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零一个宇宙

胡士托:

※请勿以任何方式艾特真人和相关

※私设严重,脑里有坑

 

第一滴雨水落到地面,轻溅起热气和尘土的时候,王源正蹲在沙发边写作业,下午的自习课上他沉迷于和同桌的纸团战争,对,当然是他赢了,胜利的代价却是得把作业背到公司来。

边工作边学习,真辛苦啊,王源。他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演播室的录音设备如往常一样,又临时出了问题,一群小伙子满当当地窝在休息室里,气压低得很,房间里也有些闷。

王俊凯在跟天氏三兄弟讲最近看的漫画,“平行宇宙”几个字不断出现在他们的对话里,王俊凯压根没指望王源能明白,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是在谈话里带上这四个字实在是特别酷炫高洋上,跟他的气质特别搭。

王源听他们讲了半天,忙里偷闲插句嘴“所以就是还存在一个我当老师,不用写作业的世界老。”

“老师小时候也得写作业啊。”

“也存在我长到两米高,克NBA打球的世界。”

“这个有点悬。”

“一共有多少个世界啊?”

“无穷多个。”

“有一万个么?”

“有10001个。”

“那也有可能只有我是大明星,你们都来求我要签名,哈哈,那肯定是最好的一个宇宙。”

“我是大明星才是最好的。”

“我是大明星。”

“我才是。”

刘志宏踢了一脚王源的凳子,“你抄串行老。”

 

那期节目,他俩趴在桌子上给粉丝打电话,结果不是拒接就是被挂断,这个世界怎么对小孩子这么残酷,王俊凯的内心在咆哮。中间休息的时候,他不顾形象地把脸埋在手臂里,觉得过去14年攒的面子都在今晚丢光了。

王源拽了拽他的袖子,他俩本来就趴得极近,王源又靠过来一点,“没事的,就当这是另一个宇宙的你就行了。”

再次把头抬起来的时候,王源已经拨起了电话,就算盖了粉底,他鼻子上靠向王俊凯的一颗痘痘仍然若隐若现,光彩照人。

而王俊凯在节目余下的时间里一直在想,吃了臭豆腐再来录节目这种事,王源儿,也绝对只有这个宇宙的你干得出来!

但是出于对另外一万个宇宙里的王源的善意,这个世界的王俊凯特别大度地没有表现出对他的嫌弃。

 

课表上写星期四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可惜初三生是没有的。

收到倪子鱼短信的时候,王俊凯正在做今天的第三张卷子,子鱼家离公司近,说是工作人员把男自的剧本给了他,交代说这周台词多,让他跟王源早点看看,心里有数。

还没来得及回,班主任就走过来敲了敲他的桌子,赶紧把手机扔回了抽屉。

下午放学的时候总是最热闹,就算还有晚自习,但是能跟同学一起吃垃圾食品这件事情就足够让小孩子们兴奋起来,也顺便带动了学校附近路边摊产业的迅速崛起。

王俊凯跟哥们儿一起往校外走着,隔壁班几个玩得不错的男生迎面跑过来,跟他起哄“你家王源来找你了!”他这才想起来子鱼信息里说,今天王源值日,让自己放学去找他拿剧本。

站在校门口的王源完全不像等人的样子,胳膊下夹着个篮球,书包装得鼓鼓囊囊,嘴里念念有词怕是又在哼歌,自得其乐的很。偶有胆大的女生上前问他“你是王源吧?”他也能跟人家说得来劲,看起来就像是沙坪坝这地界任何一个普通的初中生。

只是在王俊凯的眼里,这场景一点也不普通正常,他已经不确定自己初一的时候是什么样了,但怎么地,也不会是这么一副任人亲近的模样。

隔着老远,王源就朝他招手,跟他聊着天的两个女生也摆摆手跑开了,笑得一脸古怪。

现在的女孩子脑子里都装了什么,我想早恋都不敢找她们啊。

“小凯,我跟你缩撒,我今天会转球了。”举起篮球,手腕用力旋转,篮球顺势飞出,砸中了王俊凯。

他那俩哥们儿,笑得挂在彼此身上,“被……被家暴了。”

王俊凯一脚就踹了过去。

 

交换了剧本和篮球,王俊凯说请王源吃饭,理所当然还是选了老兵面馆。

“你怎么一点创新意识都没有。”

“这家最好吃撒。”

“两路口那边那家最好吃。”

