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7

KYoooabc:


7.


王源窝在沙发里把吸管咬的扁扁的,最后一点酸奶底子吸不上来,呼噜噜直响。眼瞅着走过来的王俊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今天待遇这么好!又换新的!”王源跳起来把奶盒扔了,嚷嚷着也要换衣服。

“拍自习室本来就要换啊,快点去。”王俊凯一巴掌招呼在王源屁股上,响亮的一声听得工作人员直笑,王源有点没面子的撇撇嘴。

“哎不是,怎么拍自习室啊,不是提问吗!”王源走出去几步突然觉得不对劲赶紧折回来。

工作人员架设备的,摆布景的,围在一起拾掇几个好小孩儿的头发衣服面妆的,整个屋子里人乱窜,每次录节目就这几十分钟一团哄闹,正给刘志宏补粉的人头也不回地答了王源一句,声音早被房间另外一边催摄像的高声呼喊压过去了。

“我录了自习室得赶紧走,不然补课来不及。”最后还是王俊凯给他解释。

“啊?那今天你不跟我录提问了啊?”王源赶紧凑到王俊凯旁边挤着他坐。

“不是。以后都不录了。”王俊凯始终低着头看手机屏幕,王源虽然跟不上他的节奏,但是知道这集已经是他看过了的。

王源夺手机的时候心想死就死吧,死前得先让我问明白。

“不录了?!”

王俊凯慢悠悠地掰着王源的手指头,把手机往外抽:“不录提问了。游戏和自习室都录。”

“你是不是骗我玩的?想看我吓一跳。” 

“好笑。我骗你干嘛。初三多忙,你又不知道。小孩儿。”

“那你干嘛不看着我!我以为你要骗我怕我看出来,心虚。” 王源想我就差蹲下来把脸凑过去了,“而且,你就比我大那么一点点。”王源捏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手指头都要戳到王俊凯鼻梁上去。

王俊凯确实有点不敢看他,也确实有点心虚,不过心虚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他。可能是因为本来怕说不跟他一起录提问了他闹吧,但是现在王源也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王俊凯反而有点失望。

王俊凯还是放下手机看着王源,伸手就往他头上拍:“你初一还不是小孩儿。”

“拍头不长个子哦!”王源哇哇乱叫起来,他最近对于要长过王俊凯这件事情越来越执着。

王俊凯手顺便就滑到他脖子后面一把掐住,心想我治你还不简单。

王源赶紧扮乖求个饶。

“那粉丝又不知道你不录了,还问小凯和大源怎么办?”

“你替我回答呗。我也没什么你不知道的。”

“哎别别别啊!”王源立刻来了中头彩的兴致:“那问你的感情秘密怎么办!”

王俊凯干笑着呵了一声:“没有。”

“你也太没劲了,每次都这样,那问小凯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怎么说啊,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王源恨不得有个话筒就能变采访。

“你就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喜欢的跟你一样。”

王源向后瘫到沙发上:“受不了你了,你们八中没有好看的女生啊!”

“没注意。”

“我要替你们学校女生哭了!”王源坐起身来,扯着领子,痛心疾首:“我还跟小千千吹牛说重庆美女有好多!”

王俊凯不解风情在王源眼里已经是顽疾了,嚷嚷了两句就不跟他继续争。

王俊凯的心思当真是没放在女生身上,他早已有了目光随着转,整天花尽心思的一个人,再也不需要其他。

 

刘志宏心想我在旁边剔牙抖脚泡碗面行吗。

这倒是实话,王源的套子算是解开了,口才上来的时候,除了王俊凯还没人能打断他,但是也没人兜得住他的话。

王源和刘志宏算是关系铁的了,平常也是喜欢在一起开玩笑的。王源和倪子鱼也很说得上话,但是一个做乐队一个做偶像组合,倪子鱼在节目里露脸的频率也不高,客观条件把俩人凑一块儿的时间大大减少,剩下数得着的就是刘志宏了。刘志宏主持的时候很配合王源,尽职尽责的‘宠物’,但是王源想要那种能随随便便就有几个来回的人,知道他在说什么,敢打断他的,能和他一起解释的,他讲完还能来个收尾的人,说白了,王源承认,就目前来讲就是王俊凯。他自己也看电视,综艺的天赋让他觉得背台本和默契的聊天很容易听出来,而且后者好也是显而易见,就算是台本一条一条写好了,能念得像平常聊天,那也是本事。

他有点想王俊凯。

每一个问题王源都把能说的说足了,刘志宏都耐心听完然后抽下一个问题,看起来有条不紊。但是王源心里有点小憋屈,就像在KTV里唱歌一看还剩十来分钟的时候,一首歌唱完高潮立刻被切走,坐在机器前的朋友总会说,好下一个,赶紧把点了的都唱完。王源不喜欢这样,他喜欢一首歌就要从前奏一响听到伴奏的最后一个音,唱到一半有人插进来和他合唱比所有人静静听他唱歌拍手叫好让他更痛快。

 

收工之后王源给王俊凯发了短信。

[你不在我一个人讲的好爽!>< 专业主播就是我]

王俊凯的短信来的有点慢。

[不和二文一起吗]

[是啊,他哪敢管我]

[没我治你你来劲了是吧 你一个人说不无聊啊]

