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

卿酒酒:

跑啊。

……

哇王俊凯你胆子这么小。

这不是胆子的问题,本来就很无聊好不好。

哦。那回吧~

……生气了?

生什么气,你不想玩咯,那回吧~

(眼睛都不看我了怎么叫不气)哎哎哎……好吧。

好,鼓掌,王俊凯加油!你好帅你好帅!

 

王俊凯咬了一下他的虎牙,磨到嘴唇上有一丝淡淡的痛意。他又看了一眼不远处蔚蓝的海平面,红彤彤映亮着粼粼的波光。回头看王源,海真亮,王源眼睛一眨又一眨,完完全全发光。王俊凯又暗暗喊声糟糕。

没办法。

谁叫他是王源呢。

他闭眼又睁开,脱了衣服甩给王源,用力地冲向了海。

 

 

王俊凯坐在房间擦着头发,湿淋淋,地上都是一滩水,从房间门口到他坐的地方。任姐姐说了他几句,摄像的人也是合不拢嘴。啊,啊,都在看他的笑话。毕竟太少人会甩着衣服一路狂奔还跳进海里,跳进去的时候还大声嚷嚷着什么。

这画面太美他都不敢再回放一遍。

人走了之后,王源才把门开了一个小缝,含着笑的杏仁眼一眨又一眨。

王俊凯扔了毛巾,吃水的毛巾掉在地上重重啪嗒一声。

他不满地讲:“你还笑。”

王源开了门,大大方方进来了,换了一根毛巾给王俊凯擦头发。

王俊凯听到他说:“你自己要跳的。”

 

“你怂恿的好不好。”

“我只是给你提供了一种……告白的方法。”

“跳海的表白,啊……你们00后的心思我不懂。”王俊凯抓住了王源的手,想说头发已经快干了不用擦了,但是。

刚抓到王源的手,想的就不是擦头发这么无聊的事了。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就是猛然一下,触电的滋味。呆愣上几秒,还要说些杂七杂八的话来转移注意力,免得对方发现自己的慌张和脸红。

“所以你刚刚跳进去的时候喊什么了喊那么大声。”王源尽量在若无其事地问,但想想这样戳破王俊凯,万一他好面子说不是自己怎么办,虽然心里已经认为是自己了,但是他要死犟着要刺激一下王源,那王源也没办法。

啊算了算了。

还是说个别的话题转移下注意力吧。

注意力表示他被转移的很累很累。

王源乱七八糟讲的事一点都没进王俊凯的耳朵。他头发湿哒哒贴在额头上,视线也被流下来的水润得发湿,发黏。黏在王源的身上,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王源的脖领。今天他穿着米白的短袖,上头涂满了小香蕉,让人有种剥掉的冲动。

米白……米白的话很容易透水吧?

就是说今天如果是王源跳进水里,那么浑身湿透的王源就不容易被一件白T给罩住了。

湿淋淋,一股股流着水。而王源的眼睛。也湿哒哒看着自己。

嗤——

嗤——

嗤——

王俊凯持续冒气中。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羞耻而又让人发痒的好奇心呢?

谁也不知道。

这种好奇心谁也猜不到,王俊凯自认为还算冷静自持地隐瞒着这一切,只要没有人发现,那他就还能任性肆意地持续发展下去。

毕竟他跟王源是同一间房。脱换衣服,搂抱压倒,十指包住十指。不论是巧合亦或者故意,这种机会总是很多。这种视觉上,肢体上的接触,颤栗叫王俊凯很着迷,甚至算是通告期忙碌之中最让人发痒心动的致命吸引。

 

王源晃着腿,抓住一大捧薯片塞进了嘴巴,嚼得有滋有味。

“你刚洗完澡先别吃能先把头发吹了吗?”王俊凯口不对心地教训他,视线不由自主老往都抖动的喉结往下瞟。

“先次……次完再说……你不要讲话让我看电视。”王源丝毫没有发觉游蛇一样的目光正在身上上下游移,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屏幕上冷白的光正对着王源的脸。从王俊凯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是让人夸赞成画中仙一样的侧脸神颜。

这样看着确实很好看阿。

尤其是被薯片鼓起来的嘴巴,侧面看还蛮可爱的,不对我应该提醒他让他不要吃了。啊……喉结又在抖……

嗤——

嗤——

嗤——

王俊凯又在无限冒气中。

“我来给你擦头发。”王俊凯觉得要是他再这么坐下去就要疯了。

从浴室拿了毛巾出来,罩在王源的头上揉来揉去。王源的脑袋瓜貌似还是当年那个尺寸,这样一揉,脑门真硬阿,怪不得有时候都不听他的话,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等会!

王俊凯停下来脑内活动,也停住了手里擦头发的手。

尽量稳住,提醒了王源一声:“王源儿,领口开的也太大了……”

王源往上提了提,又塞了一嘴的薯片,腮帮子又鼓起来。

王俊凯也继续着刚才中断的擦头发大任务。

擦了一会又唉了声。

还不如不告诉他,这又拉得太高了。也太高了吧,王源儿你都不热?

