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彩蛋

吧唧:

王源还以为自己是最晚到的那个。

 

高中毕业十周年同学会,一个月前邀请函就寄到他手上了,好歹也是一班之长,他信誓旦旦说一定去,天大的事都推了。结果刚好有个案子要二审,他从庭上下来正装一换随便套了件白T恤牛仔裤开着车一路狂飙往咖啡厅赶。

 

推开门的时候被结结实实震撼了一把。他们包了个挺私人的做西餐餐点也很出众的咖啡店,把长桌子长沙发一排排的拼起来,大家面对面坐了几排,转头看他的时候,一张张不再那么年轻的脸还是一样熟悉,冲破了时光,好像还是乖乖的坐在一起上课,好奇的盯着这个迟到的班长。

 

二班和一班的关系一向挺好,这次的组织者也一直是朋友,怕麻烦,干脆合并合并两个班凑一起办了,也拉近感情,因此满满当当80多个人是有的。有的王源不太熟,叫不太上名字,但是每张脸都亲切的让他想微笑。

 

王源高中同桌第一个站起来:“校草你终于来了啊!”

 

原来的班花半真半假的表示嫉妒:“王源你一点都没变老啊,你是从星星上来的么?”

 

王源穿着特别普通的T恤,相比于别人的精心挑选过的正装,简直随便又年轻,朝气蓬勃的样子。他上学的时候就长得精致显得小,研究生读完才上班没几年,一点都看不出世故成年人的样子,看上去比在座的人小了好几岁。

 

王源赶忙笑着道歉,被拉去坐下:“是我不好,我迟到。我最晚了吧?”

 

同桌把一杯啤酒端到他面前:“别说虚的,罚酒一杯。”

 

王源痛快的就喝了,然后同桌才坏心眼的告诉他真相:“其实还有一个人没来呢。”

 

“谁啊?”旁边的女生在数人头。

 

“二班王俊凯啊。”

 

同桌的几个女生眼睛毫不掩饰的亮了。

 

“他还来?”“回国了么?”‘不是之前在UCLA念电影么?”“你们联系上了?”

 

王源的表妹坐在这一长桌的另一头,这一开口王源才看见她:“回国啦,现在跟着个很厉害的导演在拍MV呢,今天好像就是有拍摄,你们再等等啦。”

 

旁边的姑娘笑着打趣:“你怎么知道的呀?那么清楚,你肯定当年就暗恋他。”

 

“……不敢,不敢。我有我的门路呀,我人缘好。”

 

大家都乐。

 

在等王俊凯来的时候同桌丝毫没有放弃自己的情报工作传统,兴致勃勃的八卦:“你们知道么,原来我们高中校长,上个月被革职查办了,说贪污受贿,和教育局局长一起进去了。”他现在在做记者,第一手资料都是真真的。

 

“啊,怪不得,我就说当个校长那车也开得太好了,贪污了不少吧?”有人恍然大悟。

 

“说我们原来盖新教学楼的钱都被他私吞了,还真是不少。”

 

“哎,那教育局长他儿子,不就是隔壁学校,那个出了名的小霸王么?他爸进去了他怎么办?”

 

“他比他爸进去还早呢!他不是去年把人打残了被判刑了么,他爸就是为了捞他动作太大被举报了,还把倒霉校长扯进去了。”

 

王源这时候才开口:“故意伤害,判了九年,去年审案的时候我旁听了。”

 

王源当时坐在旁听席,心情很复杂。他没经手这个案子,但是大概也知道很难轻判了。他看着还算的上是曾经的熟人,剃了头发,神色颓败的站在被告席上请求谅解。年少的时候因为自己坚持的正义念得一封检讨书,几年后铁面法律的宣判替他来还。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做错了什么,有规规矩矩的惩罚的,再怎么检讨悔过也没有用。

 

王源望着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像是原来课间的时候一起聊天说老师坏话分吃零食的高中生,他们之中有记者,老师,医生,银行职员,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和刚刚起步的商人。大家慢慢的站在了社会中每个属于自己的那个圈里,然后撑起了这个社会的责任和力量。

 

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很辛苦,但是也很值得。

 

当大家重新坐在一起的时候,都还是青春的模样。

 

王俊凯终于来了。

 

他也没道歉,进门的时候迎着一阵起哄就坐在了唯一空下的王源正对面的位置。而王源欺软怕硬的同桌这时候已经张罗着饿死了快点菜吧。

 

王源抗议:“他没罚酒!”

 

同桌驳回:“王俊凯太帅了,不用罚酒。”

 

王源差点没被噎死。

 

王俊凯坐在对面洋洋得意的笑,是挺帅的,王源看了看,决定这局忍了。

 

吃完饭一堆人蠢蠢欲动说要玩游戏,打牌这么多人玩不了,只能来真心话大冒险。为了刺激规则很简单粗暴,轮流掷骰子,点数四以下的,自己选择惩罚。

 

这一桌从头开始,王俊凯先扔,运气不好,扔出个2,王源大乐。

 

“来吧,真心话。”王俊凯往沙发后面懒懒一靠。

 

那边年少时分曾经暗恋过他的女生们蠢蠢欲动,为到底要问什么问题商量了好一会,最后拍板了:“你在美国大学的时候交往过几个人?”

