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弯我还看得到你吗(完结)

念念如尘

*伪现实

 

 

 

 

 

 

王源坐在舞台中央的访谈椅上长腿微微曲着,主持人问今年二十八岁生日和王俊凯有什么计划,王源眨了眨眼,台下粉丝瞬间尖叫一片,即使不过几年都要三十岁的男人看起来依旧青涩纯净,眉宇间透着与十几年前重合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

 

 

“看来是惊喜啊。”主持人顺势接话。

 

 

王源咧开嘴露出好看的笑,台下的闪光灯一秒都没有停,那些长枪短炮不知道拍不拍得清楚那张脸收敛笑容之后,眼底究竟流淌着的神情。

 

 

 

 

 

 

在他们三个的年龄终于对不住boys这个单词的时候,王源提出了解散,其实王源一直是他们三个里看起来最容易说话却实际最有主意的一个。

 

 

可以。

 

 

王俊凯第一个同意了他的提议。

 

 

在这之前他们两个已经有一周没有讲过一句话。

 

 

王俊凯和王源之间这样的冷战从小到大从来没断过,虽然黄锐从来不能理解他们冷战的原因,因为那往往就是他和朋友说两句就能解决的问题。亲的时候两个人恨不得长在一起,一闹矛盾就谁也不认识谁,这么多年黄锐也是习惯了,但这两年他发现这俩人之间的这种冷战明显增加了频率,有时候还会闹得王俊凯跑来跟他喝酒。

 

 

“我是真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你们两个是真的二十多了吧?”

 

 

说归说,黄锐还是要去找王源聊,然后那两个人就会迅速和好。

 

 

黄锐捏捏眉心,他也是三十多的人了,成天陪着过家家。

 

 

解约前半年的时间,TFboys都在解决各种意义上的合约,协商所有签约综艺提前行程,所有三人同时参演电影取消拍摄,数字专辑提前公布销售,五首预入榜MV在最短时间内上架。公司在那半年里加速从TFboys这个已经成功的商标中汲取最后的剩余价值,而三个人在那半年里,从心里到身体,彻底疲惫了下去。

 

 

他们集体最后一次录制快本的那一天,长沙下了大雨。

 

 

这也是他们的最后一项工作,这项工作结束以后,他们就再也不会以TFboys这个名义出席任何活动,剩下得就是在考虑未来的同时等解约合同签署的日子。

 

 

那天快本的录制游戏其中一个却意外得和好几年前的一次录制游戏一样,七十五度爬坡版木头人。已经长成大人的他们一个比一个猛,肩比肩地替他们的队伍赢了一分又一分。

 

 

“还记得几年前你们三个比过一次,所以今天一定要再来一次是不是?”主持人把握节奏,粉丝尖叫,现场气氛良好,“之前是小凯赢,不知道这一次会是谁呢?”

 

 

三个在粉丝眼里仍旧是少年的小孩站在斜坡脚下抬起好看的眉眼望着斜坡顶端,主持人倒数,镜头一下一下在三个人的脸上以及爬坡上切换,忽闪地屏幕带起了所有人的心跳,其实并不是多认真的比赛,但主持人那声一字出来之后,还是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镜头锁定的爬坡中段,却只有易烊千玺一个人的身影。

 

 

那两人呢?那镜头带着所有人的好奇切换。

 

 

原来王源在开始跑的前一秒跳到了王俊凯身上。

 

 

就像几年前王俊凯为了护他前行抱住对手一样,双手双脚那种。

 

 

镜头里的王俊凯脸上几秒错愕之后迅速伸手虚虚揽着王源笑得一脸无奈,王源把下巴搭在王俊凯肩上耳朵从尖一直红到根,喘着气脸上也浮起浅浅的笑意。

 

 

节目组配字,“为了赢哥哥也是费了心。”

 

 

那天王源一直挂在王俊凯身上直到易烊千玺登顶,主持人调侃说可以了吧才下来。王源从王俊凯怀里退出来的瞬间后来在解散之后被粉丝一帧一帧放慢,抽出了一个世纪的守候和眷恋。

 

 

就是没发现一丝一毫他王源想赢王俊凯的念头。

 

 

解散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关于他们的一切仿佛编制了一个盛大的闹剧,在这场闹剧里的各型各色千姿百态搔首弄姿,只看得人心下作呕。消息放出的那一天王源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窝在他的小复式里和几个音乐上的朋友喝酒到深夜,家里到最后一片狼藉王源也没收拾,上了楼钻进被窝里就睡了,然后他就在第二天早上看到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房间之后花了三十秒思考人生。

 

 

“给我重新送批零食还有泡面。”王源右手扶着他装零食的柜子,左手拿着电话,眼睛看着柜子里的空空荡荡叹了口气。

 

 

那边黄锐的声音明显噎了一下,“……王俊凯又去你家了?”

