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三十六计(完结篇)

washing席:

part 28-33+番外


Part 28 时间的另一面

 

钟笍嘉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王俊凯会离开自己了。

在她的生命中,除了从一出生起就带的光环之外,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了王俊凯。

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钟笍嘉就像所有的小粉丝一样,疯狂地迷恋着王俊凯。收集他所有的信息、周边、专辑、签名,唯一与其他人不同的,大概就是自己天生的优越条件吧。

钟笍嘉一直在庆幸,自己有个开娱乐公司的老爸,让自己占尽资源,也多了无数次可以接近他的机会。

每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他采访、拍戏,钟笍嘉都无法鼓起勇气去靠近。王俊凯那种对人的疏离感,冷漠的表情,让她觉得遥望不可及。

但每次,王俊凯的虎牙都只会对一个人外露,那个人是王源。

那样温柔的神情,让钟笍嘉无比沉醉。

好不容易等到王源远走他乡,钟笍嘉也用尽方法接近了王俊凯,并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买通了他的经纪人Amy,制造各种偶遇。甚至不惜放出消息给刘导,只为了凸显自己的重要性。

王俊凯经济窘迫的那段时间,并不是刘导在伺机报复,而是钟笍嘉在作梗,为的只是王俊凯能主动找自己。

钟笍嘉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后悔,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王俊凯最终还是跟自己结婚了。

但唯一的遗憾就是王俊凯始终都没有跟自己举办婚礼,并不是自己太过注重形式,但没有那样一种在无数人见证下的祝福,总是让钟笍嘉有一丝不安。

终于,这种不安感在王源回国之后被最大化。

钟笍嘉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那样恶毒的念头一直在心头徘徊。

“王源,你怎么不去死。”

钟笍嘉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当王俊凯义无反顾地抛下她,准备去银泰中心找王源的时候,钟笍嘉做了一件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她唯一一件后悔的事。

不能否认,钟笍嘉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外貌、家世都没得挑。这样的她,从不乏追求者。而Mike就是其中一个人。

Mike是钟笍嘉父亲公司里的员工,但他负责的也只是钟笍嘉的人身安全而已。

一直默默守护着他的MIke,看到钟笍嘉为了王俊凯彻底失去了自己最初的纯真和笑容,心痛不已。但是碍于身份,Mike根本无能为力。

Mike曾不止一次的劝阻过她,放弃王俊凯,但钟笍嘉的一意孤行,也让Mike不得不为她收拾一些冲动后的烂摊子。

“只要你过的幸福就好了。”这是Mike最简单的心愿了。

可是偏偏事与愿违,王源的到来彻底给了钟笍嘉最大的打击。

钟笍嘉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也学会了低声下气的求人。从不喝酒的钟笍嘉,也学会了到酒吧买醉。

每次Mike把烂醉的钟笍嘉送回家的时候,却始终不见王俊凯的身影,也从得不到王俊凯一句关心的问候,一些小小的心思在Mike心中也渐渐被放大。

他憎恶王俊凯的同时,又不希望他出现在钟笍嘉身边,因为这样自己才能理所应当留在她身边照顾。

Mike心中对钟笍嘉的绮念,终于在一次钟笍嘉喝醉错把他认成王俊凯的时候喷薄而出。

事后,Mike惊愕的看着床上的那摊红,说不出的错杂。而钟笍嘉醒过来之后能做的也只是失声痛哭,扇他一巴掌而已。

世上就是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很快钟笍嘉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但钟笍嘉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把孩子打掉,她把这个决定归结为对医院的恐惧,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对于Mike长久的依赖,感情已然变质。

在一次王俊凯和王源闹别扭的时候,王俊凯喝醉回到家,钟笍嘉就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王俊凯清醒过来之后,就只发现与自己赤裸相对的钟笍嘉而已。王俊凯并没有多想,他没有钟笍嘉那么多的心思,有的只是对王源的愧疚之心,但并不是表示他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王俊凯欣慰的是,自己终于不用再纠结于如何向父母交代了,虽然这一切并不是自己真正希望的,但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只能将就下去了。

王源对此也无可奈何,他虽然厌恶,但正如王俊凯说的一样,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也只能接受了。因为无论怎样,他是不可能放弃王俊凯的。

一直以来,王源想的都比较多,心思也比较细,对于钟笍嘉的怀孕说,他并不是完全的相信。

当他最终知道事情的起末的时候,也已经太迟了。而且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王源那天晚上在银泰中心遇到的人,正是Mike。

钟笍嘉在电话里声嘶力竭地声音,让Mike心痛不已,他不知道该如何减轻她的痛苦。他想,“如果能让王源永远的消失,或许她就会开心了吧。”

但他没想到的是,最终从银泰中心掉下去的那个人,不是王源,而是他自己。

他从始至终都小看了王源在生死关头求生的欲望,再加上雨后湿滑的地面,这一切让Mike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而王源,呆呆地看着破碎的栏杆,止不住地颤抖。

“我……我杀人了?”

