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5

KYoooabc:


5.

 

王俊凯能睡十小时岂能放过第九小时五十九分,但是王源不行,王源就跟拧了发条的打鸣鸡似的,天亮就精神。易烊千玺就待这一天了,王源怎么也不会放过,一咕噜爬起来就把窗帘哗啦拉了大开。

阳光铺天盖地的刺进来,王俊凯眼睛还没睁开,伸了伸手,摸到被子已经空了一半。

王源早就习惯王俊凯这幅起床的德性。床上的人蜷了蜷身子,脸整个埋进枕头里,只把黑发留给阳光镀成金色。王源也就这种王俊凯迷迷糊糊的时候壮的了胆子,直接扑过去骑在王俊凯身上,把他紧紧攥着被子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掰开。

等王源终于成功抢了被子之后,王俊凯给的反映也只是懒懒地翻个身,正面仰躺着,眼睛眯开一条缝。

困意激得王俊凯睁开的眼睛里湿漉漉的,在额前长了的细碎刘海下面,微微发光。他原本就是狭长的眼型,没清醒的时候面无表情,有点倦意也没盖住的冷厉,看上去就像被人扰了睡眠的刚成年的小豹子。王源还跨坐在他身上,明明是从上往下看他,却被他盯地心里一怵,尴尬地呆着,原本扎着头巾喊口号要把王俊凯挖起来的决心也摇摇欲坠。

而且,他还觉得——虽然他很不服气——王俊凯有点小帅。

王源自认识王俊凯以来都没感到两人有什么区别,事实上也才大了不到一岁,他们都留着妈妈自己动手就给剪了的头发,因为贪玩皮肤晒了一层糙黑,一起扑在地上就滚的时候,跟所有中国这个年纪扔到大街上疯跑散养的皮实小男孩,都一样。

后来慢慢长开,外貌轮廓清晰起来,差别也显出来,在不在意是一回事,知不知道是另一回事,王源能感觉出来,他和王俊凯算是男孩中长相拔尖的。

但是是男孩。王源现在还是男孩,包括如今公司里一批人也一样,他们虽然有精致出众的五官,但让人一眼看到,脱口而出的还是,这孩子真好看。本来王俊凯也是包含于其中的,直到今年,王俊凯站在他们当中,突然显得格格不入起来,他就好像一群幼狮里,第一个学会了捕猎的,实质的年龄没差多少,但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一个已经开始不一样。

王源不知道怎么办的呆呆的表情维持了好一会儿,看的王俊凯起床气都没法发,只能扭扭脖子,干脆准备起了。

“哎,你这样,我是没法儿起啊。”王俊凯伸手拍拍王源的大腿,人还跨在自己腰上,压得死死的。

王源噌一下蹿起来,趿拉着拖鞋拍易烊千玺的房门去了。

 

小吃摊下楼就是,几步就到,王俊凯在家里这种下楼吃一顿二十分钟就上来的日子过惯了,蹬着个脱鞋就带着两人出门解决早餐。

两碗小面吃的人心满意足,也另买到了豆浆油条给嘴里已经有了火泡的易烊千玺。

三个人一起慢悠悠地闲逛回去,王源走路也不老实,心情好了就一蹦三跳的,嘴巴讲个不停,一路在易烊千玺左右两边来回蹿。王俊凯除了不停地伸手把有时候倒着走的王源往路边上拉,多半时候只是在旁边和易烊千玺一样懒洋洋地听着。

易烊千玺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赞叹于这种相处模式。原本以为,在三人当中,他应该是围观另外两人笑闹的角色,但每次在一起,多数时间这两人都轮番绕在他转。很久之后,他渐渐明白,王俊凯和王源并不需要刻意霸着彼此,他们之间的默契,他们之间共有的太多回忆,永远懂对方在笑什么,永远知道对方又为什么别扭,一伸手另一边给过来的就是想要的东西,他们本身这些不经意的点点滴滴,已经让人明明白白。