“你没品味。”

因为从头到尾一直进行着这样的谜之对话,他俩都没意识到因为两人一起出现,引发了小范围的围观拥堵,即使从头到尾一直进行着这样的谜之对话,围观人群仍然露出了满足且古怪的微笑。

 

刚回到教室,还没坐下,王俊凯就被班主任叫去谈话,初三了是吧,倒计时一百多天就中考了,时间紧任务重,该收收心了,其它有些事情就放一放,当偶像这件事老师也支持,但是也得想想别的路啊。

小时候被采访,王俊凯对着镜头说,除了做idol这条路,自己还没想过别的路。那是假话。

在那之前,公司陷入困境,就算是小孩子也能感觉得出来,同伴们一个个离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可没人让他离开,他也就如同往常一般,继续学唱歌,继续压腿压到哭出来,继续学校-家-公司的三点一线,直到他们又有了王源。

小孩子是不知道害怕的。

王俊凯也是后来才会想,如果他没有坚持,可能公司就撑不到王源加入,如果他们没有等到王源,可能考大学就是他现在唯一的路。

说不定另外的一万个宇宙里面,他跟王源都没有相遇过。

 

王俊凯想要讨人喜欢的时候,实在是手到擒来,笑出小虎牙跟班主任说“老师我知道,王源今天就是来给我送个东西,我也没耽误回来上晚自习。”

他一笑,班主任也就绷不住了,她也刚毕业四五年,才第一次带毕业班。“教导主任打电话批评我啦,说你跟王源在校门口吃饭,搞得一帮女生去围观,路都给堵了,我猜是把他的车给堵了吧。”她指了指桌上一摞批过的卷子让王俊凯带回班里。

“下次上自习再看短信,我就没收手机了啊。”

“还有,学校里挺多女生喜欢你的,不要乱搞男女关系。”

“嗯……别的关系也不行。”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挥挥手赶紧让王俊凯出去了。

 

刚回到座位上,就有损友把头凑过来,“什么情况?老师是不是让你别早恋?”

“你不要你家王源了?”

王俊凯一手一个,推开了两颗头。

再也没有比中学男生更嘴贱又无聊的生物了,自从身边朋友推开了贴吧和B站的新世界大门,王俊凯的反抗已经从最开始的拳打脚踢进化到了非暴力不合作,好在他的朋友们除了开男男玩笑,其他时间都不当他有什么特别。

他不知道王源那边有没有人跟他开这种促狭的玩笑,是嘴贱还是出于恶意,如果两个人正儿八经交流这个问题,效果大概不亚于羞耻play。只是偶然听刘志宏和子鱼讲起,他因为艺人的身份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可他自己从来不说,过了一段时间,也就自然而然平息了。

大概是因为没劲,其实王俊凯挺能理解欺负他的人的无力感,其实在更多的时间里,王源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就像你是手冢国光,使尽全身气力打出了一个平生最厉害的零式发球,却发现对面场地站着的根本是个网球小白,他当然接不到你的发球,却也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厉害。

 

“说真的,怎么每次都是你家小王源来找你啊?你是不是其实跟他关系不好啊?”

“啧啧,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啊。”

“无聊不无聊,你现在有空每天往别的学校跑啊?”

其实王俊凯在脑海里模拟过无数次去找王源的情形,出了校门,左边的小超市里养了只黄狸花,上个月才生了一窝小猫,有陌生人走过就不停地叫,王俊凯总是下意识想要跟她说“要保护嗓子啊”,可最终也只能加快脚步,消失在猫咪的视线里。

走上立交桥,下桥的一段路面不平整,录音室闲聊的时候,子鱼曾经讲过王源有一次双手张开作飞机俯冲姿奔跑而下,被绊了一跤。王俊凯眼瞅着身边的王源嘟着嘴冲到另一张沙发上揍成熟稳重的队长先生,嘴角还带着一片乌青。

子鱼冷静地推开他,嘴上吐槽不停“他老壳有包,还把书包背在前面,不达扑爬我才服了他。”王俊凯完全不愿解释他把书包背在前面是当做了炸药包,光是能理解王源的想法这一点就让他觉得自己被传染上了蠢。

路的一侧有些小吃店,附近的大学生常会过来,人行道很窄,年轻的情侣们双手相牵就会挡满整条道,还有身残志坚者你一口我一口的喂食,空气里弥漫着麻辣烫的油点子,处女座王同学只能面瘫脸侧身从旁边挤过,愤愤地想着“难怪去了隔壁”。