王源吐吐舌头心想这人还真知道,而且自己还真怂就承认了。

[嗯……我说了好多还是担心这次可能不好玩]

[知道我的好了吧]

时间已经是傍晚,天开始变得昏沉,因为是周末,车窗外面略过一群一群结伴出来玩的男生女生看上去和王源年纪差不多的样子,还有些人是一家三口可能周末懒了正好出来吃饭,公交车晃晃悠悠的节奏的让王源眼皮开始打架,突然有点委屈又有点累。

手机屏幕还亮着,光标在回复栏里一闪一闪地等着。王源撇撇嘴,打了一个字。

[嗯]

按了发送就把手机扔在书包里抱在胸前,王源打算在车上小眯一下,胳膊却隔着书包抵在手机的轮廓上,好像怕错过一次震动。

王俊凯没回,倒是让王源好好睡了一会儿。

回到家妈妈照例是丰盛的菜肴来迎接,王源一个礼拜训练录制的这天吃的最起劲,有饭下肚话也多起来,絮絮叨叨把一天的事儿都说了,后来被妈妈硬推进浴室里才安生。

王源全折腾完已经挺晚了,从包里摸出手机来直接连跳出来三条。

[刚刚没回 发短信被老师发现了把我喊起来了]

[吃饭了没有]

[到家了吗?]

王源看到最后一条王俊凯带了标点符号知道他是下课了,不过还是先笑嘻嘻地把王俊凯不好好上课被老师逮了这件惊天喜讯与易烊千玺分享。

易烊千玺的回复很快也很短 [恭喜。打电话去吧。]

真是跟这个老人精没法儿聊。

王源的电话还是立刻就打过去了,接通的时候听筒里全是马路上汽车行人的喧闹声。

“今天学霸名声不保啊!“王源这通电话就冲着这一个事儿打的,通了喂都不喂一声,卯足了劲一定要嘲笑王俊凯一番。

“好笑,我就是被老师提问了,答上来了老师也不讲我了。你以为是你,天天被老师批评。”上到初三大家都是上课玩东西的老手了,各自有各自的技巧,一般不会被发现,只是王俊凯死活也不会承认,他不是发短信的时候被老师看到的。接到王源一个嗯字,他突然咧嘴笑开了花,当时高明远在他身上狠掐一把都收不住,不被发现才有鬼。

“切。”王源小声抱怨死要面子什么的,也不敢大声让王俊凯听见。偏偏王俊凯正在夜宵街上,身后还有几个男生吼王俊凯你还吃不吃了的声音叠在一起,就怕听不清王源说的话,一句含糊王俊凯赶紧急声问什么什么。

还能听到王俊凯回头对同学笑骂的声音,让对方别嚎了小点声,遮住另一个耳朵又躲开同学的大部队几步。

这下那边乱叫的声音更大了,高明远和瞿青一唱一和。

——Karry哥给谁打电话呐!

——隔壁女校郑梓琦啊!

——王俊凯哪需要隔壁女校的啊!是不是瞿兄!

——是啊!四班的冯……

王俊凯回身就往这两个无聊的人身上踹,王源没能听见四班的谁。

“吵什么,王源打的。“王俊凯懒得解释,直接把电话递过去。

“我操,源子啊,那你跟给媳妇儿打似的。“这个年纪的男生刚刚开始熟练地运用脏话,有机会就迫不及待冒一句。

王源听见这动静也安心卖怪:“明远哥好。“

旁边还有一个怪叫着我呢我呢的。

“瞿青哥好。“

瞿青听了直咂嘴:“三个字儿名字就是占便宜啊,听着就比我亲,是吧俊凯哥。俊凯哥你接着打吧,你的面我吃了。“

王俊凯伸手示意你把碗筷和塑料袋全吃了吧,接着走到偏一点的地方打电话去了。

“哟,”王俊凯笑容咧多大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也不喊我凯哥了。”

“切,”王源本就没有坐端正了认真打电话,语句传过去也是断断续续的,翻了漫画凑着床头灯的光线看,手机夹在肩窝里,湿濡的头发在屏幕上淋上水渍,他的声音透过听筒有些失真,懒洋洋的,是完全的放松:“我就喊王俊凯怎样。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

王源这通电话为的是嘲笑王俊凯丢了学霸范儿,中间插曲不断,倒也没有别的正经事要说了。只是王俊凯把每件小事都问清楚,他就不停地絮絮叨叨,电话竟一直挂不断。

电话那头王源在自己的房间里,寂静一片,声音也糯糯的,王俊凯不由得把声音跟着他放轻柔。站在熙熙攘攘的小吃街角,满是喧嚣叫嚷,只有耳朵贴着的一小块滚烫,安逸静谧,好像有一道屏障,给他隔出一个小世界。

只有两个声音的小世界。

王俊凯从来不知道高兴可以这样简单纯粹,哪怕是无言以对的静默空隙,手机就像烙在耳边,听到王源翻过一页书的沙拉声响,嘴角也忍不住一抽,轻轻上扬。

“晚安。”

他最后说。简单的两个音节,只要微微开合嘴唇,毫不费力。就好像永远也不会说的,我爱你。


评论
热度(158)
  1. 第四维KYoooabc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