王源和王俊凯相当于是绑在一起的。他们顶着烈日晒花了眼,或是深秋冷雨里冲进门来跺着碎步,每一周,每一月,每一年,在这栋楼里在一起。被老师夸奖的时候下意识的相视一笑,从清亮的童声转换过程中的嘶哑和沮丧,舞蹈课拉完筋虚脱的依偎,两个孩子漫长枯燥的大把时光渗在一起,黏腻交织,不可分离。他们分享了太多特殊的记忆,再多再要好的学校里的同学与家中的同辈都无法理解的心事,在他们之间,是无需明说的默契。后来,公司渐渐开始安排,他们仍旧一起,从面对公司的录像机到面对媒体的摄像机,从练习室里一人一支麦到安徽卫视舞台上一人一支麦,在或许没有尽头的等待里,在若非亲身经历之人不能懂的坚持中,他们可以成为彼此小小的却坚不可摧的依靠。易烊千玺就算是小孩子心里翻不出什么花样,在没有认识之前,不是没有动过可能没法融入的念头。易烊千玺很清楚记得那次练习结束,三个人什么也不想动脑筋在一起发呆,王源和王俊凯说起最近重庆一条公交线路改道,两个人抱怨得热火朝天,易烊千玺静静听了一会儿,王源突然转脸,不管易烊千玺听不听得明白,就给开始从头给他解释这条公交怎么回事,和王俊凯两个人一唱一和,硬生生一直讲到了重庆的地貌有多么奇特。看两个人卖力解释的样子,易烊千玺当时心里的结咔嗒就解开了,从此消失不见。所幸他们三人碰到的是彼此,千种可能万条路,最后能成功,是造物主设定好的万里挑一的人选。是运气,也不是。幸运的是越来越多认识他们的人,这样一个完美的构成,进入人们的视野。却也不算是幸运,好的品质,付出的汗水,积累起来促成的结果是必然的,成功。

 

王俊凯家附近有给市民的健身活动区,王源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眼睛一下亮起来,再也迈不开脚。男孩子的世界一向很简单,关家里就是动漫游戏,放出去就是大小球场,易烊千玺也跟着心痒痒起来。

“去嘛王俊凯!”王源每每兴头上来期待全变成眼睛里的亮光,眨巴眨巴地冲王俊凯直闪,眉头一皱,耷拉成可怜的小狗眼,两片小嘴唇一撇,声音都糯糯的。

王俊凯次次强硬的态度都哽在喉咙里,最后都憋回去成一股没法发的怨气,说出来的时候只剩一点挂着笑的无奈:“我还穿着拖鞋……”

“你就是怕输吧!”软的不成就挑衅,反正跟王俊凯磨的招王源熟门熟路。

逮到王俊凯脸上一丝‘怎么可能’的表情,王源立刻就当他是答应了,拐了易烊千玺就往球场跑。

王俊凯慢悠悠地跟上,站在球场上一脸‘没球你怎么办’。

这天天气是一个礼拜以来最好的,出来运动的人很多,有的人三三两两在周围喝水休息,王源眼睛在四周来回瞄:“我去借一个!我们也就打几下!“

易烊千玺立刻赞成:“嗯,你卖个萌,肯定都答应。“

这句话音刚落,王俊凯立刻转身借球去了,留下王源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反应,和不知道笑什么的易烊千玺。

王源知道王俊凯穿的是拖鞋,存心今天是要大胜一把,但王俊凯就是在输赢上较真的性格,什么又占了一点身高的优势,硬是让王源心里憋的跟猫爪挠似的不痛快。

球又一次在王俊凯手里的时候,王源啊一声捂着左胳膊弯了腰。隔着几层衣服准确地捂到贴着创可贴的地方,什么感觉也没有,本来就是小伤,王源看到一瞬间脸色煞白的王俊凯立刻冲过来的样子,心里突然有点后悔。

他也只是为了玩儿,仍旧把这当成一个游戏,真的看到王俊凯捧着球就过来,王源就没再细想,伸手就夺了球,迅速一个上篮,球准准地落进篮筐,身后却没有追来的人。

王源笑嘻嘻地回头看王俊凯,心里开始有点没底。可能王俊凯会生气吧,毕竟王俊凯很不喜欢小把戏之类的东西。每次王源想耍赖,王俊凯至少都会板着脸沉声喊一句,王源,就是他已经开始不高兴的信号。

但是没有。王俊凯没有笑,但脸上是很轻松的神色。

然后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抓了抓他的头发,轻声嘟囔了一句,王源没听清。

“你说什么?“王源立刻追问,生怕没给一句教育的话回应,起码发个誓什么的。

“没什么。“王俊凯甚至还笑了,捞起篮球,走远去还给别人了。

转身背对王源,走开几步远之后,王俊凯轻轻舒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会脱口而出说出来,也没想到自己只敢说的那么小声。

“以后别用这种事情骗我。“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怎样退让,对于原本异常讲究而执着的事变得无所谓了。他以为变成王源想怎样都可以,但是不是,这种事情他不能接受,健康,安全,这些都不能一丝差池,与其说是拿这些来骗他,倒不如说是拿来吓他。他真的会被吓到,心惊胆战。

但是王源没听到。

王俊凯后悔于自己的勇敢,又感谢于自己的怯懦。

有些话,有些事,自己还想不清,就不能加之于王源身上。也许是不敢,也许是不该。


评论
热度(203)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