 

Part 29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

 

 

王源想起了六年前的那个梦。

有时候人的梦境真的可以预见未来。

对此,王源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很恐怖的解释。据说,我们其实在2012年后,就早已经进入空间重叠,重新活过一遭,所以总是会有似曾相识的错觉云云。

王源被这样毛骨悚然的说法,困扰了很长时间,也被王俊凯嘲笑了好久。后来王源想想也就释然,末日那天也是和王俊凯一起在欢乐谷度过的。即使人类早已随着末日一起消失,那也是和最爱的人在一起的,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随着梦境的一点点重现,王源也觉得或许自己的结局也早已被敲定。既然摆脱不了命运,那也只能选择坦然接受。

有的时候,事情一但发生了亿万分之一的偏差,就会如蝴蝶效应一般,改变最后的结局。

而王源之于王俊凯的最坚定的感情,就是那亿万分之一的偏差。

所以,王源没有掉下天台,只是因为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

王源不想拖累王俊凯,他选择独自承受。

虽然知道自己是无罪的,可是没人可以给他证明。

有很多次,王源都已经走到了警察局门口。但现实就是王源在生死关头,也只是个普通人,永远也做不到电影中的那种觉悟,他只想要逃避。

但王源惴惴不安的等待,等来的不是警察的审问,而是一群来历不明的人。

他们从不把王源的生命安全当回事,目的也不是为了把他抓回去,大有一种你再逃我就弄死你的架势。

跟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比起来,王源从没有一天觉得警察叔叔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没由来的,王源想到了《还珠格格》。想到而了逃亡路上,皇上选择保护,皇后娘娘却是无止境的追杀。

王源知道肯定有个恶毒的皇后娘娘在一直纠缠着自己,但王源想不到那个人是谁。

“是钟笍嘉吗?”王源不能确定。

王源不知道的是,之所以没有警察找上他,只是因为千玺选择了隐瞒。

在北京,那群人如同跗骨之蛆,让王源无处可逃,他只能选择回重庆。

重庆依然十年如一日,并没有因为王源离开的这几年而产生丝毫影响。

王源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那家熟悉的面馆。

摸摸有些破旧的桌角,斑驳的墙壁,和已经被熏黑的灶台,王源不禁唏嘘。

“想吃什么?”有些沧桑的声音,从一边传过来。

“素面就好。”王源笑笑。

“好,坐着等等啊。”老板拿过一条毛巾,仔细的替他擦了擦桌子。

“没事的,慢慢做。”王源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

老兵面馆还是那家老兵面馆,但前来吃面的人却早已物是人非。

“老板,这边地势已经这么荒凉了,你怎么还选择在这不走啊?”

“嗨,你可能不知道,十几年前,我这里可是重庆最热闹的面馆。”老板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

“好多外地的游客来到重庆,都会选择在我这里吃一碗面再走呢。”

“哦?为什么啊?”王源没有用重庆方言,继续用普通话问道。

老板笑了笑,脸上的皱纹衬着已经花白的头发,有一种说不出的老态。“你晓得大明星王俊凯吧,他上学那会儿,最喜欢来我这里吃面了。”

“真的吗?老板,你不会骗人的吧。”王源假装惊讶地说。

“我骗你干嘛?当年我随便发了一条带着他背影的照片,就被转发了几千次呢。”老板说着这些事,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自豪感。

“那时候啊,那娃子,就是王俊凯啊。还没那么红的时候,很喜欢带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娃子来我这里吃面。那娃子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后来也跟他一起唱歌来着。好像叫……叫什么王源的。”

“唉……多俊俏的一个孩子啊,也不知道这些年去哪了,可惜了。”老板叹口气,惋惜地摇摇头。

听到这,王源喉咙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几欲哽咽。

老板没有发觉他心情的变化,盖上锅盖,转头打量了他几眼,说道。“哎?你还别说,你长得就跟那王源一样好看。啧啧啧,真的很像啊。”

“咳咳。”王源干咳的几声,生生咽下喉咙里的不适。“真的啊?我也那么好看?”

“嗯嗯,我看差不多。你比那些现在那些又唱又跳的小年轻们,好看多了。他们哪能跟我们重庆出的那几个娃子比嘛。你那么好看,怎么不去当明星啊?”

“当明星哪有那么容易,要舍弃的东西只会更多。”王源说完便不再言语,盯着冒热气的锅盖出神。

老板说了这么多,似乎也有些累了,便专心致志地等着面条的出锅。

“好咯,面来了。”不多会儿,老板便把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了过来。

“谢谢。”王源从筷筒中抽出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老板坐在一旁,欣慰的看着他。“慢点,有些烫。”

王源没有抬头,大颗的泪珠掉下来砸进碗里,掉到地上。不知道是因为面太烫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很快,面就见了底。王源擦干净眼泪,“老板,多少钱?”