 

 

他明明昨天才给送的零食和泡面。

 

 

王源把手机改为用脑袋夹着,然后伸手关上柜子门又拉开冰箱门取出里面一夜之间多出来的鸡蛋敲碎打进碗里。

 

 

“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

 

 

大半夜跑到他家大扫除,拿走了他所有的零食和泡面,还没忘给他装一冰箱鸡蛋牛奶。

 

 

却不叫醒他。

 

 

王源的话音刚落黄锐就看到王俊凯迎面朝他走过来,身后跟着叶戈然,浓密的眉毛轻敛着习惯的弧度,脚步在靠近他的时候缓了几秒,“以后不要给他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声音掉进黄锐的音筒里滑进王源的耳朵,明亮的眸子晃了晃。

 

 

那是零食,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不让黄锐送,那他吃什么?

 

 

“别理他,下午给我送过来。”听筒漏出的音色太熟悉,王俊凯本来已经走过去的步子瞬间停下,黄锐见状就把手机递给王俊凯,王俊凯接过来连屏幕也没看就拧着眉开口,“你说什么?”

 

 

久违了的声音似乎点醒了戚戚然然挥之不去的噩梦。

 

 

“……你干嘛把零食都带走?”

 

 

“我没带走。”王俊凯看着叶戈然给他示意时间的动作没动声色。

 

 

王源回过头又确认了一遍空荡荡的零食柜,眉头蹙了起来,“那怎么没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

 

 

叶戈然为了时间抓狂之余斜眼瞥了一下一本正经胡扯的王俊凯,今天早上他是到王源家门口接的王俊凯,以及他脚边的那两箱方便面和一桶零食,虽然是想不通,但是他还是考虑既然到了这就把两个人一起接走,反正下午要开发布会,就不用胖虎再跑一趟,结果王俊凯死活不让,原因就是怕王源起来为了那些零食和泡面和他决斗。

 

 

不过也是,从小到大也就王俊凯敢明里暗里碰王源嘴边的东西。

 

 

而现在那边的小孩明显是信了王俊凯的话,叶戈然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王俊凯说什么他都信。

 

 

“今天下午的发布会你别忘了,胖虎去接你,应该在路上了。”

 

 

“恩。”又不是他队长了,还要唠叨。

 

 

“然哥快疯了现在。”王俊凯看着叶戈然狂躁的模样咧开嘴,“十点钟搜狐的专访。”

 

 

王源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屏幕,二十四计时数字正好跳到十点整。

 

 

“……”

 

 

后来王俊凯一直在想他那天应该听叶戈然的带王源一起走,收起想让王源睡到自然醒的心思,和他在客厅为了零食和泡面决斗一场然后连人带东西塞进车里,这样他们也许就不会之后好几年,在原地绕了无数个圈,都没找到彼此。

 

 

那天发布会王源到最后了才进场,习惯性坐在王俊凯身侧,发布会很简单,交代事情原委,告诉粉丝这并不是一件会悲伤的事情,因为他们仍然会很努力,带着梦想走下去。

 

 

发布会结束王源站起来忽然伸手拉了一下王俊凯的手指,王俊凯感觉到触碰就回头,一旁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炸起,王源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松开了手。

 

 

之后的半年王俊凯接拍了一部电视剧男主角和两部电影的男二,又在空余时间写了三首歌全部发行,势头很猛,如果再加上跟王源的对比。

 

 

因为王源在这半年里几乎没怎么工作,除了接唱几首电视剧的主题曲反响不错之外,再没什么亮点。

 

 

王俊凯一百次给王源打的电话里有八十次都是王源在睡觉没接到,后来回给他的。

 

 

“你在家里待产吗?”

 

 

终于受不了王源的王俊凯用那把几年前王源给他的钥匙开了王源的家门,然后和坐在客厅中央地毯上看书的王源四目相对。

 

 

“你是来接生的?”

