俊凯先生去了东湖的公寓。”

 

钟笍嘉冷笑了两声,“哼,你等着。”

 

——————————————————————————————

 

“源源。”

 

“干嘛?你有屁就放。”对于刚从“那里”回来的王俊凯,王源真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嘿嘿,源源~”王俊凯挡住王源的ipad9的屏幕,咧着嘴傻笑。

 

“干嘛啊?别挡着我追剧啊!”王源使劲掰开他的手,继续盯着屏幕看。

 

“我们家源源真是越看越好看。”王俊凯有些狗腿的拍着王源的马屁。

 

“废话,要你说哦!”王源继续无视他的话。

 

王俊凯摸摸鼻子,走到王源的背后,给他捏肩膀。“源源,别生气啊。你看,我衣服都带回来,近期肯定不会回去了。”

 

王源瞥了一眼王俊凯的行李箱。“哟,被你老婆赶出来了。”王源将“老婆”两个字咬的很重。

 

不得不承认,王源真的是非常在意王俊凯和钟笍嘉的这层关系,尽管王俊凯心里只有自己,即便他们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王源却仍旧无法释怀。

 

“王源。”王俊凯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你能不能不提她。”

 

“好啊。”王源放下手中的ipad,“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

 

“很简单啊,离婚呗。”王源张开手臂靠在沙发上,一脸想当然的样子。

 

王俊凯皱起了眉头,“王源,除了这个条件,其他的我都答应你。”

 

“其他的我都不需要啊。你看呐,你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我,我作为小三应该很满足才对啊。不过呢,我这人也是贪心,也没有身为小三的觉悟。我就是不知足啊,我想上位成正牌啊,我想别人都祝福我们两个啊。”王源面无表情的说着,好像在讲述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王俊凯也坐了下来,抱住王源。“源源,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

 

“可这就是事实啊,你许不许,我都是这样的啊。”

 

“源源……”王俊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抱着他,给他安慰。对于王源,他总归是愧对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难做,我不为难你了,好吧。”“别抱着我了,快去给我做饭,我饿了。”王源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仿佛又元气满满的了。

 

“是!主人。”王俊凯站起来敬了个军礼,转身进了厨房。

 

王俊凯离开自己的视线后,王源收起了笑容,躺倒在沙发上。“唉,钟笍嘉,你多应该庆幸自己有个有钱的老爸啊。如果,我也能帮到他就好了。”

 

————————————————————————————

 

说实话,钟笍嘉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但很快她就收起了自己惊讶的表情,把装着钱厚厚的信封推给了面前的人。

 

“管好你的嘴,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当然了,钟小姐。我只是拿钱办事的嘛。不过~钟小姐。你先生的口味好独特啊,居然好男色。呵呵。”

 

“这跟你无关。”钟笍嘉收好照片,拿起包,转身就离开了小咖啡厅。

 

钟笍嘉把照片摊开在桌子上,看着上面王源的脸出神,她根本没有就想到那个人会是王源。

 

钟笍嘉又想起了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的那一天,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两个人默契的配合,对视时的笑意,以及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粉红泡泡。

 

当事实赤裸裸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以往的种种仿佛都有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原来,你一直都没忘记过他。”钟笍嘉突然就生出了一股无力感。“我该拿什么跟王源比。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他。”

 

钟笍嘉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良久,看着手机灯光灭掉,又重新亮起来。

 

终于,还是拨了出去。

 

“王源吗?我是钟笍嘉。我想跟你谈一谈。”

 

 

Part 25 离别是新的开始

 

光阴流转,岁月匆匆。

 

我们生活的地球从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停止它的转动,晃眼间已从盛夏步入了严冬。

 

北京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冬日里厚厚的积雪,零下十几度的酷寒,刺骨的冷风,让人有种夏天的烈日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的错觉。空气中弥漫的雾霾,也让人出门不得不带上口罩。

 