“罢了罢了,一碗素面要不了多少钱,难得有人听我唠叨了这么多,这面就免费了。”老板摆摆手。

“这怎么好意思啊。”王源仍旧打开钱包,掏出了钱,压在了面碗下。

“老板,我走了,面很好吃,我下次再来。”王源冲老板挥挥手,走出了面馆。

在王源走后,与他有着同样的心情的人,也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店,点了一碗素面。

有些人,注定是要相遇的,即使隔着千山万水,即使并不是在街角的咖啡店。

 

 

Part 30 承诺只是因为没把握

 

“妈,我回来了。”

正在低头织围巾的源妈妈,听到声音,身子一僵,毛衣针也不小心扎到了自己。 

“妈,我回来了。”王源又重复了一句。

源妈妈抬起头,看到王源好端端的站在门口,一瞬间眼泪就溢出了眼眶。

“源源。你真的是我的源源吗?”源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妈,是我,我回家了。”王源上前抱住源妈妈,拍着她的背。

“源源,妈妈真的好想你啊。”源妈妈在王源怀里泣不成声。

“妈,我也好想你。”王源看着妈妈原本略微有些富态的体型,也瘦到眼窝凹陷,心疼不已,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来。

哭了好半响,源妈妈才渐渐止住了哭泣,伸出手摸摸王源的脸,“源源,你瘦了。妈去给你做好吃的。”说着擦干眼泪,就要往厨房走。

“不用了,妈。”王源喊住她,“我在外面吃过了。”

“哦哦,吃饱了吗?还想吃些什么吗?我去买菜。”源妈妈仍旧有些愣神,絮絮叨叨地问。

“妈,真不用了,我吃的很饱了。”王源耐心地解释道。

“哦哦,好。吃饱了好,吃饱了好。”源妈妈嘴里说着,双手有些局促不安地攒在一起,想说的话太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王源笑了笑,“妈,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吧。”说着把源妈妈拉到了沙发上,自己把头枕在了她的大腿上。

“源源,你冷不冷啊?妈妈给你织了条围巾。”

“嗯,有些冷呢,给我围上吧。”

源妈妈拿起一旁未完成的围巾,“还差几针,我补好。”

“嗯,好。”王源仍旧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真好。我还有家可以回。”

当源爸爸回到家的时候,源妈妈正在给王源掏耳朵。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好笑地东西,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源爸爸看到王源,先是一愣,随即严肃地对王源说,“王源,你跟我过来。”

王源抬头看了源妈妈一眼,站起身跟源爸爸走进了卧室。

源爸爸背对着王源坐在床上,不发一言。许久之后,点燃一根烟。“这半年去哪了?”

“我一直在北京。”

“不孝子!”源爸爸猛的转过身,“你为什么不回家来看看你妈,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你知道你妈有多想你吗?”

由于情绪过于激动,源爸爸猛的咳嗽了几声。“咳咳。”

“爸,我去给你倒杯水吧。”王源有些着急。

“不用。”源爸爸有些生硬的摆摆手。王源的手梗在门把上,听到这话,讪讪地放了下来。

“王源,你给我跪下。”源爸爸点了点地面。

王源不解,但仍然听话地跪了下来。“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在电视上搞出的那些事,你不觉得丢人吗?”

听完这句话,王源心中了然。他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我也不觉得把自己的爱意表达出来有什么丢人。如果您觉得丢人,我无话可说。反正无论如何,我一定是要跟小凯在一起的。”王源的声音不大,但字字铿锵。

“你!”源爸爸气不打一处来,大喘了好几口气才缓和过来。“半年前你和小凯回重庆的那天晚上,我就看到你们俩不对劲,我怕你妈担心,没说你们什么,没想到你这么的恬不知耻。”

“爸。我知道你们会反对,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我早已不是十五年前的那个王源了,我早已成年,我可以对自己的未来负责。如果您今天是要劝我放弃,我只能说绝无可能。”

“好,好,好。”源爸爸连说了三个好字。“我管不了你,难道你连你妈妈也不管不顾了吗?”

“我会说服妈妈的。”王源转身出了卧室。

源妈妈呆呆地站在卧室门口,手上还端着一盘水果。

“妈,您都听到了?”王源担心地看着她。

“嗯。”源妈妈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

“妈,对不起。儿子不孝,但我是不可能放弃小凯的。”王源看着源妈妈,眼神坚定。

源妈妈抬起头,努力地挤出了一个微笑。“没事的,源源,妈妈没事的,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妈。”王源抱着她,只喊了一句,就再也说不出任何话,眼眶里的眼泪也生生憋了回去。

“源源。”

“嗯?”