他和王源的学校都是重点中学,隔壁的大学一直是反面典型,老师挂在嘴边的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只能去隔壁。”久而久之,一帮小娃娃听到“隔壁”两字就如临大敌。但细想想,他跟王源牵着手走在大马路上也不止一两次,十指相扣手甩得老高,或是为了敲他脑袋,不小心拽住,难不成也得考去隔壁?目标清华的学霸少年王俊凯打了个冷颤,机智地决定他们的情况并不是牵手,只是双手碰到一起。都是工作需要,是打闹中的战损而已。

更何况,近来他想到王源总有些心虚,就像是就算起过这么多次念头,王俊凯也从没真的去王源学校找过他。

好像去了就输了似的。

 

非要追源溯始,这样子的心虚似乎始于王源小升初那年的暑假。

他们没顾上好好玩几天,就被气呼呼地抓去公司开始了训练课程,王俊凯家离公司比较远,就总是先跟王源碰头,再一起换车。

王源家那站前面有个红绿灯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王俊凯就能看到站台上的王源,穿着大了不止一码的球衣,松垮垮搭在身上,风一吹就像个大号的塑料袋,人群在站牌投下的狭窄影子里挤成一排,像是电线杆上的鸟雀。

王源却是麻雀中的那只鸵鸟,安静又突兀。

这种安静的假象只能持续到他上车,跑那条线的公交车司机几乎都认得王源,他可以从上车就开始唱托马斯底小火切,一直滴滴滴到下车,还边唱边演,甚是投入。

在看《网球王子》的间歇,已经点满魔音屏蔽技能树的王俊凯拽拽他,“嗓子不要了啊。”王源果然安静了,却扑过来抢他的书“眼睛不要了啊。”凭着多年“王源要的我就要,王源不要的我也不要”实战中积累的经验,书页拂过王源的指尖,还是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司机快被他们烦死,没注意到红灯,急踩了脚刹车,王源就跌在了他身上。

不,王俊凯坚决不承认是怀里。

 

王源顺势继续抢起他的漫画书,半个身子都快从车窗里飞出去,在他爬起来之前,王俊凯瞥见他的眼角抽搐了两下,那是王源飞快地眨了眨眼睛,那是王俊凯曾经很熟悉的肢体语言。

他从小进TF做练习生,公司策略对唱情歌捆绑销售,网上评论和起哄,现场女孩子尖叫的含义,他都再明白不过。

在他还没认识王源的时候,就有女性工作人员跟他解释过什么叫“相方”,她自己也尴尬得很,脸上写满“哎呀,为什么要让我说这个”,并没解释明白,搭档,又不仅仅是搭档。

直到初中英语课,王俊凯才福至心灵,就是the one啊,有且仅有的,世界唯一的搭档。他对王源的这个定位满意极了。王源就是他的最佳拍档,即使王俊凯并没跟全世界的人都合唱过又有什么关系,那也不妨碍他在很小的年纪就遇见自己的最佳拍档。

王源进家族的时候年纪要大一些,刚来的时候就像个旺仔,常常脸红,一紧张就猛眨眼睛,唱歌对视都会笑场。

第一次被王俊凯猝不及防地靠近时,他吓得退了两步,急忙摸了把脸,于是旺仔左脸上就多了三道胡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被王俊凯勾住脖子的时候,他会搭住他的肩膀,在王俊凯跟他对视的时候,总是笑得一脸傻白甜,牵起手的时候,会主动扣住他的手指,就算被突然靠近也不会紧张得眨眼睛,配合贩卖亲密,就像是被另外一万个王源中的某一个给调了包。

 

重庆的夏天从来不好过,那年更是热得吓人,那天他们训练完回去时下起暴雨,雨滴打在地上腾起阵阵热气,他俩淋得透湿跑进家奶茶店,王俊凯点了个龟苓膏,他说请客,王源就改叫了大份芒果冰。

雨已经下得很大了,店里并没别的人,老板娘端上饮品之后,继续窝在柜台后面看冤死了无数条狗的韩剧。天色暗得极快,像是一张黑网罩下,店门口的灯亮起来,温吞的黄色顺着水汽蔓延开去,毫无边际。

