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足深陷 10【完结】

twinklewang:


10

 

王源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这样想看清王俊凯的脸。黑暗是最好的掩护,他站在台上,目光越过无数头顶和闪光灯,越过无数空荡荡的座椅,落在那双眸中,看得肆无忌惮,又明目张胆。

 

这个世上不爱的理由有那么多:我很忙,我很累,我需要空间,我对你没感觉,我是为了你好。

而爱的表现只有一个:我想和你在一起。

此时此刻,即使有不绝于耳的流言蜚语,即使是彻彻底底的错乱颠倒,他依然想和他在一起。

 

“师兄?”顾思义在身后喊他,声音既不安又小心翼翼,“你没事吧?”

“没事,”王源下意识地应道,又微微翘起嘴角,摇了摇头,“不,我大概有事......因为明天,要出大新闻了。”

 


 --------------------------------------------

二零一八年的美国电影金球奖颁奖现场,舆论焦点都集中在中美合资的电影《同舟》上。

《同舟》是一部同性恋题材的电影。这种题材在欧美并不少见,令老美们觉得新鲜的是,这部电影的主演之一是中国人。

华裔在国际电影节上被提名已经屈指可数,因为同性恋题材获奖的,更是凤毛麟角。

金发碧眼的主持人在台上亭亭而立,朝全场的芸芸巨星们露出微笑:“The best actor award is taken by——”

“Roy Wang,let's welcome him to the stage!”

掌声雷动,一袭白色西装的青年从观众席中起身。身量颀长纤韧,颈间系了只黑色领结,衬得整个人端庄雅致。一双眼睛大而明亮,笑容温煦,又显露出满满的少年感。

截然不同的两种特质,竟在同一人身上完美融合。老美们的目光炯炯,有欣赏也有艳羡地注视着款款上台的青年。虽然早已在大荧幕上见过他,亲眼见到后依然觉得惊艳。这大概就是最典型的东方美,美丽而清秀,却不见丝毫女气;不显山也不露水,却让人过目不忘。

青年在话筒前站定,场下坐着的大多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熟悉面孔,有一些甚至是他最崇拜的偶像。但他未露出丝毫怯意,噙起一抹大方得体的微笑:“Thanks,thanks for everyone here.This is not an award of my own.It also owes to my partner Jonny Sheldon,my director(导演),my screenwriter(编剧),and every member in our team.”

“Why did you choose to accept this movie?”女主持问道,“you know homosextual(同性恋)isn't an approved group in most of the world...”

“Love is a miracle(奇迹),because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无关于) your gender(性别),your identity(身份),or your status(地位).It's a thing that can not be controlled.The reason why I chose to act this role is that,I want to show my respect for love...any kind of love should be respected.”

“I have learned that the Chinese name of this movie is your proposal(提议).Could you explain something about it?”

“The Chinese name ‘Tong Zhou’ means two cross a river on the same boat.Love could be bitter sometimes,just like you are sailing in a stormy night,and gaint waves(巨浪) are in front of you...You may be afraid but you are not lonely,because your lover is with you,you two can row together to get away from the nightware(噩梦)...this is what love means,in my understanding.”

女主持听得入迷,碧绿的眸中泛起浅浅湿意,半晌才开口道:“Your description is...so vivid(生动)...Does someone give you inspiration(灵感)?”

“Um...actually you guessed it(你猜对了).”

“Is that your lover?”

“Yes.”青年浅笑着颔首。

女主持不禁好奇道:“Why not describe something about her,we are curious(好奇) about what kind of person can attract you...”

青年似乎对此毫无准备,愣了半晌才局促道:“Well,he...eh...he is...”

“Hold on a minute,”女主持的脸上浮起稍许惊讶的神色,“did you say...‘he’?”