“你把小凯喊过来吃顿饭吧。”王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还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王俊凯。

“不,不太方便,他在北京呢。”王源扯了个谎。

“他已经回重庆了,电话都打了好几个。”

“啊?他什么时候回来的?”王源有些惊慌。

“有些事,总要说清楚的不是吗?见面再说吧。我去买些菜。”源妈妈推开王源,淡淡的说道,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哀乐。

王源在原地站了许久,终于打开手机,拨出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你还好吗?”一句问候,仿佛隔了几个世纪。

 

 

Part 31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发呆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事情,无人诉说,只能一遍一遍地说与自己听。

王俊凯最近越来越喜欢发呆了。就像现在,他坐在面馆里,对着冒着热气的面碗,又在发呆。

“你再不吃,面就糊一起了。”老板提醒道。

说实话,老板看到王俊凯走进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但很快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用老朋友的口吻说道:“回来了啊,想吃什么?”

“素面就好。”

“还吃素面啊?不觉得乏味吗?”

“习惯了。”

王俊凯坐下来,环顾四周。这里仿佛还和十五年前一样,什么都没变。不禁唏嘘:“十五年了,什么都变了,唯独你这里还和以前一样。”

老板笑了笑,“十五年前,这里是最热闹的面馆。现在,只是一间待拆的危房而已。”

“可是现在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回来了,陪我一起吃面的那个人也不在我身边了。”王俊凯神色黯然。

“没关系,我理解你。”老板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你还能想起来到我这里吃碗面,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这个年龄的人,还能奢求什么呢。无非就是子女平安,和老伴安安稳稳的过剩下的日子,钱财都是过眼烟云。有一个人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王俊凯若有所思,在他的前半生最好的年华遇到王源,或许是他最大的幸运了,但也似乎花光了所有的运气,陪伴到老只是奢望。

老板想了想,又道:“刚才还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年龄的人,来我这里吃了碗素面呢。说起来,他倒是长得跟你以前身边的那个男娃子很像呢。”

“哦,是么?真是巧呢。”王俊凯兴致阑珊,关于王源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他已经听到太多,也不抱什么希望。

很快,王俊凯又投入到他无尽的发呆中去了。老板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去打扰他。

 

王源离开的第161天,王俊凯接到了他的电话。

“喂。你还好吗?”

“我不好,我不好,我过得一点也不好。王源,你怎么能问得如此轻描淡写?你知道这段时间我过得什么日子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但到最后,王俊凯也只是说了一句。“嗯,挺好的。”简单的几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那,来我家吃顿饭吧。”

“好。”王俊凯挂掉了电话。

“老板,或许你是对的,谢谢你。”王俊凯站起了身,大步离开了面馆。

“喂!你还没付钱呢!给张签名照也行啊。”老板泪奔。

 

王俊凯在饭桌前正襟危坐,强忍着转头看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的冲动,盯着自己面前的米饭,不敢造次。

“小凯。”源妈妈叫了一句。

“啊?阿姨,什么事?”王俊凯立刻坐直身子,抬头看向她。

“再不吃,菜就凉了。是不合胃口吗?”源妈妈笑了笑,有些无奈。

“没有,没有。阿姨,很好吃。”王俊凯急忙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含糊不清地说。

相较于王俊凯的紧张与不自在,王源倒显得淡然了许多。

王源抽出一张纸,替他擦了擦嘴角,温柔地说道:“别急,慢慢吃。”

王俊凯愣愣地看着他,王源眼中的星星似乎又回来了。

王俊凯突然就讨厌起自己的懦弱来,明明一直以来都是王源承受的更多,却偏偏每次都不能帮他分担。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要保护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王源一个人而已。

想到这儿,王俊凯也扬起了嘴角,“好。不急,我慢慢吃。”

源爸爸与源妈妈对视了一眼,源爸爸偏过头,表示自己不想理会。

源妈妈踌躇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凯,阿姨问你一些事情。”

“阿姨,您说。”王俊凯放下筷子,静静地聆听。

“那个,那个……”源妈妈吱唔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你和源源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源源的态度,我们也很清楚,他说他绝不会放弃你……”

王俊凯回头看了一眼王源,紧紧握住他的手,继续听到。

“可是,我们都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不想让源源这样为难的夹在中间,你打算怎么办?”

“源源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也已经仔细的想过了。我之前结婚也只是为了让父母安心,现在源源回来了,我也完全没有理由继续这段毫无感情的婚姻。所以,这次回北京,我会立刻跟钟笍嘉说清楚,讨论离婚事宜。”王俊凯的话,声音不大,却透露出无法反驳的坚决。

“可是,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妻子说她已经怀孕了啊。”源妈妈仍然眉头紧皱。

“她流产了,而且孩子也不是我的。”王俊凯面无表情,仿佛说着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啊?你说的是真的?那孩子是谁的?”源妈妈被惊到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不仅是她,王源也同样迷惑地看着王俊凯。

“嗯。我已经查清楚了,孩子确实不是我的。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源源绝不会再受到任何委屈。”

“阿姨知道,你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们家源源。可是,阿姨真的不放心啊,你们在一起真的好吗?阿姨不是一个不讲情面的人,只要源源过得开心,我不会多说什么。可是……”源妈妈说着便梗住了,眼泪也收不住。

“可是,我们家源源真的会幸福吗?”

