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惆怅,也依旧安然无恙

长夏:

                                   

小声的,唱着我们的歌,歌词像本小说,渺小到失措。不惆怅,依旧黯然无恙,依旧人来人往,上台又散场。                                          ——《young》

 

他站在角落攥紧了手掌握成拳。咬着下唇憋住眼泪,这是种说不上来的感受,年纪太小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坚持无望,还不懂什么叫做继续留下来就是耽误时间,他站在这个小小的角落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从此以后你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下去。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叫做孤立无援,但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么高级的词汇,他只是单纯的觉得,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再有人能够一直一直,和他一起,不离不弃。

他看见母亲拿着合约走过来问他,想要续约留下来还是趁这个机会离开。母亲说的很有道理,留下来,同期练习生就只留下来一个他,前途什么的,那都是未知数,更不必说合约中的星途。星途漫漫,能走下去的人寥寥无几。他刚准备开口就看见和他一起上声乐课,一起唱过几首歌的二期练习生之一也拿着合约过来了。看见他就挥挥手叫师哥。他问他是不是也要解约,他说并没有,他的合约还没有到期,顺口还反问了句师哥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他说R你当初就是因为不要钱的训练奔着捡便宜来的,等你合约到期了你会走吗?

R摇摇头,说师哥我想和你一起唱歌。你不走,我就不走。

他就笑了,说R你怎么那么傻。然后看见R傻兮兮的笑脸说,R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下去吗?等到以后唱自己的歌,让很多人记住我们。

R说好啊,反正训练不要钱。

然后他看着R笑出声,转向母亲低声说了句“妈,我要续约”。

然后在心里默默想,还好还剩他一个,不然这个傻乎乎的师弟和谁唱歌去。

 

或许是他的留下给了公司一点信心,不管怎样公司至少还在坚持,做一件别人眼里一点盼头也没有只能赔钱亏本的买卖,但是不管怎么样,抱着点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公司的行事大胆了起来,也看准了他和R两个人颇为融合的声音,声乐老师开始带着他们在这个城市的各个广场公园给路人唱歌,路人哪里懂什么训练什么好听,他们只是偶尔驻足听上两句又匆忙离开,也有一些人听着听着就捂住眼睛,他不觉得那是他们唱的好听,路人的悲伤,是因为他们自己。两个人胆子越来越大,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每一步的地方 每一站都不会忘

 

他觉得,这就是他和R一起唱歌之后的感受,他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他和R一起,唱过歌,跳过舞的各个地方,两个人卯着一股劲,谁都不愿意先开口说累。这么说也许不正确,R那个人没心没肺,或许并不像他一样想这么多。他只是按部就班,跟他自己说的一样,和师兄一起唱歌。仅此而已。但是他自己不同,距离一期练习生离开已经过去了小半年,小半年里他又参加了几个地方级的比赛,人情冷暖经历多了人就快速成长起来,但是R不一样,说他年少天真也好,说他小心眼的小心翼翼的保护住R了都好,他只是很想很想,让他的小师弟R一直一直天真的笑。

 

这个世界让他很无措。突然地在网络红起来,只是因为和翻唱了当红歌手的视频被歌手本人翻拍转发在微博上,就忽然,拥有了大批的粉丝,粉丝还说不上,只是忽然被很多人喜欢,说这两个孩子真可爱啊,这两个孩子的眼睛里有对梦想的执着啊,看着他们我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啊。然后城市晚报的记者来采访他们,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对未来的打算。R不说话,看了看他,他忽然就很有底气,他的可爱和我的帅,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吧?