偌大的晚宴厅里安静下来,无论是白皮肤还是黑皮肤的人,都将探究的目光投到台上,深深浅浅不同眸色的眼睛里,却尽是善意的好奇。

青年平静下来,他竟有些庆幸自己是在这样的场合向世界公开。因为此处没有一个人,会对别人的性向产生质疑。他们有的,只是无条件的包容与祝福。于是他放慢了紧绷着的呼吸,扶起话筒,微微点头:“Yes,it's not a slip of tongue(口误).I'm a homo...but this can't impact my aesthetics(审美) on women's beauty.You see,Elizabeth,I think this white dress fits you very much.”

这是句典型的玩笑话,在场的人们都捧场地笑起来,方才微妙的尴尬便被一带而过。

女主持欣然接受了青年绅士的夸奖,微笑道:“Okay,anyway thanks for your appreciation(赞美).But I'm not going to let you get away from the topic(岔开话题)...tell us something about him.”

“Who?”青年对着镜头淘气地眨了下眼。

“You know who I means.”

似乎明白自己已经逃不过,青年蹙着眉思考了半晌,继而自顾自温柔地笑了下,片刻前皱起的眉也化成细弯的弧度。

他向着台下所有的人,也向着镜头另一边数以亿计的观众们,略略羞赧又深情地开口道:“Well,I just couldn't find a suitable adjective(形容词) to modify him,it's really hard to say...so let me borrow a word from Duras(杜拉斯)...”

——“He is a kind of heroic dream in my exhausted life.”

 

 

王源走下了领奖台,手里拿着金球奖协会为获奖者们特制的金闪闪的奖杯。他是今夜这场晚宴的主角,但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和他最爱的尼古拉斯·凯奇握一回手。

他匆匆地奔赴后台,换下束腰的白色西装,打通了Lisa的电话。    

“喂,源儿,颁奖结束了吗?我这边刚忙完,没来得及看颁奖礼......”

“结束了,”王源站在梳妆镜前,用拇指擦着嘴唇上裸色的口红,“签约结果呢......出来了吗?”

“出来了。”Lisa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

王源登时紧张地抿了抿颜色已经斑驳的唇瓣:“怎么样,没签成吗?”

Lisa的笑音从听筒里传出来:“看把你吓的......签成了,王总他今早飞的纽约,下午就签完了,估计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呼......那就好......”王源一颗心终于落地,如同释放了身上最后那根紧绷的弦一般,他膝盖发软地坐回了椅子上。

Lisa却没有给他懈怠的机会,又接着道:“你在希尔顿酒店吧?”

“嗯,怎么了?”

“你赶紧收拾一下,换上件舒服的衣服,然后下楼......他估计快到了。”

“谁?”王源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瞪大了,“你说王俊凯?”

“不然还有谁?”那边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可是我在洛杉矶......他不是下午还在纽约?”

“我还以为你这两年见过那么多世面,情商会变高呢,怎么还是这么笨,”Lisa不禁又叹了口气,“纽约飞洛杉矶的航班一天有那么多,他这一秒想见你,下一秒就可以出发了......懂了没有?”

王源后知后觉地绯红了脸,喃喃道:“懂了。”

“那还呆着作什么,快收拾啊——”

“......哦。”

王源手忙脚乱地起身,到更衣间换上了毛衣和牛仔裤。

等他换好衣服带上手机,就离开了晚宴的现场。晚宴在希尔顿酒店的二十二楼举行,他借着电梯下行的间隙,回想起过去两年里的林林总总,竟比他之前生活的二十年都要精彩纷呈。

今天下午,王俊凯和美国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詹姆斯签下了十年的合约。

两年前,他们的恋情曝光,圈内议论纷纭,各大媒体纷纷发表了诸如《掌门人王俊凯与王源恋情浮出水面,华夏与英美市场合作岌岌可危?》之类的文章。

王源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这是他能想到的维护华夏与英美公司合作的最有效的方式。但是他总情不自禁地回想起王俊凯那双在黑暗里的眼睛,瞳孔里折射出执著又坚韧的光芒,那光的尽头又是一片波涛汹涌的海,他的灵魂都被禁锢在阵阵海浪里,意乱情迷。