 

 

王源收了书站起来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递给王俊凯,逆光而站。

 

 

那一瞬间王俊凯拧起了眉毛。

 

 

王源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这种想法还没来得及在王俊凯的脑袋里成形,有关于他和王源的报道就上了头条,有娱乐杂志独家揭秘他和王源正在热恋,并附图他在王源家楼下,以及王源三次素颜出现在他下榻的酒店,还有新闻发布会上王源拉住他手的那张照片。

 

 

这新闻一出整个网络瞬间沸腾,有人评论看图说话,也有人相信祝福,更有人恶语相向,只不过所有人都在浅尝辄止,屏息恭候官方消息。

 

 

但是迟迟没有人回应。

 

 

这迟迟的很大原因,是王俊凯看着那份合同上的王源两个字发了好久的呆。

 

 

“这是公司推出的计划,就是在你们两个人身上加注新闻点,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不表态不回应保持关系暧昧。”

 

 

高层策划部长这么给王俊凯说的,公司准备在TFboys这个商标消失之前利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再造势头,这是这么多年来公司的套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利用数据让合作公司看到他们的商业价值。

 

 

“王源在新闻发布会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同意了,你们正在热恋这个新闻是半年前我们的工作人员透露给那家杂志社的,你们也没让公司失望,在这半年里一点一点在向那家杂志社模糊你们的关系。”

 

 

王俊凯低眸看着平板上王源在新闻发布会轻轻拽着他手指的图片,高清的像素勾勒着虚伪的假象,“半年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王源说,对你最好先斩后奏。”

 

 

漆黑的眸子狠狠一凛。

 

 

他向来把他的脉把得都很准。

 

 

工作室的门被推开,王源走进来,脸上脂粉未沾,干净的一尘不染。

 

 

“你们先出去,我想和王源单独聊聊。”

 

 

褐色木质地板静静反射着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光线,宽容得好像一切都能接受。

 

 

他不是最看不惯别人无端揣测他们的关系?

 

 

他不是最讨厌除了工作之外的话题莫名其妙地借他炒热?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在镜头底下故意做那些动作?

 

 

不去好好写歌,好好演戏,走这些歪门邪道做什么?

 

 

王俊凯看着面对他的质问面无表情的王源心冷了下去。

 

 

大概那个会讨厌闪光灯下趋炎附势的小孩是长大了。

 

 

黄锐和叶戈然以及高层的几个管理者还有三个保镖就站在工作室的门口提心吊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大概十分钟之后王俊凯忽然推开了门,接着他就拽着王源的胳膊穿过他们所有人大步向电梯口走去,被拽着胳膊的王源没反抗但也看不出主动,只是被动地由着王俊凯拽着往前走,站在原地的一群人愣了一会就忙不迭时地追了上去,黄锐见状态不对就喊王俊凯的名字,但王俊凯充耳不闻,拉着王源就进了电梯,眼里没什么表情地看着电梯门在一群人匆匆冲过来的脚步中稳稳合上,再平行向下。

 

 

“他要干什么!?”高层的管理者迅速按了另一个电梯但还是慌了神色,要知道现在公司门口全部都是蹲点的记者。

 

 

叶戈然没说话,今天王俊凯做什么他只觉得解气,毕竟公司自从董事会换了血之后总是乌烟瘴气,这种越过经纪人直接洗脑艺人的行为只能他们自食后果。

 

 

电梯落向地面的时间突然变得很长,手腕处的热源麻痹了王源的脑后神经,他微微转眸聚焦身侧人依旧生着气的侧脸,心脏就随着脑后的麻痹感彻底沉了下去。

 

 

“去澄清就好了。”王源动了动唇,电梯一层一层轰轰隆隆。

 

 

“那不枉费了你半年的苦心。”

 

 

失重感回笼,电梯门缓缓打开,王俊凯把一脸惨白的王源拉出电梯,大步朝门口走去。

 

 

现在王俊凯全身上下都在赌气,气王源的背离,气王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所以他拉着王源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眼里没有任何别的考虑,哪怕黄锐在身后叫他的名字,哪怕那些闪光灯也是他不喜欢的东西,那一刻他似乎又回到了十五六岁发微博质问恶意的那个少年,不用考虑那么多,满腔炙热地只剩下属于自己那个世界的规则与态度。

 

 

“暧昧多没意思,要玩就玩真的。”

 

 

于是一群人眼睁睁地看着王俊凯将王源拉进自己的怀里,捏住下巴吻了上去。

 

 