可即便是这样的环境,却仍有很多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每天步履匆匆,咬着几块钱买来的包子,从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走出来,裹紧身上并不御寒的大衣,去挤早班的地铁。或许,错过了这一班,他们少的可怜的工资又会因为迟到而被老板扣掉。

 

而刘志宏,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自从那次在重庆见到千玺以后,他也想了很多。

 

北京相对于重庆,确实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六年的沉寂生活在他再次见到王源和王俊凯之后,也彻底烟消云散。

 

刘志宏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从一开始做练习生时的憧憬,到出道后的打击,都没有把心中的梦想磨灭,到此时更加蠢蠢欲动。

 

所以,带上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他选择来到北京继续生活。

 

刘志宏在北京的一家公司里,谋了一个小小的职位。白天上班,晚上则在一家酒吧里驻唱。

 

刘志宏在这里最爱唱的歌还是那首《北京 北京》。相较于小时候故作深沉的青涩,现在的他唱这首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感。或许只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才能真正唱出这首歌的意境吧。

 

这家酒吧的人流量不大,但每天都会有固定的观众会到这里来听刘志宏唱歌。有陌生人,也有一些之前的粉丝。

 

圣诞节前夕,酒吧里一片节日的气氛。

 

刘志宏像往常一样来到酒吧,脱去大衣换上演出服。刚走上台,就看到酒吧小小的角落里有些许骚动。

 

有许多人围着一个醉酒的男人不断地拍照,还不时的指指点点几句。

 

刘志宏刚想叫保安过去维持秩序,却发现那个人有莫名的熟悉感。

 

拨开围观的群众,刘志宏走上前,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人竟是王俊凯。

 

他为何在平安夜跑到这个小酒吧里,又为何醉的不省人事,刘志宏不得而知。但刘志宏却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

 

喊来保安,驱散人群,确认每个人手上的照片都被删除了之后,刘志宏舒了一口气。曾经被负面新闻困扰过的自己,对于舆论的压力再清楚不过了。

 

即便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颇为尴尬,但刘志宏也不希望一些报道毁了他。

 

今晚这歌是唱不下去了,刘志宏跟老板请了个假,扶着王俊凯走出了酒吧。

 

才刚一出门,就被冷风灌了一脖子,刘志宏冻得一哆嗦,无奈地看着王俊凯围着自己的围巾,撇撇嘴。“我还真是欠你的。”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刘志宏把王俊凯塞了进去,却犯了愁。

 

“该把他送到哪里好啊?”

 

想想自己那小小的地下室,刘志宏坚定地摇了摇头。他不想让王俊凯醒来之后看到自己的窘迫。

 

思来想去,自己在北京认识的人似乎只有千玺了。

 

“但愿他没有陪女朋友吧。”刘志宏看着满大街的情侣,有些忐忑地拨出了电话。

 

作为万年单身汉的千玺,在平安夜只能公寓里一遍一遍地刷着以前的视频。楠楠陪女朋友去了,公司员工也放了一天假。

 

“好无聊啊,这种节日根本不该存在啊!”千玺正想着要不要再自拍个视频传上网,就接到了刘志宏的电话。

 

千玺有一瞬间的诧异,但随即又被狂喜淹没,其实他还挺想刘志宏的,想的有些莫名其妙。

 

在挂掉刘志宏的电话之后,千玺皱起了眉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俊凯,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不多会儿,千玺被门铃声打断了思绪。“来了,来了。”千玺一路小跑,打开了门。

 

千玺再次见到刘志宏,竟有些尴尬,说话都有些不顺溜了,“你……你来了啊。”反而是刘志宏,坦荡荡,也不去揣度千玺此刻的想法。

 

“嗯。”刘志宏淡淡回应了一句,把搭在肩膀上的王俊凯小心扶到千玺手上。“你好好照顾他吧,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千玺想都没想,就开口挽留。

 

刘志宏疑惑地转过身,“有事?”