落荒而逃绝不是最好的方式,他已经试过一次,那样的痛他简直心有余悸。他那么胆小,但他也想试着为王俊凯努力一回。于是他再一次前往美国,在几家电影公司间徘徊不定,最终决定到福克斯冒一次险。

福克斯的现任CEO詹姆斯,一年前刚刚接任了他的父亲默多克的职位。王源把福克斯当做首选,并不是病急乱投医。詹姆斯正值壮年,与其他公司的老元首相比,更具有前瞻意识,也更有兴趣发掘亚洲的潜在市场。

詹姆斯对王源的到来表示了惊讶。他早已在网上看到了两人曝光的恋情,并因此产生了犹豫。不是因为性向,詹姆斯本人所处的商业圈里就有不少同行是同性恋。他只是不敢相信一个会和自己培育的明星相恋的总裁,能引领整个公司走上正途。

王源听过他的顾虑,坦言道:“You may worry about anything,but you couldn't doubt his ability of profession(专业能力)...you must know that he has led the Chinese film market out of so many troubles.”

“I didn't doubt his professional ability,I’m just afraid of the possibility of failure...Cooperation(合作) is a most cautious(谨慎) thing,I can’t make this decision so arbitrarily(武断地).”

“So how can we persuade you?”

“You shall show me your sincerity(诚意).I can give you a chance to cooperate with Fox,but only once...If you can touch me,you will win.”

王源的眼睛亮了亮,颔首道:“Thank you,we won't let you down(让你失望).”

回到下榻的宾馆前,王源没想过会见到王俊凯。瘦高的人影靠在房门边,依然是干净利落的西装,下巴上却零落着短短的胡茬。

王俊凯于脚步声中抬头,在看到王源的那一秒起身,又急又狠地箍住他的手腕。

“王源儿,你告诉我,你怎么能......”

他语无伦次地开了口,言语间毫无头绪。但他深深蹙起的眉心,他满布着血丝的眼珠,他颤抖着又被死死抿住的嘴唇,都让王源瞬间明白过来。明白过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心酸和懊悔。一定是自己懦弱了太久,才会害得王俊凯到如今依然不敢信任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不过是想瞒着对方来美国,如果成功了,就当作给对方的惊喜,假如失败了,便悄悄藏起来不让对方失望。可王俊凯,却以为自己又一次抛下他离开了。

王源望着王俊凯微红的眼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又烫又热的吻堵住了嘴。那双手臂狠狠地将他压进胸膛,舌尖相绕,唇齿相依,拼尽全力地吻到彼此都无法呼吸。王源只觉得头晕目眩,却依然回抱住对方的脖颈,心疼又动情地回应着,眼角渐渐湿了,怕王俊凯感觉不到他如潮的心动,便用牙齿咬他的唇,啃他的舌尖。

“......王俊凯......”他酥软着声音呢喃。

对方微微一顿,沉着声回应道:“嗯。”

“我不走,”王源的喉头被哽住,快要发不出声音,只能哑涩地颤着嗓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永远不会走。”

我哪都去不了,我只能在你身边。

以前的我不懂什么是爱,才会那么懦弱,才会跑得那么远。现在我终于明白,爱是让人有恃无恐的。就因为爱,我们才不怕疼也不怕摔,才敢一直念念不忘,才会在被击败到粉身碎骨前始终勇敢。以前的我哪有什么梦想,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这么演着小角色碌碌一生了。现在我的梦想却是你,我希望你拉住我的手,我希望平庸的我也会偶尔被你需要,我希望和你一起柴米油盐,一起从奋斗到享受。

“你知道吗,”王源颤抖着手腕,小心地捧住了王俊凯的脸,带着点儿骄傲地炫耀道,“我去找福克斯的大老板了,他答应给我们一次机会,合作一部电影。”