王源朝向镜头的手自然下垂,而窝在两人身体之间的手背却在狠狠推着王俊凯的腰,但是王俊凯就这样生生地压了过来,将他推拒他的劲,牢牢压灭在两个人中间。

 

 

高层人员看着这一幕只皱了一秒眉头就释然,黄锐看着两个身形修长瘦削静静在镜头前相拥的两个人,深深叹了口气。

 

 

那之后王俊凯和王源就是娱乐圈里公开的同性情侣,两个人虽然很少同屏出现,甚至从不微博互动,但谁都没有额外的绯闻,并且在偶尔被记者问起的时候,都很大方的回应。

 

 

“都很忙,我也是很久没见到他了,很想他。”

 

 

这是王俊凯在某次记者的剧组探班中对着镜头说的话。

 

 

但事实上两个人私下根本不联系,更谈不上见面。

 

 

而且王源根本不忙,这几个月他一直在持续减少工作量,王俊凯有一次听黄锐打电话骂王源,没忍住问了一句,才知道王源很久没动音乐了。

 

 

那个在年少时光曾被王源握在手心里的东西,王源已经很久没碰了。

 

 

王俊凯当时没说话,视线不知道落在哪也不知道带着什么样的温度。

 

 

一周之后王源接到了新的行程,陪王俊凯参加年度音乐人颁奖礼,听到这个的时候王源还在看书,闻言头也没抬,“你们问过王俊凯的意见么?”

 

 

倒是不怕王俊凯当场翻脸。

 

 

“这就是他要求的。”

 

 

被翻了一半的纸张随着空气的流动轻轻摇晃。

 

 

一周之后王俊凯和王源在万众瞩目之下从高档轿车下来,两套黑色西装剪裁精致,王俊凯牵着王源的手往红毯中心走,这是他们自公开恋情以来首次同屏,一时间红毯直播平台几近瘫痪,两个人走进采访中心之后,闪光灯快闪瞎了王源的眼睛。

 

 

“请二位再亲密一点。”各个杂志网报记者七嘴八舌。

 

 

“.......”

 

 

再亲密?怎么再亲密,王俊凯都搂着他的腰了还不够?

 

 

王源微微凝眉转头去看王俊凯,却在视线对上那人的瞬间被缓缓放大,逐渐逼近的气息让王源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就是唇上的温热以及腰间手臂用力的收紧。

 

 

黄锐站在后台伸手捂住了脸。

 

 

颁奖礼王俊凯拿下了最具潜力唱作人以及一首歌曲的年度金曲两个奖项,这两个奖项他和王源曾经都共同取得过,好像那时更年轻,又好像还年幼。王俊凯站起来同周围的几个明星握手后转头低眸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王源,感受到他目光的王源就站了起来,朝他伸出手,“恭喜。”

 

 

王俊凯低眸扫了一眼那只手又抬眸凝视王源的眼睛,没回应。

 

 

主持人在台上尴尬地圆场,声音刺耳又聒噪,半饷,王俊凯忽然朝王源微微曲起了手臂。

 

 

那是个索要拥抱的姿势。

 

 

“……”

 

 

王源放下手往前一顷靠进王俊凯怀里。

 

 

黄锐站在后台再次捂住脸,他没脸看,但再放下手王俊凯已经发表完感谢走下了台,他就立马跟了上去,所以自然没人看到,仍旧坐在位子上的王源,极度僵硬的神色。

 

 

肢体碰触总能赢得看客的青睐,所以在他们不过十秒的拥抱里,后面的粉丝在沸腾,身侧的明星在鼓掌,台上的主持人在升华,这些声音嘈嘈杂杂纷纷扰扰,却抵不住那一声气音制造的强度。

 

 

“王源,这些都是你自己丢的。”

 

 

王俊凯在千千万万的视线中拥着他,声音低沉而压抑。

 

 

这些辉煌和成绩只要他王源用一点劲,每一项都是轻而易举。

 

 

“你这样真对不起你的天赋。”

 

 

王源怔怔看着站在舞台上挺拔修长的身影。

 

 

原来这才是王俊凯今天带他来的目的。

 

 

这人在提醒他,鞭策他,他们儿时关于歌唱和创作的理想。

 

 

都这么讨厌他了还不忘尽队长的职责,王源低下头扯起一抹苦笑,除了王俊凯可能也没别人了。

 

 