“妈。”王源有些动容,“虽然我们在一起,会受到各方面的质疑。但我相信他。”王源回握住王俊凯的手,仿佛在给他无声的鼓舞。

“阿姨,我王俊凯赌上自己的后半生发誓,此生此世都只会对源源一个人好。”

“好。阿姨就相信你一次,小凯。只要你们过得好,阿姨绝不会多说一句。吃饭吧。”源妈妈擦干眼泪,给王俊凯夹了一些菜。

王俊凯松了一口气,开始埋头解决碗中的饭菜。

而此时的王源却没有他那么轻松,有些话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但却没有等到他说出来,一群人就闯了进来。

“不要动,警察。你们谁是王源?”

“该来的总归要来啊。”王源苦笑了一下。

 

 

Part 32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王源被警察带走了之后,源妈妈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小凯,源源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有事啊?阿姨该怎么办啊?”王俊凯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她。

王俊凯将源妈妈扶到了沙发上,倒了杯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下,然后安慰道:“没事的,阿姨。源源只是去做例行的调查,做完笔录就会被释放的。”

“真的吗?小凯,你别骗我。源源是被用手铐带走的,真的会没事吗?毕竟听你说有人死了不是吗?”源妈妈握住王俊凯的手,想从他身上汲取力量,却还是止不住颤抖。

“不会有事的,源源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法律上是无罪的。”

“叔叔,你照顾好阿姨,让她情绪不要太激动。我提前回北京去处理一下源源的事情。你们放心吧,源源一定会没事的,请相信我。”王俊凯的仿佛有镇定人心的作用,源妈妈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小凯,阿姨相信你。你去吧,不要管我,只要源源没事就好。”

源爸爸沉默地看了一眼王俊凯,无声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

王俊凯拥抱了一下源妈妈,转身出了王源的家。

王俊凯坐在出租车上,给千玺打了个电话。“千玺,证据准备的怎么样了?王源刚被警方带走了,不日就会开庭审问了,你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放心吧,一切都OK,只要你不会临时倒戈或心软。”

“伤害源源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王俊凯的话透过手机,也能感受到他的毋庸置疑。

“好,我在北京等着你,你快点回来吧。”

 

王俊凯没有想到的是,机场人山人海的记者与粉丝,却阻住了他前进的脚步。

王俊凯在人群中被推搡地寸步难行,只得到候机室里暂避锋芒。他想到了半年前回重庆的那次,也是同样的情况,可惜现在刘志宏在北京,没法帮到他。

王俊凯裂开嘴笑了笑,谁能想到,当时跟自己无比尴尬的一个人,现在却在不遗余力地帮助自己收集证据,而且……

王俊凯收回思绪,“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刘志宏有自己的幸福,而我和源源还是未知数。”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王俊凯在保安的护送下,来到了机场的广播室。

“咳咳,你们好,我是王俊凯。”王俊凯清了清嗓子,说道。

 

机场里的粉丝和记者听到他的声音,一片哗然,但也渐渐停止了骚动。

 

“大家安静一下吧,我有些事情要宣布。”

“其实,我本不想以这种方式告知大家的,因为那样对他来说太不公平。”

“但,我觉得自己再不说,或许就来不及了。所以,下面的话,请大家耐心地听我说完。”

广播室里的王俊凯面容平静,却又无比郑重。

“有一个人,他很傻,默默地爱了我十五年,却从没告诉过我。而我,也一直傻乎乎地把他当成兄弟。”王俊凯低头笑了笑,露出了久违的小虎牙。

“直到有一天,他离开了我,独自去了异国他乡,我才发现,在我心里,原来他是那么重要。对他的感情,也不单纯的是兄弟之情,我开始每天都想念他。”

“就这样,他一走很多年。而我,也迫于舆论和父母的压力,跟一个并没有太多感情基础的女人结了婚。”

“我以为,我就会这样过一辈子,也会渐渐地忘却他,但我发现我错了。他回国之后,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地流逝而发生改变。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爱他,非常非常爱他,一直都爱他,即使不被世人认可,即使违背了道德底线。”说到这,王俊凯停顿了一下,表情苦涩。

他整理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他曾经对着全世界向我表白,我却因为某些原因拒绝了他,也让他陷入了如今的境地。虽然我如此仓促的告白,对他不公平,但现在,我只想立刻赶回去见他。”

“所以,在这里,在这个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里。我想要大声地告诉你们,我爱王源,从始至终都只爱王源一个人。”

“我恳求你们,能够祝福我们,也能够维持好秩序,让我顺利地登上飞机。我在这里谢谢你们了,也谢谢你们能够听完我这段话。”

“谢谢。”

 

王俊凯说完关掉了广播。

 

机场里的粉丝早已不是当年那群TFboys的团饭了,她们大多数是王俊凯的唯饭。听完他的这番话,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流的泪,渐渐地大家都泣不成声。

当然也有少数从TFboys时期就一路追过来的粉丝,她们又哭又笑,仿佛是一群神经病。“妈的,老娘今天拼了!哪个小萝莉敢阻挡凯爷的追妻之路,就从老娘身上踏过去吧!”