那部电影,就是后来的《同舟》。王源在接到好莱坞剧组的邀约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知道这是詹姆斯给他的考验,同性恋题材的电影于他而言是极大的挑战,但他没有理由退缩。

华夏与福克斯签下了临时的合约,以这部影片的拍摄时间为限。电影不可能在国内上映,王源依然说服加拿大裔的导演Steven采用了中文名,《同舟》。

风雨同舟,与你。他悄悄把心愿藏在了电影的名字里。

 

 

王源走出希尔顿的旋转门,习习夜风扑面而来。他逆着风努力睁开眼,目光从街边路人的脸庞上依次滑过,最终落在了那个身着米色风衣的人影上。忽明忽暗的路灯打在男人的侧脸,高高的鼻梁,深陷的眼窝,乌黑的眸,像极了西方浓墨重彩的油画。

王源披着夜色一步步靠近,在王俊凯感应到他之前,迅速地凑到对方脸颊边,哈了一口气。热气在深冬的温度下凝结成一小团雾,慢悠悠从两人面前飘过。

王俊凯扬着眉抬起眼,在看清来人的脸庞后,眸底映着路灯暖黄色的光,温柔地笑起来。

“领奖的心情怎么样?”

王源不答他,只是哧哧地笑,笑够了又反过来问他:“你呢,签约的心情怎么样?”

“还不错,”王俊凯揉了揉他的脑袋,又补充道,“不过没有现在的心情好。”

“没有现在的好?”王源两颊被冻得微红,睁大眼睛不太确信地反问道。

王俊凯思考了少顷,牵起嘴角,深深看着面前的人:“签完约的心情是很踏实,很轻松,就好像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可现在,我是觉得幸福。”

 

 

他们乘飞机到了拉斯维加斯。王源登机前还困惑道,我们不是四年前才去过吗?王俊凯给他的解释是,四年前我是跟在你身后游遍了这里,现在我想牵着你的手重新走一遍。

拉斯维加斯长街的赌场林立,一派奢华。随处可见仿造的世界各地名胜风景的缩影,从埃及的金字塔,到威尼斯的运河,从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到巴黎的埃菲尔铁塔。

灿烂阳光下的宽阔街道,鳞次栉比的高楼,排排密植的椰子树,自由奢华的美国民风,明明都是到过的地方,都是看过的风景,与另一个人再经历一遍,却有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一路上看到了无数对拍婚纱照的新人,他们亲密相依,四目相对尽是春波流转......难怪有人说拉斯维加斯是蜜月旅行胜地,这样奢靡繁华的都市风光,的确是现代人纵情欢愉的首选。王源不时回首望着那一对对爱侣们于镜头前相偎在一处,倒也说不上羡慕,只是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两眼。

 

 

夜幕降临,这座不夜城才真正地热闹起来。长街上霓虹闪烁,是拉斯维加斯著名的声光秀,王俊凯拍的那些照片里曾出现的场景。

步行街的中央有一座地面喷泉,声光秀开始的同时,地面上也喷出了高高的水柱,一排接着一排,紧密环作一周,将他们两人围在了喷泉中间。

“怎么办,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王源低呼着躲闪迸溅的水花,嘴角却挂起又惊又喜的笑意。王俊凯看着他眉眼舒展的笑,整张脸被彩色的霓光一笔笔柔和勾勒,睫毛被水花濡湿了根根分明地翘着,五官都带着森冷的冬夜也盖不住的温暖。那大概是他一生见过的最难忘的脸。

雨晴虹霓落飞泉。晶莹的水柱映着斑斓的霓虹,像是天上闪烁的星星,又像是绽开的烟火散落人间。

他就那么看着他,张开嘴,唇瓣缓缓张合:“我第二次见你,就是在这里。你背了只比自己的肩膀还宽的旅行包,蹲在一家路易斯威登门口吃汉堡,沾了满手满嘴的沙拉酱......我当时觉得你可真丢人。”