老板娘着急,龟苓膏忘了放糖水,实在有些苦,王源果然吃不完那么大份的芒果冰,找他帮忙,自己一边轻拍桌子一边哼起了刚练习的歌,还是那张蠢脸,头发湿乎乎地贴在额头上,因为急速地奔跑,身上还蒸腾起一丝热气,王俊凯赌上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才没伸出手去把他那一撮高高翘起的头发摸平,此时此刻的他们就像是活在苹果的籽核里。

还是小朋友的王俊凯忽然像大人一样有些头痛。

 

夏日的暴雨很快就停了,乌云散尽,第二天居然还热出了新高度,训练室里空调不停,也不见凉下来,疯闹着的小孩子们额头都一层细密的汗珠。

“肯定是公司太小气,空调温度定得高。”

“王源儿,我能听见你说话。”工作人员在外间喊。

“为什么不等千玺来再一起练舞?”贼心不死,继续抵抗。

“笨鸟先飞这词你学过么?”

王俊凯有时候也纳闷,他们俩之中,明明王源更是运动男孩的那一个,他们私下里打过3对3的篮球赛,烈日下飞奔,老旧的篮球架,球砸在板上篮筐就会吱吱嘎嘎晃几下,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来,摆在场边的矿泉水在一次争球中被撞翻,中场休息的时候,王俊凯被王源痛斥喝了他的水。男孩子嗷嗷地叫,不时蹦出脏字,王源每次上篮进球刚要开口,就被王俊凯瞪回去,青春挥霍得肆无忌惮,畅快淋漓。

如果你也见过那样的王源,大概怎么也不能把他跟那个跳舞的时候总是慢半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像是长手长脚的机器人螺丝拧得太紧,或是忘了上润滑油。

 

让王源压腿有着一套完整的仪式,一般的程序是,老师催三次,派各位小伙伴依次催一遍,最后王俊凯来拖人。

不管他蹲着坐着躺着,两只手拽住,像拖牲口一样把他拖到舞蹈教室,趴着的姿势是再好不过,顺便帮公司拖下地。

王俊凯进屋的时候,王源正戴着耳机,白色的耳机线在挂脖子后面绕了一圈,晃晃悠悠,他手上比划着什么,身体小幅度地摆动,王俊凯认出了他们新歌的舞姿和节奏。

他本来是想直接拽了后衣领走人的,却还是蹲下来拍拍他肩膀,特别温柔地扯下耳机,他送的耳机。

“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地,王源同志。”

“凯哥行行好,凯哥大人有大量,凯哥我好像发烧了。”麻溜地起身就往外跑。

王俊凯拉住他胳膊,结果王源没站稳,踉跄一下差点摔在一起,脸的距离太过亲密。王俊凯奇怪他们以前那么多次靠近,在这刻之前,他从来没有认真去看过王源的样子,他们当然都是好看的,脆生生的少年模样,但他居然从未注意过他的眼睛,黑色棋子一样的眼睛。

他往前凑近一点,带着亲昵的吐息,王源长长的睫毛开始抖动,是真的怕了,偏眼睛还一眨不眨,硬撑出大无畏的光。

他们终于额头相贴,王源的皮肤有些凉,出过汗的缘故,鼻尖湿漉漉的。

 

“还真是发烧,我去给你把空调关了吧。”

“王俊凯,你不是人!说好的家族爱呢!”

“这还不够关心你?要不要给你倒杯热水?”

王源气呼呼地看着他,内心酝酿反击战。

“没用!卖萌也没用!”

小手比心放在眼睛上,大天蝎就是这么不服输的星座。

“真的没用啊?”

王俊凯铁青着脸,不搭理他。

“看来还得练。”王源嘟嘟囔囔地走到了另外一侧的舞蹈教室。

保持蹲姿的王俊凯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他十三年的人生,居然到刚刚那一刻才知道,自己心跳的声音是,有用,有用。

 

不乐意压腿这事,说起来也不能怪王源,要是问那一票硬骨头的小男生最讨厌什么,十个有十一个都得说是压腿。

王俊凯自己也压腿压哭过,是生理性的泪水,把眼睛遮住,挖空心思去想些别的事情,不会做的家庭作业,教室外的树上多了个鸟窝……倒是后来无意在网上看到王源压腿的视频,皱着张脸,努力想忍住却还是哭花了脸,是真的疼。