 

“那个……那个。”千玺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话说,“你什么时候来的北京啊?”

 

“有一段时间了。”

 

“那怎么不来找我啊?”

 

“不想那么麻烦而已。”

 

“不麻烦,不麻烦。你现在有工作吗?”

 

“嗯,有。”

 

“哦哦,那要不要进屋坐坐?外面也挺冷的,暖和一下,喝杯热水吧。而且……”千玺指了指身上的王俊凯,“我实在是不怎么会照顾人。”

 

刘志宏想了想,点点头,跟着千玺走进了屋。

 

千玺把王俊凯扶进卧室,盖好被子之后,就出来招呼坐在客厅里左右打量的刘志宏。

 

“嗨,没什么可看的。我一个人住,房子很死板的。”千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挺好的。”刘志宏并不多做评价。

 

房间里又变成了谜一样的安静。

 

“你怎么找到他的?”千玺打破这安静的环境,开口问道。

 

“我正好在他喝酒的地方驻唱。今天刚到,就看到他已经是这副样子了。”

 

“唉……”千玺叹了一口气,也坐了下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几次运气好,都是我陪着他。我看他这阵子消停了,就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没想到又这样了。幸亏今天有你。”

 

“应该的。”刘志宏挑挑眉,“不过,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其实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你觉得还能有什么能影响到他?”

 

“王源?”

 

“嗯。自从王源失踪了之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王源去哪了?”

 

“我怎么知道。王源不见了,王俊凯也变成行尸走肉了,天天到酒吧里买醉。这样下去,早晚出事。”千玺靠在沙发上,脸上愁云笼罩。

 

“……”刘志宏也不再言语,低着头想着什么。

 

房间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Part 26 哀莫大于心死

 

卧室里传来的动静,打破了千玺和刘志宏之间的沉默。

 

“我去看看。”千玺急忙起身,打开门就看到王俊凯正对着垃圾桶呕吐。

 

千玺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念叨着。“你给我小心点,弄脏了我的床和地板,我用你衣服擦。”

 

王俊凯根本没功夫理会他,直吐到犯酸水,不断干呕,才无力地瘫倒在床上。他本就没吃什么东西,这样吐一通,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难受不堪。

 

千玺拿纸擦了擦他的嘴角,“你等着啊,我给你倒杯水。”刚要出去,刘志宏就走了进来,手里正端着一杯温水。

 

“拿的正好。”千玺接过杯子,小心地把它放到王俊凯嘴边。

 

王俊凯只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把脸偏到一边,不愿继续喝下去。

 

“怎么了?”千玺有些诧异,“烫吗?”

 

试了试温度,发现刚刚好。“喝完会舒服一点。”

 

“我要喝蜂蜜水。”王俊凯仍执拗地偏着头。

 

“王俊凯,你还来劲了是吧?我家可没有什么蜂蜜水给你喝。就这个,你爱喝不喝。”千玺把杯子重重地放到一边,溅出了不少水。

 

“我每次喝酒后,源源都会给我蜂蜜水的。”王俊凯因醉酒,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啊?你说什么?”

 

王俊凯没理他,眼神却突然瞥见了一旁的刘志宏,情绪立刻变得激动起来。

 

“你把我的源源藏到哪里去了?你把他藏哪了?”王俊凯一把抓住刘志宏的领子,“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源源才会离开我的。你还来干嘛?!”

 

千玺急忙拉开王俊凯的手,把他推到在床上。“王俊凯,你别给我借酒撒泼。今天若不是有刘志宏在,你早就上头条新闻了!”

 

“呵呵……上新闻。上新闻好啊,源源一定能看得到我,就会回来了。”王俊凯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颓废的样子,哪里有半点舞台上耀眼的样子?