但这种鞭策并没有起任何效果,至少在王俊凯看来,尤其是他从黄锐那知道王源依旧少少接几个杂志的拍摄被新的经纪人列为鸡肋艺人之后。

 

 

“其实你可以把他带在身边。”黄锐看着王俊凯紧紧皱着的眉头给出谋划策,“王源儿好像从不拒绝和你有关的行程。”

 

 

从不拒绝和他有关的行程么……紧蹙的眉头微松,王俊凯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那之后王源果然持续接的行程都是关于他王俊凯,给他的某张专辑写主打歌,跟他去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给他的某首歌添个副歌,陪他去参加真人秀,和他合唱一首歌,出席他的演唱会。

 

 

他们成了娱乐圈里的模范情侣,有行为研究学家甚至以他们为案例研究是否同性恋情的幸福指数更高,也有粉丝字字诛心,说他们已经爱了彼此很多很多年,于是记者采访的问题就由浅层持续深入到是否婚期将近。

 

 

“到合适的时候自然会的。”

 

 

某个音乐颁奖礼所有人都期待从王俊凯的嘴里得到关于他们恋情的消息,而真正他所获得的奖项却无人问津。

 

 

王源把下巴搁在膝盖上看着电视里的王俊凯说完这句话,然后他伸手关了电视,又微抬屁股抽出书架上的书然后窝在软软的沙发垫上,在即将深秋的傍晚,安静得像布达拉宫古老的钟塔。

 

 

生日那天王源在重庆办了生日见面会,这是他时隔十几年再次回到重庆办生日会,那天的王源和十五岁那年穿了同样的白色披风,少了些许柔软多了很多温润,却没改变那轮廓的弧度,长大以后,一如往昔。

 

 

他挑了五首他最喜欢的歌,认认真真唱给了所有喜欢过并且还喜欢着他的人,然后王俊凯就和易烊千玺推着生日蛋糕上了台,粉丝哑然,原来王俊凯带给王源的生日惊喜,是他们的一路走来。

 

 

TFboys时两年重新合体,自然头条新闻榜上有名。

 

 

主持人笑着问王源知不知道这个惊喜,王源笑着说他也是今天才知道,但实际上却是他委托经纪人邀请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只不过两个人都赴了约而已。然后主持人又问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有什么祝福,王俊凯拿起手中的话筒刚靠近嘴边,却被王源出声打断,“其实祝福什么的他们之前真的说了太多了,要么今天换我说吧。”

 

 

他向来是一个会在直行路上找到转弯口在呆板程序里带来小惊喜的小孩。

 

 

主持人自然应允,王源看着台下满眼的绿色弯起嘴角,“虽然我人不老,但我在这个舞台上其实已经站了……恩……十五年。”

 

 

王俊凯一怔,转过头低下眸找到他熟悉的那个角度去看这个熟悉的人。

 

 

“这么多年有王俊凯,有千玺,还有你们,我其实,恩,特别开心和幸运。”

 

 

“我小时候的梦想,写歌,唱歌,演戏,包括成为大明星都已经在你们的陪伴和支持下实现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笑意盈盈的侧脸以及开始湿润的眼底没说话。

 

 

“所以现在我想去过另外一种生活了。”

 

 

柔光灯和聚光灯丝丝缕缕交错着光线纹路,那双英眸承着站在暖光里的人转眸看向他的视线,王俊凯在一片嘈杂中用力去读懂那视线里的千万种情绪,但最后看到了两种。

 

 

原来此时此刻的王源,悲伤却坚定。

 

 

 

 

 

 

新闻发布会的那天来接他的不是胖虎,而是公司的高层。他们先对这三个人里最好说服的王源表达了这个计划,并让他从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中选择,谁都可以。

 

 

王源的眼神很淡,“我准备退出了。”

 

 

“退出?你确定?”高层来的人像是听了一个笑话,“先不说别的,就你想想未来大家拿你们三个解散后的发展来作比较,这个结果你承受的起?再者说,你们现在到达的高度已经为你们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起点,而你确定就选择这样在你的年龄正应该拼的时候往后退,离你以前的队友越来越远?”