淡淡的绯红镀上王源的脸,他赧然解释道:“那天我忘了带钱包,兜里只有五十刀的现金......走遍了整条街,只有那家汉堡店肯收现金,而且我真的饿坏了。”

王俊凯笑着刮他的鼻子:“我还没说完......当时你的脚边有很多游人扔的垃圾,因为这条街上几乎找不到垃圾桶。你吃完汉堡后,在周围溜达了一圈,没找到扔垃圾的地方,却没和其他人一样,而是把包装纸卷起来塞回了裤兜里。我觉得你很有趣,就偷偷跟在你的后面,看你把揉皱的五美元展平,送到了拉手风琴的小老头的铁盒里,看你抢了一个金发小女孩的棉花糖,又赔给她两只气球,看你接完电话站在霓虹灯下发呆,我甚至忍不住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对焦拍下了你发呆的样子......我想我就是从那时喜欢上你的。”

王源的眼睛颤了颤,傻傻将对方望着。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王俊凯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心动如潮,怔了半晌,才慢慢伸出手搂住对方的腰,将温热的唇凑了上去。他们在水幕里和风细雨地拥吻,王源的眼睫颤巍巍地眯着,眸底有潮水迭起。

喷泉外有游人看到这一幕,惊喜地尖叫出声。于是有更多的人围了上来,刹那间,起哄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王源。”他忽然听到王俊凯喊他。

 

于是他支起微阖的眼睛,眼角氤氲的水光还没来得及收起。他以为王俊凯是不习惯于被这么多人围观,便想退开一些,却见对方正一毫米一毫米地细细凝视他的脸,目光专注,似乎要将心头的最后一抹褶皱都抚平熨帖。

然后王俊凯又开了口,唇瓣翕合,声带震动,字字句句都敲打在他的耳膜。

 

“跟我结婚吧。就在这儿,在拉斯维加斯,我爱上你的地方。”

 

他们靠得太近,连彼此的一个眨眼,一个呼吸都能感觉得十分清楚,王俊凯的声音也就显得愈发低沉动听。

王源在这声音里抬起头,近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接着是短暂的静谧,其实不过几秒而已。他却在这短短几秒里,回想起他们从初遇到重逢,从暧昧到分开,回想起他们欲说还休的吻,他们三缄其口的话。

幸好。那些当时想要说却没有说出口的,那些曾经想要把握却没能抓牢的。幸好都还来得及。

于是他抬起眸,迎向那双温柔而殷切的桃花眼,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曾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也曾以为自己会被错爱连累半生。

可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承包了他所有的最值。他的最痛最恨最绝望,他的最真最爱最执念,他的最不舍,他的最不甘,他的最歇斯底里,他的最孤注一掷。

 

还有他最无法自拔的,泥足深陷。

 


-end

 

 

终于写完了,四万字,跟我预想中差不多的篇幅。写这个故事的初衷呢,是想试着自己写不写得来这种走肾也走心的故事,过程很艰辛,一直卡文卡文卡文......事实证明我的文力还是有差距,道阻且长啊。至于番外,我应该会写,目前比较倾向于写写他们俩婚后腻腻歪歪的生活,谈个恋爱飙个车也是可以的。如果你们有其他想看的情节,都可以在评论里跟我说。

 

不知不觉写文一年多了,偶尔回头看看一年前的自己,满满的傻白甜啊,忍不住嫌弃。不过我依然很珍惜那时候写过的文章,有些虽然很幼稚,但它们都见证了我的成长。现在的我,依旧是文力不够脑洞来凑,但跟一年前相比还是成熟了不少的。有读者跟我说,感觉我的短篇写得比长篇要好,说实话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好久都没有写连载。写《泥足深陷》这段时间,我一直很紧张,总担心写不好。今天我把它写完了,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它确实不完美,但它比我想象中要好,这就够了。

 

最后,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喜欢。会继续喜欢二宝,也会继续写他们的故事。咱们下个故事见。


评论
热度(2524)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