 

千玺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俯下身,在他耳边安慰道:“没事,没事。源源很快就会回来了,你睡吧,睡醒了就能看到他了。”

 

“你没骗我?”王俊凯抓住千玺的手臂,急切地问。

 

“嗯,不骗你。乖,快睡吧,醒来就能看到源源了。”千玺边说着,边拍着他的背。

 

王俊凯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多时,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千玺给刘志宏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悄声退出了房间。

 

“陪我出去走走吧。”千玺揉了揉太阳穴,对刘志宏说道。他感到无比的疲惫,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刘志宏没有拒绝他,点了点头。

 

已经是半夜时分了,街道上静悄悄地,但仍旧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大多数都是未找到宾馆的情侣。所谓平安夜,也不过是个集体约炮的日子罢了。

 

两个人慢慢地走着,并排的影子不断地缩短再拉长,循环往复。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终于,刘志宏忍不住转头问道。

 

“唉……”千玺叹了一口气,走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刘志宏也跟着坐了下来。

 

“《你的月亮我的心》七夕特辑你看了吗?”

 

“嗯。听说了,王源不是在上面表白了吗?照王俊凯对王源的感情来看,他肯定答应了。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刘志宏疑惑不解。

 

“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千玺整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

 

“那天,王俊凯确实准备去银泰中心了,但在路上堵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正陪王源在顶层等着他。”

 

“可是后来,王源说我是电灯炮,把我赶走了。正好公司有些事情,我也就回去了。真的,如果有如果,我一定不会走的,无论他说什么。”千玺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别想太多,不是你的错。”刘志宏拍拍他的肩膀。

 

“不。你不知道,就是我的错。”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看到新闻,说银泰中心死人了。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慌张吗?当晚,整个银泰中心顶层都变我包了下来,除了王源和王俊凯,没有人进得去。”

 

“我动用了一切关系,终于得到了警局的消息,也被允许去探视尸体。我当时有多害怕,根本没法表达。我害怕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那根本就是我无法承受的。”

 

“不过,幸亏。当我颤抖着掀开那层白布的时候,那个人并不是王源。尽管死者年龄、体型跟他差不多,但多年的相处我还是一眼就能确定那个人绝不是王源。”千玺闭上眼睛,靠在长椅上。

 

这些痛苦地记忆,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刘志宏能想象千玺到底承受了多少压力,这么多年来夹在那两个人中间,他一定很难。

 

千玺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说道。“从警局出来,我给王俊凯打了电话。却得知当天晚上他根本没到银泰中心。”

 

“那他去哪了?”

 

“呵……钟笍嘉流产了,王俊凯去了医院。”千玺冷笑了两声。

 

“哦,是这样啊。”刘志宏不明所以地笑了笑。“他还真是该啊。”

 

“那你后来就没见过王源了吗?”

 

“嗯。那天晚上后,王源仿佛消失了一样,再没了音讯。至于那天晚上,在银泰中心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王源,大概没有人会知道吧。”

 

 

Part 27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当王俊凯伴着阳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了。

 

王俊凯的状态满满的都是宿醉的苦痛和饥饿的折磨。

 

“唔……”王俊凯扶住欲裂的额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心中了然。

 

“看来昨天又是千玺送我回来的。”王俊凯正准备下床,就看到旁边的桌子上压了一张小纸条。“餐桌上的保温壶里有粥,你起来吃一点吧。PS:你哪都不准去,乖乖给我在房间里呆着,我差不多中午就回来了。”

 

王俊凯苦笑着摇摇头,“呵,我哪有那个体力乱跑。”

 

王俊凯坐在餐桌旁,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粥,食不知味。但胃里极度地空虚感,却让他不得不咽下这清淡的米粥。

 

吃完后,王俊凯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皱起了眉头,转身走进了浴室。

 

花洒中喷出淅淅沥沥的水花,顺着王俊凯姣好的线条缓缓流下来。氤氲的水汽中,王俊凯闭上眼睛,想着昨晚的一些事情。

 

在节日的气氛里,王俊凯赶完通告,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所有人都洋溢着幸福的笑靥,没人注意他。

 

王俊凯看着甜蜜的情侣们,控制不住思念之情。这个平安夜本应和王源一起过的不是吗?