现在的王源已经不会因为压腿而哭了,但仍然紧张得快要肌肉痉挛,咬紧嘴唇,脸红得不正常,老师帮他压背,因为太紧张,甚至能听到骨头咯吱作响。

“你放松一点,放松一点就不疼了。”

王俊凯蹲到旁边,一遍遍顺摸他的背,“呼吸,别忘了呼吸。”

慢慢松开嘴唇,开始均匀地吐息,就真的好了一些。

 

大概是总算摆脱了压腿的阴影,那天剩下的时间里大家都疯得情绪高昂,就像升温的天气一样,简直随时都要爆炸。

工作人员一商量,干脆今天就趁热打铁把宣传照拍了,明后两天给你们放假得了。

摄影工作从来是避繁就简,好在一群少年只要收拾得干净,自自然然的样子,拍出来就足够粉丝们捧心大喊好萌。

拍完团照三人组双人组单人特写,王源跑过去骚扰拍花絮的摄像小哥,“我跟你说,不许把我不好看的放出来啊。”

小哥故作受惊,把相机递给他“你黑死我了哦,来来,你先看一哈哈儿,不满意的就自己删掉。”

王源立刻被群扑上来的小伙伴们团团围住。

“哈哈哈哈,刘志宏,你的2不光写在心里,也写在了脸上!”

“小峰峰,你怎么连着三张都闭着眼睛,没睡醒啊。”

“信哥你那是什么表情?看到美铝啦?”

“铲铲!是刘一麟逗我!”

“你别说别人了,王源儿,你瞅瞅自己那欢脱劲,王俊凯都嫌弃了。”

“删掉删掉!”

“那也得把我前面那几张删了。”

“那不行,这是主持人的——特权!嗷~谁打我?”

连看了几张,王源忽然觉出了不对劲,“老王老王”

老王在人群之外,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手机,王源从人缝里钻出去,坐在他旁边。

“老王啊,你今天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拍照都离那么远。”

“不是拍了合照嘛?”

“合照是合照,你看你这张明显是在躲着不跟我进一个镜头,是不是没我帅自卑老?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个抛弃你的。”王源一手拍着王俊凯肩膀,一边锲而不舍地把相机往他眼前凑。

王俊凯不耐烦拨开他的手,相机掉下来,砸在他腿上,王源继续哈哈哈哈,笑得没心没肺。

“老王,你变了!”

“你变态了!”

王源吐舌头的模样从来没有这样刺眼,王俊凯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火气,把相机扔到了他身上,想要走又被死死拽住。

王俊凯的火气来得莫名其妙,正常状态下的老王生活得比同龄人都要认真,问他为什么生气,他可以一板一眼给你数出一二三(1)(2)(3)……除非就他生气的事情进行道歉,否则他下定决心就会扛到底,别想逃避、敷衍或者指望他忘记。

王源是领教过他这种过分认真的生气姿势的,其实他在第二次凑上去的时候就已经嫌烦了,可是大脑拉扯着心脏,让他不自主地伸手拉住他,好像不能就让他这么走了。

王源身上最不经碰的地方是胳膊,王俊凯一直这样觉得,虽然眉目已经长开,跟初识有了些微差别,但身形还分明是个小孩子,胳膊细而长,他一只手就能圈拢,他拽他的时候总是不敢用全力,生怕机器人的机械手臂会掉下来。

此刻的王俊凯依然没有甩开他,而是试图一根根掰开手指。

“王俊凯,你属驴的啊?”

“你才属驴的,见天儿黏在一起,你不觉得烦啊?”

初中男生的年级差就是打架实力差,王小毛驴到底没犟过王老毛驴,被一把推开,不过也趁机踹了一脚才解气。

走到门口,公司姐姐问他腿怎么青了。

“款到老。”王俊凯头也不回地冲出去。

 

重庆这城市,烟火气十足,却有着一本书的打开方式,顺着江水的方向一页页翻开,总有新故事。你以为再也不会出场的人,也可能在下一页就遇到。

十三岁的王俊凯正处在自以为的人生黄金年代,这样的感悟并非完全来源于比别人更充实的经历,比大多数人更多的爱,而是发自内心觉得把学习工作生活都牢牢握在自己手中,世界好像都不在话下。

简称中二病。

 

