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9

KYoooabc:


9.


眼看着孩子已经伤了,王源又撒着娇说了一通,王源妈妈不光忙着给王俊凯找药,还亲自给王俊凯家打了电话说人住这儿了,明早俩人一起去公司就行了。

两个人这几年两边家里早就睡熟了,又是周末,王俊凯父母立刻放了一百个心。

都是能自理的大孩子,而且说到底不是自己儿子还是不方便,王源妈妈只能睡前叮嘱了王源小凯的腿可能不好沾水,洗澡的时候你帮着点。

王源哎了一声就把王俊凯往浴室里推,却被王俊凯回身卡在门外。

“我自己行。”王俊凯说完就要把门压上。

“你不方便吧,哎你推我干嘛,又不是没一起洗过!”王源使着劲还想往里挤。

力气差在那里,王俊凯毫不犹豫一推,门咔哒就锁上了。

王源在门口憋了半天只能翻个白眼,怎么想怎么气不过,踩着脱鞋踏踏踏回房就找手机。

[王俊凯竟然不让我跟他一起洗澡!]

易烊千玺接到短信的时候觉得日子没法儿过了。[那你破门而入啊]

[他锁门!!!]

[把锁吃了。]

王源心想人还能不能有个倾诉对象了,只能回一个[滚]。

易烊千玺接到这个字立刻关了机接着睡,本来就没我什么事儿,我又不开你的月亮我的心。

王源按灭了屏幕,手机摔在一边,盘腿在床上发呆。

人生是分阶段的,太过遥远的太虚无,在初一的王源眼里,初三的王俊凯就是他能仰望的极限,就是他最有实感的,想要变成的样子。

从很小就是这样。

那时候他刚刚进公司,王俊凯翻唱的歌曲已经好几支,次次红遍网络。歌比人红,记住王俊凯是谁的没有几个,但在王源心里,已经划上这个名字。

他在微博上分享了王俊凯唱歌的视频,只打下两个字,师兄。

彼时王源的微博空空荡荡,这是他在自己的秘密花园里,埋的一颗种子。师兄的感觉是高而远的,好像王源给自己的小小世界里竖起的标杆。

他们陌路过,点头问好过,觉得彼此萍水相逢过。王俊凯不知道,王源也希望他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追上他。他想就像王俊凯感受到的那样,忽然有一天,王源开始与他平起平坐,形影不离。

这是王源的努力得来的,也有他无法改变的部分,比如年级差。

他升初一王俊凯升初三,他在新奇而又小心翼翼地适应新生活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可以熟练地掌控一切,做着得心应手的扫尾。

自王源认识王俊凯以来,从公司到学校,王俊凯在他眼里永远是一个已经从容不迫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变成这样,等他自己变成这样之后,王俊凯又已经领先在前。

初一的人还残存一点小学的稚气,他们课间时可以谈论的八卦,都是来自初三的学长。初三的漂亮学姐有外校男朋友,初三的学长被隔壁学校堵了打架了。在初一的人听起来,初三都是最帅最牛的人,这些带点传奇色瓷的资谈,永远属于那个最高的年级,自己根本没法涉足的地方。

刚刚王俊凯就带着伤,和一帮哥们一起,站在路灯下冷冷的不说话。王源突然觉得他和王俊凯的距离又回到很远的样子。到头来,还是那么远。

 

