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8

KYoooabc:

8.


王源在学校不分男生女生一样能笑能闹,他本来就长了一张乖巧的脸,冲谁一乐都挺甜的,除了大原则之外没什么讲究,属于男生打球也喊女生够不着东西也叫的人。就算皮了点,一到文艺汇演老师一招呼保准满口答应,不讲脸皮不怕麻烦想着法儿的让节目好,惹得老师也挂在嘴边总是夸。

王俊凯已经初三了,个子抽成细长条,又到了知道避讳女生的年纪,班上一群男生整天窝一团,飙脏话的,闹一闹就动手动脚的,反正都是男生,不犯大错大大咧咧混在一起,都铁的很。王俊凯在这里面样貌拔尖,不笑不闹的时候脸却冷冷的,跟不熟的人也没什么废话,周围拿眼睛瞟他的女生多的没边,真上来讲几句话的却没几个。

男自演了几回,王源就觉得他和王俊凯的角色是反了。出了什么事儿,他倒是劝和不劝打,摊开了讲清楚最好,但王俊凯反而不是这样。王俊凯护短到不行,但凡惹到他圈子里来了,这笔账就得算清。

王源一直很怕王俊凯生气的样子。他本来就不像自己天生长了笑眼,只要没有表情脸板起来,哪怕没脾气也有点凌厉得吓人。但王源同时又没什么怕的,因为王俊凯从来不会这样板起脸来凶他,他已经摸清对付王俊凯的招数了,卖乖,求饶,死哭,反正豁出去就行,不管怎么踩着王俊凯的尾巴只要他使对了招数,保证王俊凯脸冷不了三秒就撇头笑开。

这是王源的独门秘籍,不传外人别人也学不了,搞得现在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敢撩王俊凯。

干嘛不多笑笑啊,王源有时候问王俊凯。明明咧出两颗小虎牙,已经要用帅来形容的脸上重新混进来些可爱,惹人心动到没边。

 

要不是陪饭后有散步习惯的妈妈来闲逛沃尔玛,碰见了乱转的高明远,这件事王源一根毛也不会知道。

家庭主妇逛起超市来最琐碎,王源正无聊着就一眼看见高明远,跟妈妈打了个招呼就窜到货柜旁边撞高明远的肩膀。

高明远啊了一声是真疼着了的样子,王源赶忙扶他一把,看见他购物狂里拎着的都是装可贴纱布酒精。

高明远一看是王源,往他头上胡乱捋一把,匆匆忙忙结账去了。王源贴在他后面,在收银台边上的货架里瞄到王俊凯平常习惯吃的糖,顺手买了一条。

王源死死跟着他,跟的高明远没辙,只能回头搭理他:“回去吧,没你事儿。”

高明远身上是校服还背着书包,一看就是初三加课才放,还没回过家。一圈儿就那几个人都跑不了,王源一清二楚,高明远肯定跟王俊凯在一块儿。就算放在平时王源也要跟去打招呼,更别说高明远被他撞得嗷嗷叫,买一兜子消毒药品,任谁看了都知道是打群架了。

肯德基就在楼下,几个人都窝在里头,王源只要再跟几步就看见了,高明远觉得没什么好瞒的就带着去了,反正在他们现在看来,只要不是给家长老师看见了就行,一个自己人的弟弟有什么关系。

没想到王俊凯发了大脾气。

高明远块头大,又拎着大家左盼右盼的东西,看他一推门所有人都站起来朝他招手,走近了之后才看见身后跟着个瘦瘦小小的王源,吓得小脸紧绷。王俊凯当场脸就垮了。

邹阳一眼就瞥到王俊凯不对劲,赶紧伸手去接高明远的袋子,冲他拼命使眼色:“这么巧,超市里还碰见源子啦?”又回头喊瞿青:“哎我们刚刚点了一堆你不正要去买吗,再加两个那新出的什么蛋挞给源子啊。”

瞿青正好坐在王俊凯旁边,赶紧起身示意王源过来坐。

“不用,”王俊凯冷冷地插嘴,“他不吃蛋挞。去买吧,他跟我吃一份就行了。”说完也不看王源,依旧两条腿伸直了坐着。

这下弄得王源有点不好意思,一群哥哥轻的头发衣服一团糟,像瞿青那样的脸上血印子都看见了,还客气招呼他。

“我……我陪我妈来逛超市,就……就看见明远哥了“王俊凯摆了爱理不理的样子,搞得剩下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王源只能自己结结巴巴地跟王俊凯搭话。

“怎么搞得啊?”