 

他的可爱我的帅。这是一种不管怎样也要一起走下去的宣誓。

坚持,和梦想。

 

就算黑夜太漫长风景全被遮挡

 

后来啊,真的有了一个组合。组合里,有三个人。来自首都的J和R同岁,是个跳舞很棒,书法很好,还会川剧变脸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特长的小男生。来公司的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和他弟弟,妈妈去和经纪人商量合约了,他就抱着弟弟安安静静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R和他被带到这边熟悉新成员,R一看见他就偷偷摸摸的和他说,这个J 啊,刚刚在走廊上跑的时候,头发中分了,好好笑。他也笑,但他没有在笑J,他笑的是R,自以为说话说得轻,实际上早就给J听见了,好在J不计较,他冲J递去个打招呼的眼神,问了他的名字。J的声音有点细,像个女孩子,又不像女孩子那么娇气。出道后他才从网络上的姐姐阿姨嘴里听说,这样的声音被称为少女音。为此,J被他和R笑话了不止一次。

三个人熟悉后,他知道J好像和他一起参加过某电视台的节目,都进了全国百强,后来被证实他还觉得这个世界真小。-

 

小到有梦想的人都聚在了一起。

 

是的,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觉得前方道路坦荡,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和互相扶持的伙伴。作为一期练习生坚持下来的他,从老小变成了大哥,一夜长大学着去照顾R、J乃至二期练习生以及更多年纪比他小的人。一切都好像变得顺畅起来,虽然训练很累,但他还是不止一次的觉得,只要红了,就不会这么累了。

他们一开始做网络综艺节目,然后拍自制短剧,一开始的点击率小的可怜,但是渐渐的越来越多,支持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不出意料的,他们出道了。

他发现R在慢慢变瘦,白胖的脸渐渐瘦削,被阿姨们称为神赐侧颜,说得好像多么好看一样,但实际上,也的确,特别的好看。R说,抬头就有一片星光。只要他们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更多人喜欢他们,只因为他们的实力。

 

只因为实力。

 

我怎么变这样,变得这样疯狂,变得这样倔强。

 

他不得不承认,喜欢他们的人是真的喜欢他们。他们在出道后不久就被送上了第一条红毯,甚至阿姨姐姐们给了他们意想不到的应援。

R在回到休息室后立刻就哭了,J的眼睛也泛着红。他更不必说,搂着R的肩膀安慰他,却把眼泪悄悄抹在他的衣服上。佯装没有哭泣。坚持到这一天,有多苦,有多累,只有他们知道。

那天晚上三个人把酒店的两张床拼在一起,三个人挤在一起睡觉,但是其实谁也没有睡着。第二天三个人一模一样的黑眼圈让人看见后不约而同的笑又不由自主的心酸。

 

疯狂或者倔强已经不算什么了。他们只是很想,特别想,把这条路走下去,很好的走下去。

 

舞台上远远的光,落在我的肩膀

 

又过了几年,整个圈子里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比起刚出道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人叫他们前辈。他们这个组合开创了国内少年艺人的先河,也引来更多人试水,标榜青春向上正能量。他时常会想起出道第二年的时候参加的第二次音乐盛典,那个时候他们刚发行出道后第一首抒情曲风的歌曲,当时三个人都处于变声期,R说他是变声癌晚期,自己是中期,J是早期。节目上一说就逗的姐姐阿姨粉乐得不行。

那天唱慢歌全开麦,开始前大家都担心会不会唱不好,R和J在上场前都紧张的不行。他心里也紧张,嘴巴上安慰着,自己却没底。但是站上舞台的一瞬间,舞台下一片澄海和红蓝绿的光映得他眼眶发热,R也一定看见了,开口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场演出里,他们会有最好的表现。

是这样的吧,有那么多人在支持你的时候,就不自觉的,想发挥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抬头就有一片星光 

粉丝说,属于你们少年盛世,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他想,漫天的星辰都比不上那一晚的星光橙海。比不上那一晚用爱与支持铸就的天空。

 

他不记得那首歌最后火了多久,但是他一直把那首歌当做他们的梦想,他们一起,大声的唱给全世界。

 

我怎么变这样,变得这样疯狂,变得这样倔强。

 

-你们能坚持多久

-很久很久。

 

他想,只要还有梦想,只要还能坚持,他们三个都会一直走下去。

梦想呢,是什么?

 

在最大的舞台,唱最好听的歌。歌唱一个梦镜,一个终会实现的梦境。

 

老地方安然无恙,梦想熠熠闪光,变得倔强而坚强,走下去。


















这儿是长夏,愿他们的星途无纷扰。

评论
热度(23)
  1. 第四维长夏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