 

 

话落高层的人就看到了王源僵住的表情,他们以为自己提点了王源的血脉,却没想到王源在意的就只有离你的队友越来越远这一句话。

 

 

其实后来王俊凯很久都没跟他提过那个身处在这个地球最北边的国度。

 

 

在他逐渐厌倦了纷扰的娱乐圈,厌倦了为了哗众取宠而一次一次修改的音符,愈发向往年少时约定过的那场旅行的时候。

 

 

王俊凯每次跟他通话的内容都是希望他努力做音乐,在他向他抱怨自己的想法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静静安慰他,后来甚至生了他那么大的气都没怠慢提醒他关于音乐的喜欢。

 

 

他知道,王俊凯的梦想里一直有他,就像他曾经的梦想里也有王俊凯一样。

 

 

所以当他相比闪光灯和话筒音响更喜欢独自在湖边那条马路上骑行的时候,他唯一有愧念和不舍的就是王俊凯,他怕他们因为梦想的偏离而真正偏离。

 

 

于是他低下眸看着那份合约。

 

 

如果未来他真的不愿再接任何行程了,那么这样的合约也不失为一种牵着他和王俊凯的方式。

 

 

毕竟他迟迟没退出娱乐圈的原因就是他王俊凯。

 

 

只是当时的王源一点也没意识到他在做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

 

 

直到王俊凯朝他发了火。

 

 

原来那一刻他想和王俊凯多一层羁绊,比他自己的原则要重要的多。

 

 

但是现在,王源意识到这个他当时不成熟的决定已经为王俊凯造成了太多困扰,哪怕他也会因为那些在镜头前的吻与王俊凯对着镜头说瞎话还真诚的眼神而心悸,哪怕王俊凯王源正在热恋中这十个字在他王源耳朵里多顺耳,他们都不该也不必在这条牵扯的路上走下去了,他开往未来的那辆车,也终于到了必须转弯的时候。

 

 

王源的告别宴就设在生日会结束当天晚上,微博和新闻已经炸成了一锅粥,但王源还是安安静静坐在王俊凯身边啃一块排骨,公司里有很多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同门师弟都很喜欢王源,所以来赴宴的人很多,王俊凯给公司的人说今天晚上禁烈酒,所以一大帮人吃着大餐喝着RIO心里苦。

 

 

虽然酒跟饮料一样但也得敬酒,所以王源吃了半饱就拿着酒起身去周旋,王俊凯的眼眸随着那身影转动,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师弟面前伸手摸师弟脑袋的王源。

 

 

“王源师哥,退圈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应该,会去旅行。”

 

 

有时候一个人的世界好像在某个瞬间就能一目了然,那里应该遍地都是忽明忽暗的繁星,触手可及。

 

 

王源坐飞机去旅行的那天收到了王俊凯的短信。

 

 

“别去冰岛。”

 

 

四个字似乎让王源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情绪的浓浆淌过眼底,十分钟后王源走到客服台改签了机票。

 

 

王俊凯在一整天不在状态的工作完成之后看到了王源的回信,短短的一个字。

 

 

“好。”

 

 

 

 

 

 

王俊凯最近很拼。

 

 

但黄锐觉得王俊凯拼得太过分。

 

 

他可以不吃不睡一整天就为一首歌里一句音符的修改,他也可以跟老板为了一件小事面红耳赤,他更可以一个月每天都在工作,忙的时候连续五六天不合眼。

 

 

飞机上黄锐强行抽走王俊凯手里的电脑,又给人套上眼罩,“不想死就给老子睡。”

 

 

王俊凯靠在椅背上安静了两分钟,忽然开了口,“他现在在哪?”

 

 

黄锐翻了个白眼,“快睡。”

 

 

王俊凯作势要取眼罩,黄锐立马拉住他,“行了,你落地就能看见他。”

 

 

“……”王俊凯一把扯掉眼罩拧着眉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我给他说了你最近发神经病……”黄锐瞬间王俊凯的眸子冷了十度,“他就从罗布泊飞了回来,让我下飞机直接把你送到他家里去。”

 

 

“……”

 

 

王俊凯重新带上眼罩偏过头准备睡觉,黄锐见状觉得好笑,“你不是应该关心你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办吗?”

 

 

细细的呼噜声从王俊凯的鼻腔里呼了出来。

 

 

“……”

 

 

黄锐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屁孩。

 

 

不过落地之后王俊凯却在到公司放文件的时候先见到了王源以前的经纪人,那人走到王俊凯身边,“想跟你说点事。”

 

 

王俊凯低眸,“恩。”

 

 

“前些天我听到了一些消息,其实关于你和王源的那个计划本来不是这样的。”

 

 

英气的剑眉微蹙。

 

 

“你们开新闻发布会前公司高层就已经把这个消息给了那家杂志社,他们以为当晚新闻就能出,但是那家杂志社却并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而是自己进行了证实。”

 

 

“这意味着你们在没有人给你们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向杂志社证明了你们的恋爱关系。”

 

 

王俊凯身体狠狠一震。

 

 

所以发布会上被拉住的手指是王源的下意识,那半年来酒店看他的王源全部是真心。

 

 

“他很早就想离开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留了这么久。”

 

 

手掌里的血液微微凝固,王俊凯的睫毛轻轻一颤,“很早?”