王俊凯还是没反应,王源也不正坐在椅子上,一坐下就左胳膊抵在椅背上,整个人往王俊凯那边拧着,大眼睛眨巴眨巴声音也轻轻的,就算王俊凯一直冷着脸,听的邹阳也怪不忍心的,但是他也不敢多嘴:“小事儿,已经完了。”

直到瞿青把两个满满的托盘往桌子上一搁,王俊凯才有点动作。他打掉王源伸向可乐的手,拿土豆泥的勺子把可乐里的冰块一个一个全都捞出来,才合上杯盖搁在王源面前,示意他能喝了。王源抱着可乐依旧眼巴巴地想问,王俊凯却又接着默不作声了。

邹阳实在是看不下去,饮料杯子往桌子上啪一磕:“今天是我和瞿青惹了事儿,真心谢谢大家,也对不住大家。“说完他伸手推一把王俊凯:”差不多行了,说了对不住了,你别摆脸色了,还对着源子,跟他能有什么相干。“

王俊凯不接话,脸别向窗外,静静看着喧嚣的街景,没有别的表情,只是悄悄咬了咬牙。

瞿青看着王俊凯,心里一根弦突然通了,彻底清明。

他立刻开口:“那现在怎么说?反正明天是周末,今晚我家是只有我阿姨,你们回家能说清吗这有脸上一大片的还有这瘸着的。邹阳住我家,再加个高明远,还有时韦乔你怎么说?这还能全塞到我家去啊?”

王源立刻逮到了机会:“小凯住我家吧。”

瞿青立刻拍板定了,伸手把要说话的王俊凯一把掐到没声。

既然已经决定了去处一群人便散了,王俊凯伸手把书包甩到一边肩上,站起来的时候王源才知道他伤着哪儿了。刚刚一直在旁边瞅了半天脸上胳膊都没破皮,现在慢慢走出去几步,膝盖一弯王俊凯就嘶一声。

王源贴在他斜后面,两只手端着想伸出去扶,看他的脸色又往后缩。

一帮子人全涌到马路边等车,天已经黑透了,每个人都被路灯照得泛着黄光,有的两人凑在一起互相笑骂聊得起劲,有的人静静地站着,倦色显在脸上,一手插着兜一手拎着一根包带单件背着,面无表情不说话,比如王俊凯。他们每个人都对这个夜色,和这种倦意习以为常,只有王源一个人,抓着衣袖有些不知所措。

初一还是正常的放学时间,王源坐在家里吃晚饭的时候,天都还有亮色,他的体育音乐美术课都没有被占据过,每天留的作业只要他熬到八九点,他的生活还很简单平静。

从来没有这么晚不和大人在外面待过,他也没有体会过现在王俊凯浮现出的倦意。王源看王俊凯低着头,睫毛像被抓住的蝴蝶翅膀一样轻颤,终于突然想起来口袋里的糖,摸出来递到王俊凯手边。

王俊凯睁开眼睛看到是糖,愣住了。王源以为他会像平常一样,起码笑一笑,但是他没有。王俊凯接过糖,慢慢地剥开放进嘴里,从始至终都紧紧盯着王源。王源没看到喜悦,但也没有生气,王源看不懂,王俊凯看他的眼神里,是他长到这么大还没接触过的,不属于他已知的那些简单的感情里的任何一个。

王俊凯缓了一会儿,拉了王源的手腕,示意他走吧。

走到马路边拦车的瞿青旁边,停了一下:“跟邹阳说一声,我不是冲他。”

瞿青一心眯眼找出租车,看也没看王俊凯:“我知道,你是冲你自己。”

这下王俊凯噎着没了话。

“你自己看着办吧,”瞿青低下头,脸颊的血接了痂,出来之后被风抽着还是疼,他却满脸无所谓,疼也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了:“你也看见了,我跟邹阳。难啊。”

这时候邹阳在前面一点拦了车,冲瞿青招手,瞿青把包往胸前一抱,三步并两步地小跑过去了。跑到一半,他回头看王俊凯,轻轻摇了摇头。

难。

难啊。


评论
热度(152)
  1. 第四维KYoooabc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