休息这天他跑出去买辅导书,逛到两路口附近想起王源推荐过的面馆,就买张下行的电梯票想要去试试。

在他们更小一点的时候,大扶梯就是个游乐场,他还清楚地记得有次在电梯上碰到王源反方向上行,跟他打了招呼,双手撑在中间就翻了过来,鹿一样敏捷,结果出电梯被抓包,要求补票,回家的时候翻遍身上分分角角,还多走了两站路才够坐公交。

找路的时候经过他们不熟悉的广场,广场上有人拿着话筒唱歌,声音太高话筒发出刺耳的尖叫,他俩捂着耳朵跑过去,王俊凯说,下次带点钱,我俩来唱。王源根本没听清他的话,却还是点头说好。

仔细想想,这好像是他们在训练外为数不多的交集,甚至刘志宏和子鱼还跟王源同校,可是又好像人人都认定是他王俊凯跟王源的关系更亲密,不只是镜头前捆绑销售的那种亲密。

王俊凯还记得最开始在公司里见到的那个王源,不过是耳朵大一点,皮肤白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别,合唱的时候也是一样,紧张得好几遍唱错歌词,可就是在一起了,至今也一直在一起。

两个人在一起,就像两棵共生的植物,时间久了,总会生出无意义却令人舒服的枝蔓,会有旁人无法插足的领域。就像是只要唱首歌,王源就会知道他发低烧,给他拿杯热水,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王源总是悄无声息躲得最远的那个。

难怪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比朋友还要更亲密一些,他时常嫌弃王源笨蛋,发疯,话都说不清楚,可是嫌弃完了还是会默默帮他收拾烂摊子,王源可以对他蹬鼻子上脸,可是只要瞪一眼又会很给面子地缩回去。

这本来已经是够让女孩子们尖叫三分钟的亲密关系,可原来还不足够。

看到王源的脑袋从扶梯的另一侧露出来的时候,王俊凯正这样想着。

 

王源大声跟他打招呼,一起的几个同学也看过来,王俊凯认识他们,其中两个还一起打过篮球。他们也跟着和王俊凯打招呼,然后笑成一片,王源吐槽他的样子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好像根本忘记了昨天的争吵,只有王俊凯知道他没忘。

王俊凯曾经说自己的理想是当导演,王源说你要是当了导演,一定给我拍个偶像剧啊。他太爱演,王源是个小骗子。

可是小骗子,你翻过来我就原谅你,你翻过来我就不再生你气。

哦,请原谅老王根本没认识到前一天做错事的其实是自己吧,善良的人们啊,请体谅一个中二病患。

电梯发出嗡嗡嗡的暗哑声响,下降的速度缓慢到时间停滞,下方出口方向是全然的黑暗,只有紧急出口指示路牌发出绿光,像是通往另一个宇宙的入口,像是怪兽张大嘴巴。

所有的焦躁不过是来源于喜欢,而不安是因为没把握。以处女座的完美主义持之以恒犯中二的王俊凯先生,在他的年纪里当然还无法明白。

 

幸好两天后帝都青年易烊千玺驾到山城,才避免了两人相对的尴尬。

在游泳池里拍MV,开始还兴致满满,导演叮嘱他们“省点体力”,还是找着各种理由往水里跳,然后刚过了十点这差事就痛苦起来,王源出汗比较厉害,一遍遍被拉到岸上去补妆。

第二天几个孩子都有点晒脱皮,王源生得白,斑斑驳驳的,看起来就更触目惊心些,他怕痒伸手去挠,被王俊凯眼明手快一巴掌拍了下来。

王源以微小的幅度往后缩了一下,王俊凯对于自己捕捉到他这一瞬间的破绽表示愉悦,同时还捕获了一个“你怎么这么好意思,还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的眼神。

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他也回了一个“我这不是在关心你,你怎么这么好意思还装得跟没事人一样指责我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的眼神。

一旁的千总送出一个“你们是不是眼皮抽筋”的眼神,可惜他俩都没捕获到。

MV拍摄的最后一天,他们还得下水补拍一些镜头,千总哭号“我还没成年呢,这就要湿身了。”

王源躺在沙发上一只手玩游戏,王俊凯板着脸给他涂防晒霜,王源的胳膊还是很细,就是现在有点黑,王源忽然“哎哟”一声。

“碰到破的地方了?”