不知道是哪位阿姨先发起的呼喊,“对!拼了!”“拼了!”“拼了!”她们自发地筑起一道人墙,用自己并不强壮的身体阻挡着一次又一次人群的冲击。

看到这一幕,王俊凯也忍不住泪目。顺利走过安检之后,对着她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真的谢谢你们,一直有你们在,真好。”

“凯爷,加油啊!”

“我们凯源党现在真的是头顶青天了。”

“太棒了,存了十几年的份子钱,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

 

王俊凯深深看了她们一眼,消失在通道尽头,他现在没有时间再耽搁下去了,也不想去理会媒体会怎么议论他了,他现在只想要立刻见到王源,亲眼看到他没事。

 

现在,终于轮到我义无反顾地奔向你,王源。

 

Part 33 最后也是最初的故事

 

法庭上,王源被圈在一个小小的围栏里,下面坐满了人。

所有人都对着他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听说,他之前还是个优质偶像呢,现在不还是杀人了?”

“就是,娱乐圈真乱,以后肯定不能让我闺女追星,都是什么人啊。”

“你们不知道吧,他还是个同性恋呢。喏,第一排坐着的那个,就是他男朋友,他男朋友连老婆流产都不管呢。”

“呸~真恶心。这样的人就是活该。”

“……”

 

王俊凯听着后排的人恶毒的话,渐渐攥起了拳头。“不行,我要忍。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差错。”王俊凯在心里不断地告诫着自己。

“啪~”头戴假发套的法官大人敲响了法槌。“大家安静一下,审理马上就开始了。”

人群的议论声渐渐小了下去。

“请原告进场。”

话音刚落,钟笍嘉在律师的陪同下,缓缓走进了原告席。

“关于原告钟笍嘉控诉被告王源杀害保镖Mike一事,请原告律师开始阐述。”

钟笍嘉的律师走向前,清了清嗓子,开始一条条罗列王源的罪证。

 

“2030年8月9日当晚8时许,被告人王源在电视节目上向钟笍嘉小姐的先生王俊凯告白,随后王俊凯不顾钟笍嘉小姐的劝阻一意孤行地前去赴约,让钟笍嘉小姐受惊,随后导致流产。而作为钟笍嘉小姐的保镖Mike先生,则因不忍看到钟笍嘉小姐伤心,前去约定地点银泰中心找回公道。但是却有去无回,随后有人第二天在银泰中心发现了Mike先生的尸体。所以,我方怀疑王源先生当晚因王俊凯先生没有赴约而恼羞成怒,迁怒Mike先生,并残忍地将他推下楼底杀害。根据我国刑法第七章第三条规定,王源先生已经犯了故意杀人罪。(我胡扯的。-_-|||)所以,我方要求立刻判处王源先生死刑。”

 

钟笍嘉的律师一说完,底下一片哗然。有诅咒王源的,也有骂王俊凯负心汉的。

“安静,安静。”法官大人再次敲响了法槌。

“被告,对于原告律师的陈述,你有什么要说的?”

王源站在围栏里,盯着王俊凯半响,终于开口:“没有。”因为他确实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王俊凯对于他的话,毫不意外,但也只能十指交叉紧握双手,暗暗祈祷千玺赶快来到。

“好,既然被告没有要陈述的,那本庭宣布……”“等一下!”法官大人刚要宣判,就被人打断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气喘吁吁地千玺身上。而王俊凯更是眼睛一亮,站起身:“千玺,你来啦!”

千玺没有理他,拿着一个光盘对法官说道:“法官,法官大人,我有证据可以证明王源是无罪的。”

法官示意一旁的助手把光盘拿过去,放入电脑中,当庭播放。

千玺坐到观众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王俊凯拿胳膊捣了捣千玺,“你怎么才来啊?昨晚和刘志宏玩太High啦?”

千玺翻了一个白眼,“你懂什么,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关键人物都是到最后一刻出场喊着‘刀下留人’的吗?”

“千玺,这不是电视剧,这直接关乎着王源的安危。还有,证据没问题吧?”

“安啦,你好好看着吧。”千玺扭扭屁股,找了舒服地姿势坐定。

 

大屏幕上的画面开始显示,王源独自趴在栏杆上吹风,有一个人开始悄悄地接近他。王源回头,那人捂住他的嘴,禁锢住他。王源开始拼命挣扎,奈何架不住那人的力气。

就当那人锁着王源渐渐将他的头按下围栏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随即失去重心跌落下去。

整个过程不足二十秒,但王俊凯却看得心惊胆战。

“原来,我差一点就失去他了。”

 

整个视频虽然模糊,也看得出来是从对面楼的摄像头无意间拍下来的,但足以证明当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还没完呢。”千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果然,视频停止了几秒钟后,又播放出了一段录音。

 

“Mike,我怀孕了。”

“孩子是我的吗?”