 

王俊凯每天都会去东湖的公寓,想象着一到家,王源就会扑过来,喊自己“老王。”炫耀着一天小小的成果。可每次,王俊凯都只是失望地看着冷冰冰的家具,了无生气。

 

公寓里每个角落,仿佛都残留着王源的气息。王俊凯眷恋着这些熟悉感,但是又不可避免的想要逃离,害怕面对。

 

冰箱里,也满满当当的放着制作小面的材料,他怕王源突然有一天回来嚷着要吃小面,自己会找不到东西。但每次,都只能将过期的食物扔掉,再换上新的。

 

王俊凯再也没回过那个所谓“家”的别墅,也没有再去医院看过钟笍嘉。即使无数人骂他薄情,王俊凯也根本不在乎。“如果不是钟笍嘉任性的纠缠,我怎么会失去源源?”

 

王源走的第143天,正值平安夜。王俊凯将每一天都算的非常清楚。从一开始的希望到现在的日渐绝望,王俊凯能做的只剩下机械地等待。

 

王俊凯觉得自己就像《等待戈多》中的两个人一样,在等着一个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人。

 

王俊凯随便拐进了一家酒吧,他能想到的减轻痛苦地方式,似乎就只有酒了。喝醉了,麻痹了,才会短暂的忘却。

 

他知道千玺会担心,可是酒精的刺激就像是最好的镇静药品。王俊凯已经不去想作为公众人物,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源的音容样貌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引着王俊凯沉沦。

 

王俊凯睁开眼睛,擦干脸上、身上的水珠,随便批了条浴巾就出了浴室。

 

“Amy,送一套衣服到……”王俊凯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啧啧啧,王俊凯你穿这么风骚给谁看呢?”千玺的吐槽声也适时而来。

 

“Amy,没事了,你忙吧。”王俊凯挂掉了电话。

 

千玺钻到卧室,打开衣柜,随便挑了一套衣服,扔到王俊凯手上。“喏,借你!内裤是新的,我没穿过。”

 

王俊凯挑挑眉,“谢啦!”

 

“啰嗦什么,快穿上出去吃饭,我快饿死了。”千玺催促道。

 

王俊凯点点头,转身去了卧室。当他穿戴完毕,重新走出来的时候,千玺一愣,随即低头暗骂。“妈的,穿着居然比我好看。”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

 

当千玺载着王俊凯来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了独自坐在一张桌子边上的刘志宏。

 

“刘志宏,这边!”千玺大声地打着招呼。

 

现在正是吃饭的高峰期,千玺的这一声把无数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靠。千玺,你有病吧。快走。”王俊凯拉着千玺往门口走,他可不想吃顿饭也变成小白鼠。

 

“等等刘志宏啊。”

 

“出去等。”王俊凯说着就直奔停车场里。

 

刘志宏也随后走了过来,关上了车门。

 

王俊凯在车里对着刘志宏大眼瞪大眼,尴尬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有一段时间了,昨天就是他把你送过来的,你该谢谢他。”千玺握着方向盘,仔细地看着前方的路况。

 

“那个,谢谢啊。”

 

“不用。”两个人的对话一如从前在江北机场一样。

 

对于昨晚王俊凯酒后对刘志宏说的那些话,千玺两个人都闭口不提。

 

“千玺,有源源消息了吗?”王俊凯不再看向刘志宏,转而去问千玺。

 

千玺沉默不语。

 

“哦,我知道了。”王俊凯失落地看向窗外,“已经是第144天了啊,源源。快回来吧。”

 

——————————————————————————

 

而此时的王源,正躲在某个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祈祷着外面那群凶神恶煞的人不要发现自己。

 

“小凯,我杀人了,你知道吗?”



评论
热度(17)
  1. 第四维washing席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