 

“……零个。”

 

“不可能!”那边马上指责他撒谎,“喝酒吧王俊凯!”

 

“是真的。”王俊凯两手一摊,说的很诚恳,“我是学霸啊,我一直埋头苦读,顾不上个人生活。”

 

旁边的男生安慰的拍拍他的背:“东西方审美不一样,真的,美国大妞欣赏不了你的帅。”

 

表妹坐在那头不轻不重的戳穿他:“一般这种啊……我觉得都是心里有人了。”

 

王俊凯只笑,不接腔,抬手把骰子扔给王源。

 

王源也瞅着他笑,笑的手一抖,扔出去,一个大大的一点。

 

王源愣了,顾不上王俊凯的幸灾乐祸,小心的选择了:“那我也真心话吧……”

 

“高中的时候有没有暗恋的人!”文艺委员压根没给别人机会,感觉这个问题憋了十年了,迫不及待的脱口而出。

 

“……有啊。”

 

“是不是我们班的!”她立刻追问。

 

“……不是。”

 

于是在座各位响起了一半的惜叹一半的惊讶。

 

“谁谁谁!”二班有个女生几乎立刻就站起来了,感觉一定做过地下审讯工作,反应极快。

 

王源把骰子扔走:“我这已经回答过两个问题了啊,你得留到下次真心话问我。”

 

叹息声听起来全都挺遗憾的样子。

 

终于等到第二轮,王源扔骰子的时候觉得有好几双眼睛发着光牢牢的盯着他,吓得紧张,扔出一个3.

 

“大冒险!我选大冒险!”他生怕被追问上面那个没问完的问题。

 

所有要大冒险的人要抽签,从一个桶里随机摸一根小木块,上面写着各种荒唐可笑的惩罚措施。

 

王源偷看完同桌上面写着【当众表演一段钢管舞】的那行字,憋着笑沉痛的表示了自己的慰问,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差点要扔掉。

 

“我喝酒!”王源当机立断认输。

 

“什么呀什么?”同桌满心希望他的更劲爆,夺过来就念,“当众亲吻一名同性哈哈哈哈哈哈王源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郁卒的看着起哄大笑的老同学。

 

“来来来,校草我帮忙。”几个男生假装热心的样子想站起来。

 

女生们全都看戏,掏出手机调录像模式:“王源别怂啊,刚刚就没回答完,你就亲一个嘛,保证不给你放网上。”

 

王源半站起来就去端那满满一杯白酒,觉得死在酒精里还比较有尊严:“哎呀说了我喝酒嘛,来吧。”

 

王俊凯在一团热闹里轻笑了一下:“就你还喝白酒呢。”

 

他也站起来,就着王源半弯的身子飞快的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

 

王源愣住了。

 

所有同学愣住了。

 

他这个吻干干净净的,一瞬即逝。比王源的初吻还轻。

 

王源记得王俊凯第一次吻他的时候,整个人完全懵了,大脑跳台到只剩电视机坏掉一样白白的雪花点,还有一长串尖锐的忙音无序的在他耳朵旁边响,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王俊凯比他更慌,刚一退开就问他:“你呼吸啊王源儿!你干嘛闭气啊。”

 

王源这才发现自己闷闷的脑袋缺氧:“啊……我忘了。”

 

于是王俊凯深呼吸了一大口气又给他渡过去,给他氧气。

 

在座的各位很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反应。

 

第一句话是问举手机的姑娘:“你录下来了么?”

 

“……录了……录了……”

 

“……这是,什么情况。”记者朋友喃喃自语,那语气像比看到奥巴马和普京当众热烈拥抱更震惊。

 

王俊凯轻飘飘的把自己抽的签扔回签筒,也没展示:“我的大冒险也是亲吻一名同性啊,王源喝完了我喝什么,凑合一下吧。”

 

表妹很正经的接话:“啊,真是巧呢。”

 

刚刚那个录像的姑娘低头检查了下手机,一边自言自语:“感谢万能的天神,这个画面我想看十年了。”

 

大家又大笑。

 

两轮游戏结束大家都玩得差不多尽兴了,有个人灵光一现,站出来提议:“别玩真心话大冒险了,敢不敢玩个大的?”

 

“从现在开始,每个人把手机交出来,不准互相说话,不许递眼色,不许传递任何消息。假如我们现在都在学校,还是高中。现在呢,学校来了个变态杀人狂,把每个人分别关起来了。给你们一人一张纸,你可以在这张纸上写另一个人的名字,如果他刚好写的是你,那么你们两个,都可以逃出去。如果他写的不是你,那么你要被杀掉。”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抗议:“不行!太伤感情了!”