“没命了。”

放下手机王源才觉得尴尬,抻过来够老王手里的防晒霜。

“我自己来。”

“得了吧,上次就是让你自己涂,才晒成这样,还要当idol呢,再晒一次你就只能下斗了。”

王俊凯涂得认真而有耐性,连每根手指都涂到,他们都有着少年的好看的手,骨节明显,血管清晰,握住手腕就能触到脉搏。

“那下次请你吃饭。”

“别下次了,就明天吧,叫千总一起。”

“吃完饭再去看个电影吧。”

“老王,你不要得寸进尺。”

“你才得寸进尺!”哈哈大笑着挤了一大坨防晒霜涂在他鼻尖上,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咔嚓拍照,转身就跑。像极了MV里的场景。

 

少年时的唱片总是转得比较快一点,少年意气和情结也来得轻松一点。

总之王俊凯先生对着王源先生偶尔的心虚心痒心猿意马,都淹没在滚滚的天利三十八套中。迎接中考的日子里,他们也迎来了自己idol生涯第一个奖项。

公司老板亲自开车把他们送去江北机场,“为了这活动,我可是把请司机的钱都拿来给你们买机票了。”

到了机场,他坚持站在出发大厅门口抽烟,戴着墨镜跟他们摆手,转头就接到电话。

“回来喽,回来喽,刚送到机场,催啥子哟。”

“我可没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抽烟,这不能瞎说。”

“哎,崽儿都长大喽,我还记得第一次带他俩坐飞机,小凯给吓得,整个儿没睁眼……”

 

他们的确是长大了,没睁眼的王俊凯在机场还得意地指给随行工作人员看他们拍合照的电梯。当年的两颗小土豆已经堪堪长成了少年,即使他们在大多数人眼里仍是孩子,即使这样的成长并不为所有人接受,即使他们一直注视彼此所以未曾察觉。

王俊凯和王源的的确确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加健气葱茏地成长起来。

 

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专门来看自己,机场里,舞台下,女孩子们眼睛闪烁,星星一样。

这世界上有多少恶意,就会有比那多得多的勇气和真心。

就像夏日里的绣球花,被人踩过之后,反而能把香味带到更远的地方。

即使是在最初的活动中还因为“北京天气太干燥”而对着王俊凯猛眨眼睛的王源,最后站在五棵松的舞台上时,虽然激动兴奋却并不紧张,那是被温柔相待的人才有的自在,即使跳起舞来还是像机器人忘了上润滑油。

 

北海上坐大摆渡,波光粼粼,远处白塔倒影,民歌小王子忽然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王俊凯无奈地跟上,千玺捂脸加入,唱完一整船的大爷大妈小情侣外国人,哗啦哗啦鼓掌。

南锣鼓巷里买三根冰糖葫芦,王源就手咬了一口王俊凯的,“也不怎么好吃嘛”说着就把自己那根塞给了千玺。

帽儿胡同出来,去后海吃烧烤,千玺说,你们冬天再来,冬天这湖上能滑冰。对面两人吃得油光满面,狂点头。

 

那就在这儿拍了,下一期的少年GO!有王俊凯,有王源,有千玺,在投资了请司机的钱才能来到的北京。

全程都是拍的外景,王俊凯从提问箱里摸出张纸条“请问源源,喜欢北京吗?有多喜欢?”

“就像我旁边这位喜欢吃面辣么喜欢。”

“第二个问题,喜欢北京的什么?”

“一切。”

摄像机收工,移去拍摄另外一边准备live的千玺。

王俊凯很多年后仍觉得自己脑壳有包,才会问

“包括我吗?”

 

拍男自的时候,面对编剧女娲也无法补上的羞耻脑洞,王俊凯总会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可是早就互相说过“我爱你”的关系。

 

可此刻上古时代发出的太阳光照得整个世界都热烘烘,王源跟王俊凯说“喜欢啊”。

 

他抬起手,王源下意识往旁边一躲,却还是被逮住呼了头发。节目下,王源最不喜欢被王俊凯拍脑袋,每每提出严正抗议“你那么用劲想爪子?长不高了找你事。”此刻的王俊凯暗暗下定决心:就是要一直拍你脑袋,就是要你长不高。

“搞不好,这就是所有宇宙里最好的一个。”

“肯定不是!其它的宇宙里我肯定不会被你拍脑壳儿。”

身高再次惨遭毒手。

“就是。”


THE END

评论
热度(342)
  1. 有栖川アリス胡士托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 这世间 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就是 在最美好的青春里 你遇见他 他也遇见了你。
  2. iD一眨眼胡士托 转载了此文字
  3. 大方向前看胡士托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