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6

KYoooabc:


6.


王俊凯拇指抖了抖,没有下一步动作,愣愣地等到屏幕自动灭了,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去管了。

B站的书签存在浏览器里,还是没有删掉。

王源在这方面懒又怕麻烦,每个礼拜五节目放出的时候是他写作业的时间,没心思管,反正二天要去公司训练,正好在工作人员的电脑上一看,不用下载不用等缓冲,进度条想怎么拉怎么拉,逮着自己帅的镜头来回放十遍,要多方便有多方便。

王俊凯从来都不跟他一起看,板着个脸坐旁边沙发里看动漫,王源次次都要放声大笑老王脸皮好薄哦然后次次被王俊凯剜一眼就缩了脖子闭嘴。

王俊凯也不是不看。

这种所谓的家族内和乐的记录,王俊凯已经经历了好几轮,这次依旧是认认真真地录,录完平平淡淡地过,满是期望的心境早在之前拥有过,也磨灭了。他们说到底不是什么手段百般业绩辉煌的大公司,节目开录的时候都没什么固定的章法,播几期就有制作人翻出来的新花样,看起来更像是挣扎。

编剧把几个孩子全拢在一起讲明白男自这回事,就已经废了半天的劲。每个人物设定,都值得笑到前仰后合。第一次开拍,拖拖拉拉弄了很久,他们只当新鲜好玩,工作人员本就没打算做什么精良的大制作,也纵着他们笑闹,忙活了大半天。当时他们什么异样的感觉也没有,只是王源拿着剧本,歪在道具桌子上,拿剧本一下一下磕着桌子,懒懒地开玩笑:“不是我说,竟然让我演班长,还是个学霸,我妈看到做梦都要笑醒了,然后笑醒了接着骂我。”然后转过脸来戳王俊凯:“不像Karry学长,学习好又万人迷,本色出演。”自从知道这个企划,王源开始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叫王俊凯Karry,王俊凯其实并不习惯,他觉得王源把他当成是另外一个人,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角色也不可以。听到王源这样说,王俊凯也只是笑笑,王源头发有点长了,后颈里窝着一缕软趴趴的细发,看得人心里痒痒的,王俊凯忍不住上手挠了挠,看着王源还盯着他的眼神,半天只憋出一个字:“傻。”王源当即蹿起来把台本往桌子上一摔,摔完之后却没了下文,强撑起来的气势被王俊凯越瞪越没。要是王俊凯发狠瞪他一眼倒好,他还能脾气上来跟王俊凯拧几下,可近来他一和王俊凯闹,王俊凯就喜欢笑嘻嘻地看着他,好像天翻地覆随便他怎么样都没关系,看得王源倒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王源一出神,就没了防备,王俊凯一把掐在他腰上,他又疼又痒身子立刻软了半截弯下腰来,正想坐回椅子上,偏巧座位不小心被王俊凯踢出去半截,他一屁股坐空,连着掐他的王俊凯都跟着带到地上,扑在他身上。即便那个时候,在桌子底下一片暗影里,两个人的呼吸黏在一起,鼻尖唇角不过几指的距离,王俊凯都未做深想,只是愣了几秒,匆匆站起来,看剧本去了。

直到王俊凯刷B站的时候,上下拉一拉网页,看着自己的脸就定格在视频的封面上,占着页面的一小寸屏幕,看起来怪异,又让人震惊,而后窃喜。

他并不敢点开。心里似乎有些明白,并不像往常,看粉丝纵容的偏袒,无论他们发表什么,粉丝也只有尖叫和许多好字。男自只是他们综艺里的小版块,实际上分量并不多,视频的UP主没有提及节目,也没有提及TF,像是无关的路人挖到了宝,只有模糊的讯息和惊喜,还有许多直接的毫无润色的评判。

王俊凯把口袋书包翻了一团糟才找到耳机,拎着iPad坐到背靠墙的地方,重新搜来打开。看到一半,王源拎着寄给王俊凯的牛奶路过,脚步踏的重重的,故意让王俊凯听到,挑衅的样子。王俊凯一瞬间就抬手切到微博,拉了下刷新,死死盯着屏幕,一眼也没抬头看王源。王源只当他在看动漫,又是谁也不搭理的状态,停了一下直接路过了。