 

提议的人一脸无辜:“真感情又不怕考验。”

 

所有曾经最亲密的闺蜜,兄弟,一场早恋无疾而终的恋人都惴惴不安的看着对方,不自觉的已经把心境代入被杀人狂挟持的现场了。一份情谊太重了,把命都搭上了,谁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你托付性命的那个人,是不是也真的最在乎你。

 

她还有没有更要好的朋友呢?我是最重要的那个么?我们分手了,他还会想救我么?如果是当时呢,当时他一定会救我的吧?

 

万一自己选的人,最后没有选自己呢?

 

表妹的好闺蜜失落的说:“你肯定选你哥啦。”

 

“我不选!”表妹喊得很大声,“哥你放心!我不选你!”表情像烈士就义。

 

发起人不满:“不许说话的啊!你这算违规了,来给我个胶布把她嘴封上。”

 

大家犹犹豫豫各怀心思的把纸条交上去了。王源写的很快,和王俊凯第一第二的扔过去。

 

那人神神秘秘的把纸条收好,卖关子:“等会再公布,你们先吃甜点。”

 

王俊凯之前往窗外望了两眼,不知道在看什么:“我去抽根烟。”

 

王源知道他不抽烟。

 

王源坐了一会,也找理由后脚跟过去,溜达到咖啡厅门口,果然看见王俊凯倚在门边站着,出神的看着外面。

 

“看什么呢?”王源走到他旁边。

 

王俊凯指给他看:“你看在外面表演的那个乐队。”

 

王源跟着看了半首歌,完完全全的不可置信:“是他们?他们回来了?”

 

王俊凯笑:“其实人家可厉害了。在美国非常出名的一个华人独立摇滚乐队,每年一个月回国不同城市跑着街头演出,没人认识,也不收钱,别人都当他们流浪汉。我在美国的时候遇到他们了,吉他就是他教会的,还鼓励我成立了一个团。”

 

王源沉浸在这么酷的故事里无法回神。

 

王俊凯笑的又好像几年前玩摇滚时候那么冲动意气的模样:“敢不敢再和我合唱一次啊?就在外面。”

 

王源嗤笑:“得了吧,你忙的都多久没练吉他了,感觉你跟不上我。我可是天天练琴的。”

 

“是,你昨天晚上在客厅练琴还把我吵醒了,扰民。”

 

“那是晚上八点!你自己忙的昼夜颠倒非要那时候睡觉。”

 

“忙完这阵就好了,等你有空我们出去旅行。别岔开话题啊王源儿,敢不敢?”

 

“敢啊。”王源的回答永远和原来一模一样。

 

他们俩没打招呼就走了,走出去,抬手和乐队拥抱,迎接他们的口哨声和热情。一个接过吉他一个接过键盘,相视而笑,眼睛里不服输的挑衅一如年少。

 

这时候老同学们开始揭晓游戏的答案。

 

每个人署名过的纸条被挨个打开,没有逃生成功的人心碎欲绝的看着辜负了自己感情的人:“你居然没有选我!”

 

“……我以为你肯定会选别人啊!”

 

“我们分手了你报复我是吧?还是你当时就暗恋她?”

 

……

 

闹成一团,有失望,有谅解,有释然。

 

发起人终于抽起了对折后外面写着王源的那张:“来来来,我觉得我们就快要揭晓王源当时暗恋的人了!”

 

他有些好奇的打开来,随即冒了句脏话:“卧槽!不是吧!”

 

“谁啊?写的谁?”大家好奇的不得了凑过来。

 

他非常怀疑自己的眼睛,老实的把纸条摊开示众,上面非常隽秀的三个字【王俊凯】,写的很坚定,一笔都不抖。

 

“卧槽!”

 

“不可能!”

 

“他是不是理解错了写成要杀的人了?”

 

“他俩不是一直是对头么!从来也没有说过话啊。”

 

有人催促:“快看王俊凯的。”

 

那人手抖得更厉害了,赶快把署名王俊凯的纸条摊开摆在了一起。

 

【王俊凯】【王源】

 

“……这一定是幻觉。”

 

“……他俩是刚刚亲了一下亲出了感情么?”

 

“一吻定情啊?”

 

“瞎说什么!”

 

“……所以他俩逃出去了是么?”

 

“他俩人呢?”

 

“不见了!”

 

“跑啦?”

 

“居然跑了!”

 

“靠!你视频快再翻出来给我看看!”

 

而王源和王俊凯,又一次逃生成功了。

 

无论在哪里,他们总会携手奔跑的。


——END——


希望小LL快点好起来,一颗小彩蛋还没给你呢。

评论
热度(5459)
  1. Graffiti一人有一个桃子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的彩蛋
  2. Bloom1116第四维 转载了此文字
  3. 人生导师苏玛丽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好期待后续其实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