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2

KYoooabc:

2.


易烊千玺一下飞机围巾外套裹得更紧了,虽说往南飞了将近半个中国,这天气还不如待在干燥又有暖气的北京。

男孩儿的性格原本就大大咧咧一些,易烊千玺的家教又把他教的很是处变不惊,几次往返下来,重庆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陌生的感觉。尤其是现在,一出登机口就能看见一个一直眯着眼睛往里瞅找他,蹦蹦跳跳恨不得上天好看清楚的人,当然是王源,还有在他旁边一动不动看着出关监控显示屏的王俊凯。

“哎呦你可来了。”王源刚远远地看见易烊千玺就小跑着凑过去,还伸手要卸他肩膀上的书包。

易烊千玺连忙往后撤:“别别别,真的很沉。”

王源没接成书包却也使了劲去拎,已经试到了重量:“你背个炸弹来哦!”

易烊千玺微笑:“我把作业背来了。”顺带瞟向王俊凯。后者已经会意地看着王源咧起嘴来。

“别说!别说!”王源迈开大步走到一群人的最前面领路,往后脑勺的方向甩着手:“你们都别想问我成绩!”

“又不太好啊……”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根本不去管他,两个人晃晃悠悠在后面小声地聊,乐得自在。

“他,”王俊凯笑着撇了一下头,“他哪次能好。贪玩儿,智商又低。”

“才初一就在后面,高年级更难啊。”

“啊,也不是,”王俊凯突然转了口气,“其实他们学校特别好,他排不到很高的名次,但是升学率很高,只要不在最后面到时候中考都能上去。”

易烊千玺轻轻笑起来。笑的王俊凯有点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

“我笑你。天天就听你把王源说的多差多差,轮到别人说一个字了,你又要慌慌张张地解释。”易烊千玺说完窜到前面追王源去了,王俊凯一个人在后面尴尬地摸着鼻尖。

 

本来公司的车子是专门来接易烊千玺的,碰上王俊凯和王源这天是声乐课,两个人钻进车子里就叫不下来,干脆一块儿带机场来了。

于是回程座位更挤,易烊千玺是来重庆是客,自然都让他第一个上车。这边他前脚刚在车里踩稳当,王源就噌地贴上去跟的紧紧的,王俊凯只能板着脸最后挤进去。易烊千玺的包就抵得上他人的大小,等于一个人占了两个位子,王俊凯紧贴着王源的身子还是换了好几个姿势才把车门关死。

“你干嘛,跑那么快。”

“我不想坐边上,”王源回头冲王俊凯吐舌头:“旁边那个车门把手,硌人。”王源嘴巴根本一分钟也闲不住,肯定要跟易烊千玺面对面说一路,现在等于把王俊凯当座椅后背靠着,别提有多舒服。

“那你就让我硌着啊。”王俊凯声音低沉,却也听不出来恼人的情绪。

“他不是你弟嘛。”易烊千玺整理好东西在对面看着他们,轻飘飘地插嘴,把王俊凯噎住。

王源一下子来了劲:“来!哥!你就趴我背上!我背着你!”

王俊凯没搭理他,不过倒真换了个坐姿也面对着易烊千玺那边,正好从后面把王源往怀里一环,反而剩了点空间,坐着也舒服宽松了一点。

王源的计划有一大堆,一路上嘚嘚嘚嘚把这次要带易烊千玺吃什么玩什么从头到尾列了一遍,顺便抱怨还有寒假作业真烦,还有提前透露给易烊千玺这次拍摄的女主角还是贺美琦,一丝丝惊喜也没有。王俊凯看着王源恨不得手舞足蹈的样子蠢的太好玩,一路上光撇着头忍笑了,也没插什么嘴。他的坐姿跟着王源一起拧着,却被王源堵在后面,一条胳膊压在座位靠背上没办法,干脆贴着王源的腰伸到前面去搁在他腿上,这下倒好,王源说到兴头上抓着什么东西就敲着玩儿,王俊凯手被晃得受不了,直在后面翻白眼儿。易烊千玺听王源的唠叨倒觉得是平常事,一直看王俊凯在王源身后忍无可忍,又不愿意发作的样子,倒成了乐子。

到了公司下车的时候,王源又一下子窜出去,恨不得一瞬间就到有空调的屋子里暖和暖和。王俊凯慢慢悠悠地等着挤在最里面的易烊千玺。

“说好咱俩统一战线的,你别帮着王源对付我啊。”

“你还不谢谢我,”易烊千玺上半身还在往车里探,把背包拖出来,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很无所谓:“你那么惯着王源,我给你找个理由还不好啊。”

王俊凯心想自己从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就服了他真是对的。

 

王源是碰到个能说话的人,七嘴八舌只要聊上,半天就称兄道弟了。易烊千玺毕竟长在皇城根儿,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两三下就把王源唬住。王源的眼睛太纯净,他只看得到一件事情好的地方。遇见一个新的人,他先看到那人多么厉害,然后只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榜样。王俊凯承认自己在这方面不如王源转得快,他没法那么轻易地接受旧去新来。也许是因为王源没有经历过他那么多,但是后来王俊凯又觉得,如果不是旧去新来,他也不会现在身边有一个靠的那么近的王源,忽然又觉得这件事没那么要紧。他和王源,说不上是谁改变谁更多。

人没多大,性格也藏不住。公司安排第一次三个人简单碰面的那天,易烊千玺就能感觉到,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但更能让王源和王俊凯感受到的,是易烊千玺不是一般人。

王俊凯的坚持换来了他在公司现在有的这一批人里的说一不二,每当有新来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多多少少想去得到王俊凯的认可,想要靠王俊凯近一点。但是易烊千玺对这个气氛浑然不觉。易烊千玺舞蹈底子好,老师教的动作都最先学会。录音的时候,易烊千玺的声音在三个人里面最偏女声,到了需要的时候能拔到最高。在练习室里休息的时候,看着另外两人笑闹,在一边安静的喝水,等王源想起来什么回头问他一句的时候,无论什么都能答上来。

他太完美了。王源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完美的,但王俊凯不一样,他观察了好几天,还是只剩赞叹,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后来,王俊凯常常想到这段时光,真心感谢会有易烊千玺的出现。他心里难以启齿的想法扎根萌芽的时候,只有易烊千玺第一个看得出来,却默不作声,没有大惊小怪也没有质疑,一切如常地生活。在王源转身离开的后十年,还是易烊千玺,紧紧地拽着王源,让他不会如断线风筝,渐行渐远。

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大半的日子,都像走在钢丝上,不敢退不敢进,强装镇定。易烊千玺一直做着手里那根平衡的杆,前十年倾向王俊凯,或是后十年偏向王源,都不重要。他们都是很倔的人,一个下了决心走就再不回头,一个想留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幸而还有易烊千玺,就像一根有限距离的绳索,离得太远就会伸手拉一把,让他们跌跌撞撞,维系两个十年。


评论
热度(209)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