 

 

“好像是,我接手他之前。”经纪人叹了口气,“他真的是个很好的艺人,我知道你们之前闹得矛盾,这些事情我才想告诉你。”

 

 

很早之前你就厌倦了吗?

 

 

因为什么延迟了?

 

 

王俊凯加快了脚步。

 

 

我吗?

 

 

王源一看到王俊凯就拧着眉,这人是刚去挖了煤回来吗,黑瘦成这样。

 

 

王俊凯没理王源的眼神走进屋,三只小猫一只兔子一只泰迪就围在他脚下,黏固了快三个月的心瞬间软成一团,王俊凯蹲下来摸了摸泰迪的脑袋,又让猫蹭蹭他的掌心,再抬眼看着正对他的那只一脸傲娇的兔子,和此刻站在厨房里做饭的那个背影如出一辙。

 

 

“怎么突然回来了?”明知故问永远是王俊凯的套路。

 

 

“来拯救一只变成智障的猫。”王源切菜连头也没回。

 

 

“……”

 

 

王俊凯站起来朝王源走过去,五只小生物瞬间迈动短腿跟在他身后,王俊凯坐在厨台后的高椅上看着王源娴熟的动作,低了低眼,“你让黄锐把我送来这里干嘛?”

 

 

王源拿着炒好的饭转身,傍晚的余晖笼进整个房间,“知道是我让黄锐送你过来还不知道为什么?”

 

 

王俊凯看着王源没说话。

 

 

王源用小勺咬了一口炒饭递到王俊凯嘴边,“尝尝看。”

 

 

王俊凯凝视那张巴掌大的脸半饷,张了嘴。

 

 

王源不一样了,王俊凯慢慢咀嚼着嘴里的炒饭,浓香溢入味蕾,又或者是王源又回到了和他年少初识的那个王源,看起来比谁都快乐。

 

 

“这路是我自己选的,不该你自责。”

 

 

王俊凯一怔。

 

 

王源还是知道,他之所以这么拼,是因为他总觉得他身上也带着王源的梦。

 

 

王俊凯走到厨台王源站的那一侧替王源解下围裙,然后把人转过来与自己四目相对。

 

 

“为什么签合约不和我商量?”

 

 

“……”

 

 

“解散那年你就该走了为什么还答应了一个如此智障的合约?”

 

 

“……”

 

 

“冰岛你为什么没去?”

 

 

“……”

 

 

“这些等会……”王俊凯偏头下压咬了一下王源的唇,“你得清清楚楚告诉我。”

 

 

密密麻麻的吻终于落了下来,王源感觉到窒息的前一刻王俊凯转战了他的脖颈,他被吻得微微仰头。

 

 

清清楚楚?

 

 

王俊凯伸手褪掉了他的裤子。

 

 

说不清楚,从以前到现在做的每一个决定,没有人能绝对目的性。

 

 

背后冰冷的墙壁以及面前炙热的体温相互交融。

 

 

王源大脑一片空白。

 

 

“是因为我始终害怕我们越离越远。”

 

 

王俊凯咬吻着细腻的肩胛,动作慢了下来。

 

 

这一路的分叉口太多,我不知道我选择的每一个转弯的目的地是不是有你,所以我只有拼命不转弯。

 

 

“不会。”

 

 

王俊凯抱起王源走进浴室,打开花洒,王源被水浸得娇艳欲滴,“什么不会?”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样子滚动了一下喉结,“也许转弯我们不会再遇到。”

 

 

王源看着王俊凯没说话。

 

 

“但我会找到你。”

 

 

香樟树的绿叶还是一整个夏季的茂密悠然。

 

 

“所以你一定会看见我,我也会看见你。”



爱也许总会晚来,但她一定会在旅行过世界上除了你们约定过的那个地方之外的每个角落后翩然而至。

 

 

王源怔了两秒,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纽扣。

 




----end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5645)

© 第四维 | Powered by LOFTER