王俊凯在淋浴下唰唰冲着,根本不管水流过膝盖的伤蛰的很疼。

今天确实是邹阳和瞿青的事,可话还没说完,连次次都是第一个冲的高明远都还没炸,王俊凯冷着脸突然一拳就上去了。

不光吓着了对方,连自己人都吓个半死。

他们几个知道王俊凯的性格,且不说绝不会先挑事,根本不会有这样往死里打的打法。

瞿青心里当时只是一惊,后来王源进了肯德基的门,他才明白这次是逆了王俊凯哪片麟能让王俊凯这么一点就着。

踩了禁区了。

对方是三中初三的一帮子,梁子是桩桩件件小事积起来的,已经算不清,但也没想到,是从哪里知道的,今天专门堵了邹阳和瞿青,指着鼻子骂恶心。

这个年纪的男生骂人其实是最难听的,他们刚学会骂人的字,可还不会骂人的技巧。

只要恶毒只要难听,什么都往外喷。过两年,再大一些,或许知道,就算是骂人,有一些诅咒也是作为一个人不该说的话。

可他们现在还不明白。

邹阳和瞿青抿着唇静静地听。瞿青被骂的时候没恼,想藏的事情被揭开一片血淋淋,他心里却坦荡荡。他没觉得他跟邹阳在一起怎么了,他和邹阳,两个男生,他一丁点错都没觉得。

水淋在脸上,王俊凯大声地喘气,喘的不能自已。

愤怒已经退的所剩无几,涌上来的害怕像是从背后捅进他心里的刀子,来回搅,又像冰凉的手,勒住他的脖子,把他拖进深渊。

他真的害怕了,他怕他那点对王源的小心思,像瞿青和邹阳一样被人发现,被人拴起来吊在城门上,被万人评价。

他原本一腔热血的温暖与美好,被判为罪孽。

对方是三中的,再往深了点,他都不敢想。就在他这么害怕的时候,王源竟然出现,大眼睛瞪着,盯着他看,漂亮的要死。自己不应该冲王源发脾气的,他只是一瞬间不知道怎么面对,又暗暗恨自己。

王俊凯想好了一通道歉的话,却都没用上。

王源看他进屋就赶紧把他摁在床上,自己毛手毛脚地拿棉签蘸酒精还碰倒了瓶子,酒精呼啦啦倒出来半瓶王源伸手去扶,手指上有倒刺被撕破皮的地方蛰得猛一疼,又甩手又跺脚一通乱叫。

先没工夫收拾桌上的狼藉,王源举着棉签就扑到床沿上捋王俊凯的裤腿,一手举着棉签一边还甩着另一只手,笑眯眯地抬头看王俊凯:“疼!真疼!你待会儿忍着点啊,但是必须要涂!”

王俊凯自己没觉得是多大伤,腿搭在床上任王源摆弄,看着王源跪在床边,好像终于找着个机会看王俊凯怕不怕疼,却又轻手轻脚地拿棉签小心翼翼地去碰伤口,一丁点都没在意刚刚王俊凯给过他脸色看。

软趴趴的黑发在暖黄的灯下泛着柔光,王俊凯忍不住伸手去摸趴在床边小小的人的发顶,张口闭口,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王俊凯听到王源均匀呼吸的节奏,轻手轻脚翻身下了床。

三月夜里的冷还是带刺的,王俊凯扯扯根本顾不住他脚踝的王源的睡裤,手机贴在耳边直哆嗦。

瞿青接电话接的很快,大概是等着他打来。

王俊凯知道瞿青已经是个明白人了,他止不住地把心里话倒了一干二净,说完了一身轻松。

“王源还小,还没开窍,”瞿青耐心听着,临了只有一句,“王俊凯,我告诉你,就因为他还没开窍,你可以瞒着他,但你不能替他选择。”

“我怎么办。”王俊凯缩成一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提一个没想过要得到回答的问题。

“等着。等他明白。你如果替他选了,别怪他将来恨你,“瞿青如实相告,这种事只能靠自己想:“反正我当初觉得自己对邹阳有意思,偷偷去问一些过来人,他们都这么教我。不管你替他选和你一起扛着,还是替他选择背对你去过一个所谓的正常的生活,他都会恨你。别干太自以为是的事。”

王俊凯不知道接些什么,那边倒是先有了动静,好像是邹阳催瞿青别说了,赶紧洗澡去,然后电话就被强行夺走了。

邹阳随便扯了几句,好像是故意拖着等瞿青离开。

“嘿你别听瞿青写诗似的,都是废话。哎我告诉你,源子还没开窍,你干什么他都觉得没啥,不趁这个好时候多下手,将来碰不到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瞿青苦口婆心了半个小时,都是展望虚无缥缈的未来,根本看都看不见的狗屁未来。邹阳吊儿郎当一句话,就让王俊凯心理拧着的疙瘩突然冲开了。

“谢谢。”他真心说。

邹阳没什么别的可啰嗦,也就挂了。

膝盖上还有感觉,拿手机屏幕照一照也不敢,王源这个祖宗是一点光线就有反应,王俊凯只能磕磕绊绊慢慢摸黑回到床上。

王俊凯往王源那边挪了挪,听到王源的呼吸还是面朝里侧睡着,上了初中,沐浴露还是草莓奶香。

邹阳说的真的对。

王俊凯伸手往对面的人腰上一搭,抵着额头,沉沉睡过去了。 


评论
热度(165)
  1. 第四维KYoooabc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