“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你以为王俊凯会碰我?”

“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没想好,我心里好乱。我今天去了医院,却不敢去打掉他。我害怕那些冰冷的器械在我的身体里。Mike,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爱他啊。”

“我会帮你的。”

“我好恨,我好恨王源。恨不得他去死。你说他怎么不去死呢?他怎么还不死,呜呜……”

“既然你不喜欢他,我会帮你除掉他的。”

“……”

 

“法官大人,现在真相大白了吧。”

法官大人把头转向钟笍嘉,“原告,对于这个视频,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钟笍嘉捂住嘴,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这不可能。”

“被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在事情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有人在追杀我,但并不是警方,听了这段录音,我怀疑是钟笍嘉所为。”

“钟笍嘉小姐,对于被告所诉,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钟笍嘉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但随后又歇斯底里地大喊:“没错,是我!都是我干的!是我指使人干的!王源!我恨你!我恨你!你抢走了我的王俊凯不算,还让Mike也永远的离开了我!我恨你!你不得好死!”

法官大人没有理会钟笍嘉的谩骂,敲响了法槌。“既然原告没什么要陈述的,经由讨论,本庭宣判被告王源无罪释放。钟笍嘉暂时拘留,庭后再审。现在,休庭!”

 

“啪!”

熙熙攘攘地人群渐渐散去,已经接近疯癫的钟笍嘉也被警察带了下去。偌大的法庭,只剩下了王俊凯、王源和千玺三人。

千玺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那个,我回去陪刘志宏了,你们慢慢聊吧。”说完就准备开溜。

王俊凯叫住他,“千玺,谢谢你。”

“嗨,谢什么啊?我们不是兄弟吗?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改天吃饭哈!”留给王俊凯一个高大的背影。

王源仍然站在高台上,与王俊凯遥遥相望,但又仿佛近在咫尺。

 

“王源儿,我们回家。”

 

“好。”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法院宣判钟笍嘉无期徒刑,也受理了王俊凯与她的离婚案,而L娱乐全权交由王俊凯打理。

“王源儿,你还记不记得这里?”

“那天,在这里,你把鲜花给了我,把奖杯给了千玺。”王源笑。

“奖杯配兄弟,鲜花配美人嘛~”“来,美人儿,笑一个。”王俊凯伸出食指,挑起了王源的下巴。

“滚。王俊凯,你今晚一个人睡吧,我去找千玺。”王源一把拍掉了他的手指。

“别想了,千玺这会儿应该跟刘志宏你侬我侬呢,你插进去他打死你,我可不管。”王俊凯在舞台边缘坐了下来,一条腿翘在上面。

“切,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王源小声地吐槽了一句,走了过来,在他旁边坐下。

“你现在这个姿势,也好熟悉哦。在这秀大长腿,给谁看啊?”王源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

“当然是给你看喽。”王俊凯凑过去,悄悄在王源脸上亲了一口。得逞后,得意地虎牙外露。

王源抹掉脸上的口水,叹了口气。“唉,已经十七年了啊。闭上眼睛,仿佛还是昨天。”

“怎么样?现在再上台,还会紧张吗?”

“有你在身边,怎么都是好的。”王源把头靠在王俊凯肩膀上,淡淡地说道。

王俊凯伸出手搂住他,让他的头更加贴近自己的胸膛。“这里是我们第一次登上的大舞台,还记得每次登台前我都会像第一次一样牵着你的手上台吗?或许,从那一天起,我的左手边注定是为你而留的,王源儿。”

“嗯。”王源闷闷地应了一声。

“王源儿。”“嗯?”王源似乎是困了,闭起眼睛,随便回了一句。

“我爱你。”王俊凯贴近王源的耳朵,低声说。

王源的耳朵迅速红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王俊凯说这句话。

良久才说道:“我也是。”

 

 

 

 

七年后,已经解散的超人气偶像团体TFboys再度合体,在北京万事达中心举办了最后的演唱会。

队长王俊凯在演唱会现场向王源求婚,两人于2031年11月21日在德国低调地举办了婚礼,仅有父母和好友到场。

但当天仍旧有许多三四十岁的阿姨疯狂地刷着微博,持续占据了微博二十四小时热门榜。

 

 

“你们看,他们俩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END。

 

 

 

番外

关于刘导的那些事儿

 

 

“老王,你过来一下。”

王源带着无镜片的眼镜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下巴上扬。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霸气炫酷吊炸天。