刚才扫到的那一眼,王源儿的平板上身若隐若现。里头的皮肤带着阴影,亮的地方亮,暗的地方暗,还有一个小点貌似是粉色?

阿我要窒息了。

王源,王源到底是怎么长成现在这样的?好像是刷一下,唰的一下,就跟开了快进似的。头一周他在公司见他还是一个样儿,过几周再去南开找他,又变了。他现在变得,好像全身上下都安装了开关可以启动王俊凯的好奇心跟羞耻心。

有时候想知道把王源压在下边是什么感觉,王俊凯脑补了特别多,比如说压住王源的时候王源的脸看起来是什么样,是呆呆任由自己作孽还是苦恼地笑又毫无办法还是满足着王俊凯,或者是根本无所谓,很习惯,适当性挣扎两下就嘻嘻笑了。

想当然不过瘾,王俊凯也会借着游戏时的疯狂劲儿故意冲扑过去,握紧王源的手撩上几句,王源每次都笑着不说什么,他的那种笑特别,特别让王俊凯心动。

心动一秒钟,慢慢燃成火堆,而他久而久之坐在火堆旁边,闷得胸口燥热无比。

“擦擦就行了阿,王俊凯,你快要把我的头发撸光了。”

王俊凯回过神,一个没注意这思绪就像脱缰野马跑得无边无际。

“那不擦了。”哎呀想想我给你擦头发你居然还没点反应,丧气死,不管了。

王俊凯走开之前,王源喊住他:“吃不吃薯片?最后一口咯?”

哎呀还等着你赏我?

“吃。”

王俊凯刚准备拿过来袋子,没想到王源直接掏出来一捧。

王俊凯眼都直了。

什么!

什么什么,这是预备喂我吗?

不行就算不是喂我也要死皮赖脸叫他喂,我不管我不管!

 

王源掏出来才觉得他这样不太对,应该把袋子扔给王俊凯就行了,抓在手上迟疑了几秒,别扭着也不行,太刻意了反而显得太过在意,算了。

“你低点头阿,你吃不吃,死人,你靠过来点。”

王源企图用这些做作的谩骂跟闲言碎语来转移王俊凯的注意力,也转移自己的,不然一想到手指现在马上就要递进王俊凯的嘴里,还要蹭到他的嘴唇,两颗虎牙,灵活的舌头,王源就容易脸红,控制不住。

 

喂进去的时候还是沾到了一点点口水。

王俊凯只觉口水这样黏到了王源手上有些丢人,微微红了脸。

王源的手指都在发烫,好像皮肤破开,刚才差点被他咬到的部分渗进来了别人的口腔液体,血液因为这点养分加速了流淌,一腔热血冲入了心脏,整个人无法集中视线去做别的去想别的,只剩手上那点烫。

还有。你靠得太近了。

王俊凯。你要离稍微远一点。

刚刚擦头发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挡着我看电视了。所以什么都没看进去,光听着你心口那点不争气的砰砰声。而且你不吭声反而很吓人,就好像在无声中……默默地把我吃了个一干二净。

王源当然不能问,王俊凯你在意淫我吗?

回答是或者不是都很叫人难堪。

十一点的时候熄了灯,王俊凯在另一边玩着手机,亮光微微刺眼。王源还想跟王俊凯聊聊天,但这个时候再提什么话题反而刻意,那索性发个朋友圈?找一个能引起王俊凯好奇心的东西发出去,但万一他没刷微信,在玩别的,那估计就要过会再看到了。

酷暑的天,玻璃窗隔开了蝉鸣跟热度。王源盖着小毯子,笨拙举起手机侧翻身,以最小的动作发了条朋友圈。

 

——听说胆子大的人可以边跳海边喊喜欢的人名字。

附了一张海的照片,今天拍的。

有几个重庆的土娃子来评论了,说没看过海哦好羡慕好羡慕。

还有一个问那你喊了没。

王源回他,我早就喊了。

 

过了十来分钟,王源难捱跟黑暗斗争着。王俊凯那边悄无声息,只看得到一点点的亮光,微信还是没动静。

到底在看什么阿。

王源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下床飞快瞄了一眼,丧气死了,原来在补这一周的海贼王。这么晚你看怎么热血的东西真的可以睡着吗,噢香吉士又冒桃心了。

王源放完水回来,好像杂念也随着马桶被冲掉,不一会就迷迷糊糊进入了睡眠。

再醒来是被人扇醒的。

后背上俩巴掌,扇得自己呛出一口气。王源迷蒙了一会,还以为是在做梦,后来又被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这才彻底醒过来。

严重,非常严重的起床气。

“好烦啊……你知不知道人要睡觉……”

王源两根眉毛拧成个疙瘩。

王俊凯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坐了好半天,一双眼睛又是喷火又是烦躁又是在他身上瞟,最后彻底蔫了,说了声你就当我梦游,躺回了自己的床。

................................

