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3

KYoooabc:

3.

饶是王源还没到琢磨穿衣搭配的年纪,这件樱粉奶黄配淡蓝的套头毛衣还是让他浑身不自在。偏偏王俊凯就是正常的蓝色对襟,深色的牛仔裤贴着笔直的腿型,坐在草地上长腿一伸,说rap的样子要多帅有多帅,更别说易烊千玺还是版型硬挺的牛仔外套。

开拍前王俊凯乐得绕着王源直打转。

“王小姐真漂亮。”王俊凯笑开了眼睛眯成缝,虎牙亮出来就像打哈欠的幼师小崽儿露出尖牙来,有点凶巴巴的可爱。

王源的长相跟王俊凯比起来,小时候是偏可爱,现在越往大了长,越成了漂亮。可爱这种模糊的词放到小时候倒还可以,如今一心男子汉气概却越多得被夸漂亮,王源是见一个打一个,伸手就抽。

王俊凯从小治王源一治一个准,根本不怕他闹。王源这两年因为蹿个子瘦了一圈,王俊凯接住他打过来的手,使劲一拽,一把就攥住王源两只细白的手腕,牢牢扣在一起。

“服不服?”王俊凯把王源直接扣在自己胸前,几乎脸贴脸地问。

王源根本受不了王俊凯这种直勾勾的盯法,立刻变了撒娇的声调求饶,软声软语听得王俊凯心里特别受用。

王俊凯现在承认自己有点毛病,自从录了那次喝醋的惩罚环节,他心里一直痒痒的,对王源撒娇耍赖的样子上了瘾。

王源已经到了变声期,嗓子比以前沉了一些,只有撒娇的时候,装出来的哭腔和奶音会黏在一起,听到王俊凯心里,化成一片浓浓的糖浆。腻得他上瘾,又腻得他发酸,看到王源张口就想变着法子逼他撒个娇,又不想让除了自己的任何一个人看到。

所以他现在逮着机会就找个王源的小茬,弄得王源比以前看到他都紧张了些,多瞪一眼就缩。

王俊凯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也不过十五岁,很多感觉都是他未知的第一次,不知道怎么解决,也不知道与谁分享。他只能以王源为中点,用现有的距离做半径,来回打转,退也不舍,进也不敢。

 

这是他们第一次冬天拍MV,之前夏日里虽然有时候热的烦心,却从来没有这样打着冷颤等开机,喊了CUT立刻缩着裹衣服的经验。

王俊凯的外衣有点像小夹袄,二话不说就拎过来往王源身上套,根本不管他折腾的动作。给王源拉到领子都盖住下巴尖,王俊凯才去把王源的卫衣套上穿了。索性这几幕都在室内,暖气还是帮了不少大忙。

中间换景重搭的时候,算是拍摄期间的大休息,王源在长椅里没坐一会儿眼皮立刻开始打架。王俊凯原本盯着手机屏幕,觉着王源在他身边扭来扭去坐不安稳,赶紧回头,一看王源眼睛里红血丝都泛出来了,迷迷糊糊又可怜巴巴的。

“困啦?”王俊凯轻轻问,好像已经怕吵着王源睡觉一样。

王源嗯了一声接着换姿势找舒服的地方当枕头。

“拿外套枕着吧。”王俊凯把外套叠得方方正正的送到王源脑袋边上,示意他抬头。

“不要,”王源闭着眼睛摇摇头,声音懒洋洋的:“太高了难受。”

王俊凯把外套抖开披上,这次问也不问,直接把手伸到王源后脑勺抬起来,塞了只袖子过去。原本王源只是和王俊凯并排坐着,枕着的袖子挺舒服,但是跟王俊凯衣服连在一起,睡着睡着整个人都歪到王俊凯那边去,脑袋快要靠到王俊凯肩膀上。

几根翘起来的散发刺挠在王俊凯脖子上,王俊凯伸手去抓,手指就触到松软的发顶,王俊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伸手轻轻拍了两下,王源动了动,轻轻蹭了两下算是给点反应。

王俊凯觉得自己肯定是魔怔了,竟然就低声喊了句:“源源。”

两个字的名字已经够顺口,一般都是连名带姓叫。况且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是最不屑于叫小名的。尤其是这种叠字,连妈妈叫了都会大声嚷嚷着不要。