但是在王俊凯的眼里,却相当的……嗯,女王。对,就是活脱脱的一副傲娇女王范儿。

所以,直接结果就是王俊凯的忠犬病也跟着犯了。

“源源,什么事啊?口渴了?饿了?想吃什么?要看电视吗?哪个频道?……”王俊凯狗腿地跑过来,给源源捏着肩膀,捶着背,嘴也不闲着,就差跪舔了。

“行了行了,别捏了。”王源有些不耐烦地拍掉他的手,王俊凯有些不解。

“差点就被他的殷勤迷惑地忘记正事了。”王源内心暗暗滴汗,但很快就清清嗓子,开口道,“我问你件事儿。”

王俊凯点点头,示意他说。

“你还记得刘导吧。”

“嗯?”王俊凯皱起眉头,厌恶之情溢于言表。“你提他干嘛?他不是早就被我揭穿,身败名裂了吗?”

“这个我知道啊,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把他搞得那么惨啊?我记得我经纪人还帮我接了一部他的电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不了了之。其实他人虽不怎么样,但电影口碑还是不错的嘛。我还是有些期待的。”王源戏谑地看着王俊凯,注意着他的反应。

王俊凯的眉头越皱越深,简直要拧成了黄土高原。“那种人渣,留着就是祸害。电影拍得再好,有什么用?我就是看不惯他,就算是同性恋,也要专一一点嘛。”

“就像我一样,一辈子只看着一个人。”王俊凯眉头一展,转而笑嘻嘻地盯着王源求夸奖,哪里有一点在外高冷的样子。

“吭吭。”王源干咳了两声,忍住内心快要呼啸而出地草泥马,继续正色道:“我可是听说,你以前的经纪人Amy,在我没回国之前,给你接过刘导的电影哦。而且你还跟他一起吃了饭,还有人说你衣衫不整的从包房里出来,你们……”后面的话,王源没说出口,因为王俊凯的表情又再次阴沉了下来。王源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偷偷跟千玺学了变脸。

“谁跟你嚼舌根?Amy?”王俊凯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王源吓得缩了缩脖子,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明明是我在理,我怕什么?”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想知道,你那天跟刘导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王源索性脖子一梗,说出自己的疑问。

王俊凯看着他不爽吃醋的样子,“噗”一下笑出声,瞬间破功。“我们源源怎么辣么可爱。”王俊凯心里反复只有这句话。

“你别笑!我很认真地在问你呢!”王源急了,上去捂住王俊凯的嘴。

王俊凯覆上他的手,顺势把他拉进怀里,开启了调戏模式。

“你说的出格的事情,是指什么啊?”王俊凯吻住他的耳垂,暧昧不清地说,“是这样吗?”

王源感受到耳朵上传来的热气,有些别扭的动了动头,偏离王俊凯的嘴唇。这下,王源脸红不说,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见他不说话,王俊凯笑了笑。把手伸进了王源的衣服下摆里,指尖似有若无地触碰着他的皮肤。“还是说这样呢?”

王源有些激动地跳到一边,“我在问你正事呢,你别给我耍流氓!”

王俊凯看着他跳脚炸毛的样子,脑中又开始循环着“源源怎么辣么可爱。”这句话了。

王俊凯继续欺身上前,搂住他。“不是你要问出格的事情吗?我只是想知道,你所谓的出格的事到底指什么呢?”

“就……就是,就是那个啦。”王源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哪个呀?”王俊凯看他脸红,继续逗着他。

“哎呀!就是你和我做之前,还是不是处男?!”王源眼睛一闭,话就从口中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王俊凯好像吃了炫迈,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哈哈哈,原来就想知道这个啊。”

“哎呀,不行了,我肚子痛。哈哈哈……”

“你别笑了!王俊凯!你再笑,我就不理你了!”王源转过身,不再看他。

王俊凯看着他似乎真的生气了,努力地憋住笑,从后面抱住他。

“别碰我!我烦。”王源扯掉他的手,继续生气。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告诉你行了吧。”王俊凯扶住他的双臂,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王俊凯看着王源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整个人,都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王俊凯的眼神深情而真挚。

“王源,我爱你。”王俊凯顺便还表白了一下。自从那天在万事达体育中心说出来之后,王俊凯就被王源要求每天都要说一遍了。

王源歪着脑袋,听着他说完,没发表什么意见,仿佛是相信了。王俊凯忍不住想要吻住他,才刚要靠近,就被王源的手阻隔住了。

“可是你当时被下了药,是怎么逃脱的?”王源继续锲而不舍地问道。

“钟笍嘉救了我。”王俊凯急着想要亲他,想也不想,立刻开口回到。才刚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

 

果然,王源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跑到墙角去划圈圈。

王俊凯以为王源是听到自己又提了钟笍嘉才生气,正思考着怎样去安慰,就听到王源说:“我们家大哥身材那么好,竟然被那么多人抢先看过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留什么照片,改天要过来几张……”

王俊凯瞬间在风中凌乱,“这真的不是重点好吗?!”


评论
热度(20)
  1. 第四维washing席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