直到王源走远了,王俊凯才重新切回视频的界面,试到背后有点凉凉的,竟然汗湿了一小块。抬手一抹鼻尖,一片水渍明明白白地彰显着毫无掩饰的狼狈。

他只是在看男自,即便王源过来看到,也可以大大方方。心虚不过是因为有心了。

B站一条条弹幕,像是给食材里放了极重的辣子,蛰人烈疼,惹人上瘾。王俊凯细长的指节扣着iPad,低头注目却越发出神,咬紧牙关将半掺着害怕半是兴奋的喘息全都吞回去,深深埋住,一如被直辣的语句戳破的心事。

人的惯性思维总是逢五逢十就觉得到了一个坎,尤其是年龄。十几二十岁这一段是人变化最大的时候,王俊凯到了重要的十五岁,所谓重要的意思就是什么都开始慢慢明白了。人的理论知识都是从这里起步,到了更重要的二十岁,便成了慢慢开始把明白了的这些都敢去做了的年纪。那是后话。

十五岁,初三升高一,爱这个字在人自己的小词典里突然膨胀的一年。但这个年纪,在整个人生里,不过刚刚起了个头。

许多他朦胧还未分辨的心理,第一次萌发,他还根本没有明白自己为何非要搞清楚,也还没有打算去深究,不痛不痒地搁在心里,倒没什么大碍,只是揣着,小心翼翼。生活那么简单,五日对着黑板课桌,两日随意学学逛逛,大人多半管吃穿,同伴只顾笑和闹,根本不会有比他长上五岁十岁的,正是已经通晓人事而且仍将爱情奉为人生一大重要之事的年纪的人,来给他什么提点,也不会说的如他看到的这些评论这样坦诚热辣。

原本,根本不会有人这样直接地说出来,王俊凯喜欢王源。

还有比这更甚的话语,比比皆是。

像是考了一场重要的考试,自己估摸着成绩,暗自担心,却又自我安慰没关系过几日自然会发考卷时,突然有人将答案放在了他鼻子下面。直截了当,他心惊,始料未及,却知道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一些原本不会说出来的话,因为男自的剧本,而有了机会冲出口,而网上的言语更是将他微微开始透光的紧闭闸门,削断了门栓。即便没说这就是标准答案,但他愿意相信。

因为这个答案,就是他自己的答案。

王俊凯就是从第一次在B站看到男自之后,再也不愿意和王源一起,抱着公司电脑上苍白的二十几分钟,让王源笑一笑再自恋一下,就过去了。

他翻微博,也看B站,就好像在四面密封的盒子里破开一条缝隙,让自己不至于窒息。

出生年份自8字开头的人们以来,虽说并不像社会上谩骂的一样无赖,但却真的是破除条规的一代,男孩可以打满耳钉,女孩的短裤可以拉到大腿根,女孩可以在街角窝着抽烟,男孩可以在隐秘的地方拉起手。前人铺路,到了新千年边上徘徊的人,在脑子里脱了更多的束缚。尤其是生在重庆,王俊凯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或许是他还想不了那么深。王俊凯只知道,他可以为王源无限地妥协,他的心思已经转不到别人身上,他可以跟着王源的开心而高兴,最重要的是,王源可以给他十分的回应,他妥协是因为王源愿意一切听他的意见,他没有别的心思是因为王源愿意绕着他打转,他可以开心是因为王源愿意对他撒娇痴闹。

王俊凯没有别的人或者别的地方可以诉说,刷到的微博和弹幕,并非多么深刻,却有他心声的共鸣。为的是有人知道王俊凯喜欢王源,他不能说,却在心里嘶吼,他希望有人能够知道。

按捺不住的想要独占,想要贴上标签,想要刻下烙印。越是不能说,就越是想。怕被人胡乱拉郎配,怕被抢夺。

但这些压抑的心事并没有占到他心里的大部分,因为这一切都会被初恋的神圣所淹没。第一次偷到的苹果,会承载人最初对爱情的纯洁想象,从发顶流到脚趾尖的温暖和兴奋,即便捂住想要掩藏的上扬嘴角,笑意依旧会从眼睛里渗出像蜜糖的光芒。

这是一个少年一生之中必须经历的一次不可抑制和不顾一切,因为是第一次,显得越发灿烂热烈。

即便是我不能说,也要全世界都知道。


评论
热度(186)
  1. 第四维KYoooabc 转载了此文字
  2. 第四维KYoooabc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