王俊凯从来没有私下里这样叫过王源,不管台本上怎么写,或者微博上换了多少种称呼,当着面,眼睛对着眼睛,他只叫得出来王源。

王源已经睡得不太清醒了,可又感觉跟平时有点不同,出声应了一声:“嗯。”

王俊凯又没下文了,停了一会儿只说:“睡吧。”然后维持着一个姿势,动也不敢动。王俊凯庆幸王源是迷糊的,不至于一个激灵闪到一边,两边嘴角都撇下去,皱着一张小脸说王俊凯你神经病吧你也太肉麻了。

他承认,他就是神经不正常了,否则怎么会冒出就是肉麻怎么样的想法。人一辈子总会有那么几个亲密的人,会什么都无所谓地喊你的小名。不觉得肉麻,不觉得羞耻,不觉得有任何难为情,因为心里已经足够笃定的就是要这么宠你,哪怕你自己都别过头去不好意思听,他还是会轻笑着一直在你耳边呢喃下去。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一个人就萌生这样的想法,疼他可以忍,笑他可以憋,这种在心里同时往下扎根又急不可耐破土而出向上翻涌的感觉,就像结痂时冒新肉的痛痒,急不可耐又让他丝毫无法控制。

未知对于王俊凯来说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情,他想到心烦意乱,可侧头看看王源安静酣睡的样子,又觉得这并不是一个他需要逃离的深渊。

易烊千玺叼着酸奶盒坐过来的时候,只看见王俊凯举着手机,盯着屏幕的眼神却发直。他在王俊凯眼前挥了吸管,王俊凯立刻看向他,苦了张脸,用唇语跟他说,好想上厕所。易烊千玺抬手一挥,那你去啊,两个人就像在无声地唱大戏。

旁边的人没意识地动了下,王俊凯立刻指了指,然后冲易烊千玺摆了摆手。

易烊千玺翻个白眼。那这怪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先拎到密室逃脱折腾了几个小时,又马不停蹄地拉回公司录后半段,几个人都累的有点愣神,全靠易烊千玺第一次来这股子兴奋劲吊着精神。

易烊千玺自己也有点顶不住的时候,他真是谢谢王俊凯,把他全身的毛孔都吓醒过来。

他竭力表现出认真听王源一一讲解的姿态,告诉自己旁边疯狂重复爷爷的王俊凯就是个蚊子。易烊千玺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毁了,为了拖时间让脑子多转几圈,他连确认grandpa是不是爷爷这种话都掏出来凑数。后来这集播出的时候,易烊千玺自己都觉得当时他一脸我他妈应该怎么办的痴呆表情真的太明显。

TF少年GO易烊千玺怎么可能不看,定角色的时候王俊凯做了哥哥,易烊千玺就觉得依照王俊凯的行事风格,爷爷这个角色应该是永远不会在这个综艺里出现了。

要不是刘一麟紧跟着就把事情拍板,易烊千玺大概会脱口而出妈妈。一切女性角色都可以,无所谓,他愿意散发母爱的光辉遮挡住从今以后王俊凯阴森的眼神。

易烊千玺是个很敏感的人,身边的风吹草动他立刻就能嗅出味儿来,更别说王俊凯现在就是个龙卷风。但他的优点是他不好事儿,他没想多想,也不愿意多问。王俊凯明显的情绪不对劲,和王源不知真假的浑然不觉,他这次来,全部都想当做没看到。

现在的人,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每人都有理由还做一个撒泼打滚的小少爷。他不相信一个人会单纯地那么惯着另一个同龄人,也许起初是单纯的,但一直下去,不可能有一个仍旧单纯的结尾。

易烊千玺只是比同龄人聪明一点,明白一点,并不代表他的能力可以超越年纪。所以他不想插手,揣着明白也愿意装糊涂。想要张口告诉王俊凯他按捺不住的眼神越来越明显时,忍着。想问伸手在王俊凯大腿上画圈的王源是真不懂还是装傻时,也忍着。

什么时候一边吃不住力,天平倾倒,砝码洒落一地。

后来易烊千玺问王俊凯,干嘛没事找事非要提爷爷。王俊凯还谢了他一声。

你在北京,也就来这一回,这个’爷爷’既有了,又等于没有。

易烊千玺翻个白眼。你就盘算吧,把王源攥手心儿里。总有一天你攥不住。


评论
热度(221)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