搞毛?

王源被他撩得没了困劲儿。干躺了会,翻了三次身,拱得被子都要掉下来,听见王俊凯闷声闷气问了一句。

“王源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王源愣了一下,一片暗光中只有胆子越来越大。

“有啊。”

王俊凯在猜测这个有啊是不是包含了他的那一层可能性。但他转念又想到了南开很多人,万一王源默默喜欢上别人呢?这些天不是没听过给王源表白的,而且他也不清楚王源的理想型到底是什么样。

一想到王源有可能喜欢的是别人,王俊凯胸口就钝钝地痛。

“二十五岁之前还是不要谈恋爱了。”他闷闷地说。

“……”

这要看两个人是怎么想的阿。王源想,也不由我做主。

“王俊凯你理想型是不是杨幂那样的。”

“不是。”

“噢……那跟你告白人那么多,就每一个动心的?”

“那你呢,你有没有动心?”

“我没有。”

“那我也没有。”

王俊凯突然喜欢上了这样聊天的感觉,他放松下来,又想起了很多美好的滋味,他跟王源相处中总是美好大过于小打小闹,甚至回想起来,小打小闹也有小打小闹的好滋味。

还是那句话吧,感谢王源让他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那你的理想型……”问出半句才反应过来,王源不是已经说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人怎么着也都该是我。我陪着他,是我陪着他,我们才走了这么久,我对于王源的特殊性那是有目共睹的,全世界都在说我们很般配,你喜欢的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是王俊凯才对。

安静了一会,王俊凯突然听到王源开始说。

 

“我喜欢的人。性别男,十五岁,顶天立地,对人又好又温柔。他喜欢唱周杰伦的歌,他读重庆八中,笑起来有两颗虎牙。我喜欢的人,陪过唱过人质,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小手牵大手。我喜欢的人,不习惯对我说很温柔的话,因为他是个男孩,他读给我听的信,说还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话要跟我讲。他念信的时候不好意思看我,拥抱的时候也不好意思抱太紧。”

“这个人就是我的理想型。”

“你……要是还不懂就去死吧……”

 

这种感觉像是什么呢。

像是有什么盛开在脚下,把他的理智沉入,每一句话都像重锤,落下时却只够他胸口酸痒。突然他被别人的几句话语就可以操纵,这话语背后的重量沉淀了我与他的一步步曾经。无法承受。快要从这个房间冲出,在气浪中升腾,激旋,落至重庆。

在每一个巷子里看看,原来我们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喜欢可以被他这样一瞬间说出口,却不是一瞬间发生,喜欢是在两人的脚印中一起堆积起来的。一往而深。

 

王俊凯翻过来王源的背,在一片昏暗中找到他的两片嘴唇,像从前那样试探又装作无意地摸过,此时此刻终于愿望成真,嘴找对了方向,手按住王源滚烫的脸,亲热又眷恋。

不用开灯也能想象出什么样。

平时他这样压住王源玩闹时,王源的嘴角会翘起来,眼里只看得到他一个人。

有些软,王源的嘴唇,还有点刷过牙的清凉薄荷味,舌头再往里面探,还有甜丝丝的薯片味道。他笨拙的舌头,与王源羞涩的舌头相互顶撞着。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莽撞又青涩的接吻,王源终于喘过来气。

“你上高中就在学这些?”

“这个不用学好吗,我想这么干很久了。”

王俊凯想去按灯,被王源制止了。

王源抓着他的手,慢慢滑了上来,搂住了王俊凯的脖子。

抱着他才知道他这么热,这么软。虽然都是骨头,但却像软在了自己的怀里一样。王俊凯想舔他的脖子,他的耳背,无知的探索真是有趣,让他的心神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他才跟他在一起,就马上在上手吃掉他的事。

王俊凯扯掉了被子,干干脆脆抱住王源。

“你和你的理想型在一起了,有什么想说的?想表示的?”

王源搂着他的脖子,微烫的脸蹭在王俊凯的脖子上。

“这是我的初吻,诚意够吗?”

“够……”他的嗓子不由自主哑了下来。

 

白天。

王俊凯沿着长长的堤岸,奋力地,用力地跑向了海洋。

堤岸在望,他奋力一跃,张开嘴大喊了什么,即刻便被风带走。

 

——听说最胆大的人,跳海的时候可以大喊喜欢的人名字。

——听说王源十四岁跳进彩色球海洋时,为谁高喊着加油。

——听说被加油的人是王俊凯。

——听说…….

 

 

如此嘹亮的喊声,到底听得听不到呢。

喊声无法抵达的话,就只有用心来传递了。

 

 

辽阔海洋,一望无际。年少夏天,勇敢无畏。

“王源儿!我最最最最最!喜欢你!”

 

 

Fin







@橘子 
 听说有人生日要贺文?

评论
热度(1737)
  1. 王家的小小凱吃凯源安利吗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是更英雄MoeAm 转载了此文字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